阅读历史 |

复仇美人情(02)(1 / 2)

加入书签

2023年1月24日翠儿安坐于床边,只觉身下铺垫很是柔软舒适,想想自己将一辈子归属于这里,过了一个多时辰,人已经迷迷煳煳,等得门外有阵脚步之声,因该是是喜酒已毕,他来了!不觉一阵惊醒。

翠儿忙端坐起身子,果然是一群人围着新郎官飞云一拥而入。

飞云一开始就喜欢翠儿,等着今日一刻已经等得望眼欲穿,自己的喜宴都无心多喝,匆匆忙忙下席来直奔洞房,进门来便见翠儿端坐于床上居春拿起称杆,揭下新娘子的头盖来,但见她柳叶弯眉琼瑶鼻,樱桃小口中却含着满满的红丝帕最是那含娇眉眼,又是羞涩又好像带有着委屈和惶恐之情,眼角下仍有未干的泪痕,令人心疼令人怜惜。

翠儿见盖头已被揭开,心中惶恐小鹿乱撞,再见眼前的飞云,剑眉星目,相貌堂堂,身姿更像是白杨一般挺拔,哪有半点女儿之相。

相比之下,眼前自己更显娇弱,自不觉心中的某个角落已悄悄软化了些。

飞云看着翠儿的泪痕,不由心疼起来,想她本是男子之身,却变身女装,嫁给自己,这份委屈自不必说,下定决心要好好疼爱她,不再让她多受一点伤害。

喜娘端来交杯酒,又一名妇人解开了翠儿口中的束缚,飞云自己拿起了一杯,翠儿端起了酒杯,两人喝过交杯酒。

喜娘过来拿下了云瑶的凤冠,解开了霞帔,又帮她解开了双脚的绳子,众人便退出了洞房。

房内只有他们二人,飞云轻轻坐于她身边,一只手轻扶在她肩膀上,开口说道:「委屈你了,当初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的。

现下是你自愿的,我更喜欢。

其实我心中甚是爱慕你,想好好珍爱疼惜你与你白头偕老。

「翠儿听飞云说得此温柔款款,心中感动,将头埋在他丰腴的胸怀中,不觉嘤嘤缀泣起来,说道:「不要说了,当初如果没有你相救,奴早已没命了,就当奴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罢了」飞云说道:「这麽说,你不喜欢我麽」翠儿无可柰何,只得说:「奴很喜欢」飞云心花怒放,帮她卸了头饰,抱起她躺于床上,轻轻安放侧躺下来帮她解开里外裙服。

拥入怀中,用一只手轻拍她的肩膀,又轻抚她的胸,募然觉得奇怪,竟也摸到一对软绵绵的小白兔,虽然不是很大,但已然与寻常男子不同。

飞云不由再往下摸索,只觉得腿间还有玉柱,心下疑惑。

其实翠儿这些日子也觉得身体发生某种变化,声音变甜、胸前慢慢长大,好在下身没有变化。

这自是修习了明玉神功之故,又好在翠儿自小师门修习的是玄门正宗内功,十多年积累的底子,使他虽然外在身子有变化,但是原阳未损,仍是丈夫之体。

翠儿不好明言,只说道奴自小身子与众不同,只是羞于说出口来。

飞云听了更是高兴,说道:「如此我们真是天作之合了」更无犹疑,脱了内外衣服,趴在翠儿身上,将舌尖伸入翠儿的红唇,翠儿忍不住伸出柳枝般的玉臂抱住了飞云,又将自己的舌头伸了出来,两位天仙般的人儿紧紧缠在一起,旖旎非常,终成就了鱼水之欢。

翠儿直象做梦一般,她在飞云的身下享受着夫妻间的敦伦,只是她的身份是妻子,飞云疯狂的拥抱令她身不由已反复奉承着,香汗淋漓,最终心满意足偎依在飞云怀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刚亮翠儿从床上起来,梳洗妥当之后,和飞云出来拜见婆母。

走进大厅,翠儿看见婆母坐在中间,飞云给母亲见礼后坐,翠儿只得含羞低头,轻移莲步,接过帮忙的邻居递过来的茶,走到婆母面前跪下,高举过头说道:「媳妇恭请婆母用茶」,沈母端起盖碗茶,揭开盖子,抿了一小口茶,放下茶碗道:「你如此懂礼,倒有大家闺秀的样儿,看来你干娘这些日子的教导还是不错的。

做媳妇要三从四德这些话,我就不说了。

只要你能够给沈家多生几个儿子,我会好好地疼你的」说罢,取下腕上的一对手镯给了翠儿。

翠儿谢了婆母,沈母对飞云说道:「时候不早了,现在开始让你媳妇办入册吧」亲朋好友也好做个见证。

飞云答应一声,重新布上香案,请出香炉,拉着翠儿的手跪在正中。

前面来了一个年约五十的老妈妈,她拿起手上的刀,在翠儿和飞云的手上各割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然后拿出一个碗,让血都流进了这个碗里。

随后,这位五十来岁的老婆婆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装有不知道是什麽东西的瓶子,将里面的东西倒出了一部分进了装有两血的碗里。

「请二位新人喝下同心血,今生今世永不分离」这东西能喝吗?飞云一口气喝了一大口,翠儿虽然有点不愿意,还是勉强喝了一小口。

当碗里的液体顺着我的喉咙进入身体里时,一股很浓的血腥味充斥着我的脑袋,一股强烈的恶心感让翠儿几乎就要呕吐出来。

「请女方向男方敬茶,表示从此以后一心一意侍奉自己的丈夫,三从四德,绝不能够有半点的私心」翠儿只得接过那个老婆婆递过来的茶,跪献给飞云,飞云接过一饮而尽。

整整的一个上午,都在这个所谓的入册仪式中度过了。

这时一众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还末走,飞云又引着她一一见礼,翠儿只得拖着金莲小脚,款款万福。

左邻右舍的妇人也都互相认识了一下,这才扶入房中。

第二天天色大亮,飞云起床,吃完饭。

出去打猎。

沈母和翠儿送到大门口,沈母叮嘱到「飞云新婚早点回家,翠儿还在家里在等你」「知道了,翠儿要听婆婆话,多干活,知道吗?」「贱妾知道了」。

翠儿和沈母回到家里,沈母和翠儿同坐到一架织布机前,让翠儿织布,下午绣花,做衣、鞋。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晚上飞云回来了,卸下采的药材、山货、猎物。

然后端起一大碗饭狼吞虎咽起来。

翠儿在一旁看着,等他吃完,飞云说道:「你也一起吃吧?」翠儿说道:「夫君吃吧,贱妾不饿」这些做媳妇的礼数王婶已经教给她了,飞云吃完后,翠儿顺从地擦桌,给飞云泡了一壶土茶,然后在厨房里吃饭。

正吃着我听见飞云在问婆婆:「娘,媳妇今儿在家还好吧?」。

沈母说:「她很乖,织布、绣花都学的很快。

我给你们熬了药,睡前把它喝了,我就能早点抱孙子了」。

「知道了」「好,累了一天了,早点睡」。

「是,娘」。

沈母走进厨房,对翠儿说「服侍你官人睡觉,我先睡了」「知道了」。

翠儿打好洗脚水,进了房间,依着婆婆和干娘所教,蹲下帮飞云洗脚。

飞云欲待不让,翠儿不依,脱了鞋袜,看着飞云那一双大脚,再对比自已的三寸金莲,不由一阵心酸,眼泪掉下来。

飞云轻抚着翠儿的秀发,说道:「不哭了,我还是自己洗吧」翠儿忙搽掉眼泪,「不碍事」,飞云又小声地说「过来,把这碗药喝下去」这药很苦,喝下去后,人感到一阵热一阵冷,浑身没力。

飞云一把抱住翠儿,扑倒在床上,翠儿也不由自主地奉承着,翠儿就像飞云胯下的骏马不停耸动,飞云也似骑马一般上下起伏,两人尽浴鱼水之欢中。

隔天天末亮,翠儿已经自觉披衣下床,系好缠足带,穿上大红绣花鞋,着好大红袄裤、青布花裙,脸上略微搽了搽胭脂,点了点口红。

见飞云末醒,便到婆婆房中请安。

请安后,先到厨房弄了早餐,再回房中服侍飞云起床,帮他穿好衣服,飞云起床吃完早饭,又带着他的马出去了。

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翠儿整天干着山里女人干的活,连院子的大门都没出过,慢慢也习惯了这种妇人的生活。

每天织布、绣花的同时,她依着明玉神功秘笈所教继续修习内功心法,自觉进境颇快,这门内功纯以阴柔之气,表面无声无息,但内里的阴寒劲气却是尖刻凄厉,伤人于无形之中。

翠儿这时的女工也学有所成,沈母见翠儿确实好学,又心灵手巧,便教了翠儿各种刺绣技法,像什麽错针绣、乱针绣、网绣、满地绣、锁丝、纳丝、纳锦、平金、影金、盘金、铺绒、刮绒、戳纱、洒线、挑花等等,翠儿一股脑儿的学了。

在学习刺绣的同时,翠儿把刺绣功夫和兰花拂穴手和分花拂柳掌的修习融合在一起,苦心琢磨着那股绵绵无绝的缠丝手法和缠绕劲道,时日久了,不但刺绣功夫青出于蓝,那几门功夫也是进境神速。

修习明玉神功的同时,翠儿想起正是师傅狄谷老人多年的苦心教导,才让他学成一身武功,手刃仇人赵宗书,靠的正是师门的武功,而今尽管明玉神功奥妙无穷,但是师门的武功也不可丢弃。

念及此,翠儿遂试用师门的内功心法配合着明玉神功同时修习,两种武功法门不同,配合着练潜藏着凶险,一个不好,便有走火入魔之危。

幸而翠儿现下缠就三寸金莲,每天伏处家中梳头裹脚、织布绣花,服侍婆母、夫君,料理家务,已是心如静水,不求急进,慢慢摸索,倒也有所收获。

新婚第一年,飞云每天早出晚归,有时也几天不在家中。

听婆母说起,婚前飞云有时进入深山,半个多月都不回去,采到奇珍灵药,再拿到集市中卖,每每也是获利良多。

翠儿每天在家,婆母都要给她熬二碗药,督促她一点不剩的喝下去,从没有断过,喝了半年的药,翠儿发现自己的胸部越来越大,皮肤不仅白而且越来越细腻。

胡子不长了,喉结也渐渐消失,人也渐变多愁善感,有时还莫名奇妙地流泪。

翠儿心想可能是药物和修习的内功所致,好在下身没受到影响。

这天晚上,飞云回家,翠儿早早服侍完婆婆睡下,又打了热水回房中,依例蹲下为夫君脱了鞋袜,洗净双脚。

服侍飞云上床后,倒掉飞云的洗脚水,回到床边,飞云对说:「脱掉衣服,让我看一看」翠儿顺从地脱掉了全身的衣服站在飞云跟前,飞云举着油灯,认真地看着我,嘴里还在说「奇怪了,难道是这里的水土山药有这样的功效,你看你,现在比我还女人。

你看这胸脯,

这皮肤,过来,让我摸摸」。

翠儿不敢违拗,顺从地依偎着飞云。

飞云一把搂在怀里,吻着翠儿的脸,一直向下,灯熄火了,几番颠鸾倒凤之后,翠儿杏眼紧闭,那黑绒绒的睫毛齐刷刷地在眼皮下平伸着,樱唇微启、皓齿半露,就像还含着甜甜的微笑,飞云轻抚着翠儿,心中有说不出的满足。

第二天飞云出门,翠儿绣好了一条围巾,帮飞云围上,这时,婆婆和飞云的服饰、鞋袜都是出自她的那双巧手,飞云笑眯眯的看着翠儿,直盯得翠儿面红耳赤,羞臊不以已,这才说道,「围巾很好,只是莫要cao劳过度了」翠儿顿觉这些日子的幸苦没有白费。

飞云出门后的第二天,翠儿伴着婆母在家中织布,临近中午时分,翠儿又到厨房生火做饭,这时传来了敲门声,翠儿以为飞云回来了,忙前往开门,门开了,外面闯进来两个三、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其中一名手持单刀,另一名手执折扇,留着两撇胡子,只见他说道:「我们是进来买山货的客人,走得累了,想来讨碗水喝」翠儿诈作害怕,半掩着脸说道:「奴家的官人出门了,家中只有奴和婆母两个妇人,不敢留外客进门」那手持单刀,相貌凶狠的汉子喝道:「啰嗦什麽,老子进你家是看得起你们,惹恼了我们,让你们全家一个不留」翠儿诈作恐惧万分,这时那手执折扇的说道:「别惹事,我们这一行,是为找出那小子的踪影,办正事要紧」这时沈母从屋里出来,开口恳求道:「两位客人,家里就老身与媳妇两位妇道人家,委实不便,要不就在这小院子里歇歇脚吧」手持折扇的人说道:「那好吧,待会我们还有事要问问你们,如果你们能给我们提供点什麽消息,我们会给你银子的」两人便在院子中坐下,沈母给他们端来两碗水,再从厨房里取得芋头、山药。

翠儿见那折扇的好像有点眼熟,仔细一想,原来是赵宗书的管家赵福,心中一惊,忙借烧水的时候,到厨房里,弄点草灰把脸抹一抹,又把头发弄乱了一点,好在两人进来的时候也没多大注意。

只听得赵福问沈母,说道:「这几个月这里有没有外面来的男人,二十多岁,身上带着伤」沈母摇了摇头,说道:「这家时丈老身和媳妇,门也不敢随便外出,也从来末曾闻村里来了什麽外人,两位客人还是到别的地方问问吧」赵福又对躲在厨房的翠儿说道:「你过来」翠儿只得低着头,提着重新烧好的水壶过去。

赵福问道:「这村里真的没什麽外来的男子吗?」翠儿摇了摇头,沈母说道:「客人啊,我家媳妇刚嫁过来,那是门也不敢踏出一步,哪会知道什麽」赵福直盯着翠儿,问道:「是这样吗?」翠儿点了点头。

赵福见翠儿走路着,一摇三摆,布裙摆动中,露出的确实是一对三寸金莲,而且蓬头垢面,看来确实是山村妇人,便不再言语。

赵福说道:「你们进去吧,我们歇完脚就走」沈母忙拖着翠儿回到房中。

翠儿凝神静听,只听得这时那持刀的汉子说道:「赵管家,舵主为什麽要找到这小子,这几个月都撒出了十几路人马,我看那小子受了重伤,恐怕早已一命归西了」赵福说道:「话虽如此,但舵主命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尸体,总是无法复命」持刀汉子说道:「那小子真的那麽重要」赵福说道:「那小子杀死了赵副帮主,这已是帮中的奇耻大辱,更何况那小子拿走了赵副帮主身上的秘图,关系着我帮的财富和秘密,绝不能泄露于外。

莫七,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小子,或是找到他的尸体,那是大功一件」莫七说道:「副帮主那麽强的武功,竟然会死在那小子手上,说起来那小子也真厉害。

赵管家,那小子究竟是什麽来历」赵福说道:「说来来也真是报应,这次副帮主出事后,帮主震怒,责令全帮查出杀害副帮主的凶手。

我们对赵府上下里里外外、并附近地方的可疑人员都查了个遍,果然查出那小子的来历,正是副帮主的仇家金龙剑客段松龄之子段玉奇,想当年帮主和副帮主里应外合,火了段家满门,却漏了段松龄的儿子段玉奇,那小子不知怎麽得到消息,十余年后学成武功,竟然提前在平州城中潜服一年多,再在副帮主寿宴前一个月潜入府中充当杂役,趁副帮主酒后一击得手,真是个厉害的角色。

如果不找出来,对帮中确实后患无穷。

莫要多说了,我们今儿找遍了整个村,看来确实不在这里了,再往别处找找吧」赵福和莫七走后,翠儿仔细想着他们说的话,心中暗暗庆幸:「这神风帮的势力真的这麽惊人,这麽快就查知奴的身份,幸而这次婆婆把奴的脚缠成三寸金莲,身子又变了样。

不然这次一定被赵福看破,眼下武功又末恢复,绝对性命休矣。

丢了性命事小,便是现下仇人除了赵宗书,还有神秘的神风帮主,此人不除,家仇末完全报得,眼下当要忍辱负重,只要报得大仇,情愿一世做个妇人罢了,一世不出头便也心甘情愿」想到此心中暗暗感激婆婆,沈母年老耳聋,完全听不懂赵福说什麽

,见他们自动离去,口中念佛,「谢天谢地,这两强盗终于走了。

媳妇,莫怕」又看了看翠儿说道:「你今儿知道把妆弄掉,把头发搞乱,做得很对,像昨娘们手脚无力,遇到灾祸,就要把自个弄得难看一点,以免被坏人盯上」最^^新^^地^^址;说完搂住翠儿,翠儿感激婆婆,竟不由自主地哭了出来。

就这样在压抑和委屈之中熬到了晚上。

翠儿像往常一样服侍婆婆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这时天色很晚,飞云才回到家中,翠儿跟飞云讲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飞云怒道:「这两强盗也太坏了,今天要是我在家里,一定打断他们的腿。

你没吓着吧,让我看看,有没伤到?」说完就一把将翠儿拦腰抱起放到床上。

已经身为他妻子的翠儿,自然知道现在飞云想要干什麽。

她只能顺应着妻子一方的角色,被动地躺在下面,就像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任身为丈夫的飞云为所欲为,一开始这对于曾经身为男儿身的翠儿来说,那种感觉真的不是很愉快,但是时间长了也就不坚拒。

今天有着心事,翠儿刚想跟他说先不要,双手想推开,可是每当这时,她都会感觉力气消失,所有挣扎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欲望。

飞云解开了翠儿的内外衣服,开始在她身上享受着各种快乐,翠儿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用心感受着飞云那更胜男儿的有力的臂膀、丰满而坚挺的胸膛、浓烈的侵略气息,当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的时候,先后两次的翻云复雨,两人都已经是大汗淋淋,筋疲力竭。

翠儿靠在飞云的胸膛上,想起刚才他对我所做的一切,不禁面红耳赤。

「知道吗,看着你现在这样小鸟依人的样子,我感觉自己真的很了不起!不用怕,今生今世我都会保护你,没人欺负得了你」。

对于飞云的话,翠儿不置可否。

毕竟是飞云让他从一个男子汉变成三从四德的妇人的。

所以听了他的话,没有多说什麽,而是抬起头,心情复杂的看着飞云,想到神风帮的势力这麽大,飞云真能庇护她吗?不彻底铲除神风帮,她此生都不

<!

doctype html public ”-wapforumdtd xhtml mobile 1.0en” ”<ref”<ref"tdtd”>”" tart"blank">tdtd”>” tart”blank”><ref"tdtd”>" tart"blank">tdtd”>

复仇美人情最新章节复仇美人情(02)-版主藏经阁小说最新手机版小说网

<.”descr” content”复仇美人情复仇美人情(02)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复仇美人情最新的章节复仇美人情(02)更新了,速度一流,阅读环境舒适,复仇美人情爱好者首选之站的版主藏经阁小说最新手机版小说网阅读复仇美人情(02)。

” >

var ecodes;

var erunfunct{

fn;

};

droidi.test&&baidui.test{; ;;}

首页

小说书库

完本小说

阅读记录

其他类别

复仇美人情章节目录

复仇美人情(02)

地址发布邮箱 [email protected]

,见他们自动离去,口中念佛,「谢天谢地,这两强盗终于走了。

媳妇,莫怕」又看了看翠儿说道:「你今儿知道把妆弄掉,把头发搞乱,做得很对,像昨娘们手脚无力,遇到灾祸,就要把自个弄得难看一点,以免被坏人盯上」最^^新^^地^^址;说完搂住翠儿,翠儿感激婆婆,竟不由自主地哭了出来。

就这样在压抑和委屈之中熬到了晚上。

翠儿像往常一样服侍婆婆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这时天色很晚,飞云才回到家中,翠儿跟飞云讲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飞云怒道:「这两强盗也太坏了,今天要是我在家里,一定打断他们的腿。

你没吓着吧,让我看看,有没伤到?」说完就一把将翠儿拦腰抱起放到床上。

已经身为他妻子的翠儿,自然知道现在飞云想要干什麽。

她只能顺应着妻子一方的角色,被动地躺在下面,就像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任身为丈夫的飞云为所欲为,一开始这对于曾经身为男儿身的翠儿来说,那种感觉真的不是很愉快,但是时间长了也就不坚拒。

今天有着心事,翠儿刚想跟他说先不要,双手想推开,可是每当这时,她都会感觉力气消失,所有挣扎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欲望。

飞云解开了翠儿的内外衣服,开始在她身上享受着各种快乐,翠儿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用心感受着飞云那更胜男儿的有力的臂膀、丰满而坚挺的胸膛、浓烈的侵略气息,当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的时候,先后两次的翻云复雨,两人都已经是大汗淋淋,筋疲力竭。

翠儿靠在飞云的胸膛上,想起刚才他对我所做的一切,不禁面红耳赤。

「知道吗,看着你现在这样小鸟依人的样子,我感觉自己真的很了不起!不用怕,今生今世我都会保护你,没人欺负得了你」。

对于飞云的话,翠儿不置可否。

毕竟是飞云让他从一个男子汉变成三从四德的妇人的。

所以听了他的话,没有多说什麽,而是抬起头,心情复杂的看着飞云,想到神风帮的势力这麽大,飞云真能庇护她吗?不彻底铲除神风帮,她此生都不

【1】【2】【3】【4】【5】【6】【7】【8】【9】【10】

地址发布邮箱:[email protected]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路陪伴…感谢有你】

上一章

下一章>

其他类别

复仇美人情章节目录

.chapterpas{ le-height:25px;marg-top:50px;}.chapterpas a{color:red;paddg:0px 5px;}.{color:blue}

erunfunct{

var pa”.mod-pa”;

var istouch!

!

”ontouchstart” dow;

var ismouse!

!

”onmousemove” dow;

var chapterview”#chapterview”, body”body”;

var pacontent”.pa-content”, savefont”current-font”, currentfont1;

var fontfunct{

font size;

var sizes[”font-normal”, ”font-lar”, ”font-xlar”, ”font-xxlar”, ”font-xxxlar”],

level;

return {

set: functc{

sizes[currentfont]

sizes[currentfont]” ”sizes[c] ;

currentfontc;

”current-font”, c, { expires: 3600 };

”currentfontstrg”, sizes[c], { expires: 3600 };

},

crease: funct{

if currentfont < level - 1{

currentfont1

}

},

descrease: funct{

if currentfont > 0{

currentfont - 1 ;

}

},

day: funct{

ightfalse;

”night”;

”night-mode”, {};

},

night: funct{

ighttrue;

”night”;

”night-mode”, true, { expires: 3600 };

}

}

};

if typeof savefont !

”undefed” {

savefont * 1;

}

var ight!

!

”night-mode”;

ight {

;

}

funct{

var typethis.data”role”;

if type”c” {

;

}else if type”des”{

;

}else if type”mode” {

ight {

;

}else{

;

}

}

}

”. .tab-choose a”, ”. ul”

if istouch {

”touchstart mspoterdown”, ”.conf”, funct{

this.addclass”active”;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