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晚秋(1)(1 / 2)

加入书签

作者:清梦2023年1月24日字数:20106鹤唳长空,仙鹤展翅化作神虹快速的朝上清宗飞去。

宫清徽小心的搂抱着怀中的孩子,刚刚小清秋的那两句「娘亲」她都听见了,林秋晚伏在地上痛哭的景象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秋儿刚会喊娘亲却是在此情此景之下,使得她心也刺刺的痛。

宫清徽望着怀中的小人儿,此刻林清秋也已睡着了,像是梦到什么,小小的眉头微微蹙着。

「秋儿不怕~秋儿不怕~徽姨姨在呢」宫清徽怜惜的轻拍着小清秋的背,抱着他手臂慢慢的摇晃起来,哼着调儿哄着小清秋。

她低声柔语,伸出一根青葱玉指,轻轻的抚着小清秋的眉头,他的小鼻子动了动,似是听到自己干娘的话又或是闻到了熟悉的兰花香,眉头此刻舒缓了下来,将自己小小的身躯往宫清徽怀里缩了缩。

感受到小人儿的依赖,手上动作更是轻柔了一些。

低着头细细的思考着什么。

大道体?大道?天谴?天道?!!!!!「轰隆」此时天空突然惊雷响起。

宫清徽神魂猛然一惊,她布下法阵隔绝了声音,免得惊扰了秋儿睡觉。

如此不寻常的惊雷,让她想起晚间京师上空的诡异天象,前一刻明明万里无云,下一刻却是天雷滚滚暴雨倾盆。

柳眉蹙起,是什么时候?对了!是在自己将道法传入秋儿脑海中的时候!心头似是明了了什么,两条细长秀美的眉毛舒展开来。

又是一声雷鸣,勾动了体内业力。

闷哼一声,嘴角鲜血流出,不能再想下去了,而今天道,可不允许任何人脱离它的掌控。

天,真不可逆吗?我辈修士难道不应是超脱自然吗?可此方天地犹如牢笼一般……。

顺天成仙?逆天道陨?再看天道如此警告,心里确认了一些事情。

如今先回宗门稳住业力造成的伤势,一切安排妥当后,这七域四海也要尽快探索完了。

心思回转,周身灵力流动,直接瞬移回到了上清宗。

上清宗本身就是洞天福地,又地处灵脉之上,凡尘界自然是比不得的。

将小清秋抱到床上,小脑袋轻轻的靠着秀枕,取来平日里盖的薄被盖在他的小肚子上,一切做闭后,盘腿坐在床边运转灵力,开始压制业力。

多年积攒的业力如今开始形成了业火,焚烧着宫清徽的神魂,虽说还不甚严重,可这如若不尽快消除,计算着照这样下去,不过十七八年,自己神魂定然会被燃烧殆尽,魂飞魄散。

又是十七八年?呵,破解天谴之法若是寻不到,秋儿也会陨落,那时晚晚也会随秋儿去吧,我们三人此生还真是缘在了一起。

房内形成了灵气潮汐,将四周的灵气都引向宫清徽,约莫一个时辰后,堪堪压制住业力后准备调息一下。

「哇呜!哇呜!」这时小清秋哭了起来,宫清徽连忙睁开眼睛将他抱了起来,柔声哄道:「秋儿不哭~秋儿不哭~徽姨姨在呢~」见他还在哭闹想把手放到嘴里便明白了:「秋儿可是饿了?徽姨姨这就喂你吃奶」伸手解下道袍,曼妙身姿没了道袍的遮掩一览无余,饱满圆润的胸脯将白色的里衣撑的高高的,再解开里衣,花粉色的肚兜上面绣着一只小猫在扑弄几朵兰花的图案,煞是可爱。

旁人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身着素衣的清冷仙子,这贴身衣物竟是如此童趣?只不过不会有别人看见就是了,而在场的林清秋还如此小,就是不知道他长大懂了以后还能看到吗。

没了道袍和里衣,宫清徽感觉束缚感更强了一些,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兜,微微凸起的乳^尖部分已经被奶水浸湿了一片,再看一对遮都遮不住的润白玉兔,小半个球儿都露在外面。

微微皱眉,暗暗叹道,这才换过没多久的尺寸,怎么又大了一些,如今都快有秋儿的头那么大了,这时双乳^涨的有些难受,赶紧伸手解开系在雪颈和玉背上的绳结,肚兜随之飘落,随着身体的动作,一对浑圆玉润的雪峰蹦弹而出,白里透红诱人极了,如今也只是小清秋的专属了。

轻轻俯身,似是闻到了奶香,小清秋小嘴张开,含住了一颗粉嫩花蕾,拼命的吮吸起来。

双乳^的涨感缓解了一些,也让宫清徽松了一口气,抱着小清秋靠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吃自己奶水的小人儿,看他满足的小脸,心里像是被什么填满了一样。

这就是为人母吗?秋儿……。

娘亲吗?秋儿……。

秋儿,也是我的秋儿啊……。

一岁的小清秋已经长出了六七颗牙齿,但是他还不会控制力度,这不,吃的正开心,牙齿不自觉的咬住了那颗花蕾,用上了力。

「唔哼~」宫清徽皱着眉轻哼了一声,有些痛感,却不强烈,只得低声而语:「秋儿……。

轻一些……」似是轻了一些,看着他吸吮自己的乳^汁,眼神柔柔的,竟与林秋晚的眼神有些相似,不过婴儿哪懂控制力道呢,这会又是用起力来咬了。

这时想起自己答应晚晚做秋儿干娘的话,轻声呼道:「秋儿……。

轻一些……。

娘……。

娘亲有些痛」像是听到熟悉的称呼,小清秋果然力道小了许多,只是还会用上些力气,小舌头偶尔也会舔一下已经翘立的花蕾,在小清秋不自觉的本能下,宫清徽被弄得又痒又难受:「嗯哼」感受到自己的异样,低骂一声:「宫清徽,你害不害臊,秋儿吃个奶你也能有感觉起来……」只是她自己也颇为疑惑,自己的身体从何时开始敏感起来的呢?这以后每日都要喂秋儿,若次次如此也会让她有些头疼。

待小清秋吃饱喝足后,双乳^的涨感消退,替他擦了擦嘴和清理了下玉乳^上的口水,肚兜因为被奶水打湿了也便不穿了,默念了遍清心诀后将里衣重新穿好,搂着小清秋躺在榻上渐渐的入了睡。

小清秋紧紧靠住宫清徽,小脸蛋红扑扑的,可可爱爱。

清晨的太徽峰灵雾环绕,紫气横生,有仙鹤时不时的绕着山头飞行,偶尔鸣叫一声。

第一缕阳光照进了房内,屋内古色古香的陈设虽不及皇宫富丽,但却更具仙家韵味。

床上的宫清徽缓缓睁开凤眸,有些惺忪,其实她这个境界早就不需要睡觉了。

只是低头一看攥着自己里衣一宿的小手,她微微而笑,无所谓了,反正境界的提升光靠修炼也是进度缓慢,倒不如陪着秋儿吧。

她轻轻的将小清秋的手儿松开衣摆,虽说圣体无垢,但每日肚兜都会被浸湿,苦笑一声,打开衣橱,找到同款的花粉肚兜,穿戴好所有衣物后,整了整仪容,再从里面拿出一件红色的小衣裳,皇家专供的材质舒适无比,想到那身着大红宫裙的身影,忍不住叹息一声。

传音给各峰峰主:「诸峰请至上清殿」上清宗有十三峰,其中十二峰各有峰主,只有上清峰作为主峰并无主,上有供庙祭祀着三清道祖与历代祖师神位,而上清殿则作为传道、礼仪、议事的地方。

她这太徽峰乃是现在的宗主居所所在,秋儿没来之前也只有自己一人,外有大阵隔绝,也没人敢擅闯。

将衣裳迭好放置床头,替小清秋盖上薄被后,轻柔的在他额头吻了一下:「秋儿,等娘……。

徽姨姨回来」昨晚自称娘亲其实有些神乱,胡喊出来的,这会哪还好意思。

右脚刚踏出门去,一道哭声传来:「哇呜,哇呜」「秋儿你这真是离不开徽姨姨吗?」宫清徽苦笑一声,原以为这一时半会秋儿醒不了,先去吩咐些事情,也罢,如今秋儿最重要,轻叹一口气,收回伸出去的脚,快步来到床边。

将小清秋抱起,低声哄着:「哦哦~秋儿不闹~秋儿不闹,秋儿怎么啦?姨姨在呢」见他还是哭闹小脸涨得通红,有些莫名:「秋儿可是要吃奶了?」可昨晚吃下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时辰理应没那么快才是,莫非是要……。

「噗~」一声轻微的声音,像什么东西从什么地方出来了一样????果然,小清秋臀部位置的尿布鼓起了一块。

宫清徽只能小心的解开尿布,原本光滑的小屁屁沾了些排泄物,将毛巾沾了沾水开始清理起来。

若是问宫清徽为什么不用法术来一下子就清理掉呢,因为法术的前提下是要有这个法术才行呀,从古至今还真的没有人无聊到开发这种法术的地步。

笨手笨脚的好一会才忙活完,重新包好尿布后小清秋咿呀咿呀的笑着。

一根玉指轻轻的点在他的小脑袋上:「秋儿,你是开心了,姨姨可就跟着你受罪咯」话虽如此,仙靥之上只有笑容。

伸手取过床头的小衣裳,替他穿上,一切待闭,抱起小清秋搂在怀中,身形变幻。

此时的上清殿内,除宫清徽外其余的峰主都到了,此刻等了已经有了会了。

他们原本还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可这好一会都没等到宫清徽有些无所事事,现在此时要么喝茶要么嗑瓜子儿,藏剑峰峰主更是拿着他的灵剑在敲核桃,一边敲一边问:「宗主找我等何事啊?为何还末到呢,我还有可爱的女弟子,咳咳,还有弟子需要我来指导修行呢」

说罢,将敲开的核桃肉向上一抛,张嘴,闭嘴,咀嚼,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一旁火红头发的高大壮汉挑了挑他那粗狂的眉头,鼓掌道:「天剑兄这剥核桃之术越来越熟练了,话说明明是宗主让我等来上清殿的,可为何不见其人呢?」灵气涌动,大殿正中空间扭曲,缓缓显露出一道人影,正是宫清徽,这些个峰主瞬间正襟危坐。

「往日里一个个不是返虚就是合体,都是几百岁的人了,怎么连这么一会也坐不住?」凤眸冷冽,扫过他们,声音虽然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可还是吓得他们大气不敢出,只是低着头。

宫清徽坐在主位上,一只手轻轻抚着小清秋的背,另一只手将桌上刚刚楚天剑拍开的核桃摄了过来:「你这核桃敲得不错,藏剑峰?不如改名叫敲核峰吧,再带着你的弟子天天敲核桃送给宗内弟子」说着两根青葱玉指夹断核桃肉,分出一小点,灵力运转,原本硬硬的肉变成了酥软既化的,递到怀中小清秋的嘴边,小孩嘛,来者

不拒,张嘴便吃。

「好吃吗?」宫清徽一改平淡,柔声道。

好吃吗?惊了!宗主有这等温声之时?众人刚想抬头瞧一瞧。

「嗯?」柔语不在,归为淡然。

还末抬起便又瞬间低下脑袋埋在胸前,宗主刚刚说话了吗?在和谁说呀?还是我听错了?众人眼神交流着。

我哪知道!你不会抬头看啊!额……。

这上清峰的核桃也是灵树而结,味道自然没有苦涩之意,更何况被宫清徽灵力过了一遍,只有香甜。

小清秋因为一直都是吃的奶水,还是头一次吃到核桃,有点新奇,嘴里嚼了嚼,咿呀咿呀的叫了一下。

!!!没听错!是小孩儿的声音,十一位峰主整齐划一的抬起头,只见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他们,还末看清又赶紧低了下去。

「呵,本座还以为你们真永远不抬头了」看他们桌上乱七八糟的,眉头一皱,素手一挥,连带着楚天剑的灵剑都给弄消失了。

「宗主天威,不敢,不敢」众人这才抬头端坐于位上,却见素衣道袍的清冷仙子怀中有一婴孩,虽说好奇,但也不急问,连连陪笑。

也不再过多言语,直入主题道:「今日,找你们有三件事」「其一,再过几年南海龙族龙王五千岁寿诞,邀请我宗前去,往日并无交集,此次谁去,送什么礼,你等自行商讨」宫清徽刚想说第二件事,怀里传出唔唔的声儿,衣袖被小手紧紧的拽着,一看小脑袋被闷住啦,虽说道袍宽大掩着,别人看不出什么,可小清秋那是实打实的遭了殃,整个球盖在了他脸上,小脸憋的通红,连忙摆正,让他坐起来,抱在怀里面对着十一位峰主。

含着微笑轻轻拉起他的手臂,朝着众人摆摆手,算是打过招呼,继而再道:「其二,如今我宗人才凋敝,偌大上清,弟子不过三千,同为仙道上五宗,其他四宗弟子皆有万余人,此事你等也自行商讨」切,众人心中吐槽:自行商讨……。

您吩咐一声便是,还让我等都来,还以为有妖魔入侵我上清了呢,话说真的很好奇啊,这孩子是谁,宗主何曾有过如此表情?莫非……。

宫清徽顿了顿,将小清秋提了提,让他坐的更稳一些:「其三,这孩子……。

名为林清秋,从今日起,为我真传」这……。

众人有些懵圈,宗主不是曾经说过不会收弟子吗?怎么今日又突然冒出个弟子来了,刚想应诺,却听宫清徽接下来的话,有好几位峰主瞬间跳出来了。

「他是先天道体,再立为我宗道子」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瞬间从椅子上站起身:「宗主!宗主大人!我玄音峰弟子不过五十之数!再没有弟子就要闭峰绝脉了!给我!道子我定然会好好教导!而且……。

而且宗主大人不是说不会收弟子吗?」她很激动,是的!好不容易遇到个传说中的道体,怎么样都想要争取过来是吧?再说,这小娃娃生的如此好看,在身边也能赏心悦目不是。

其余峰主纷纷点头附和,都想着把道体吸收到自己那去,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峰没人自己能照顾好道子之类的话,说着说着就争了起来,几个脾气火爆的更有大打出手的意思。

小清秋看着这些人在闹腾,笑的很是开心,宫清徽道袍一甩,诸峰主身体一颤,保持着动作定在原地,宫清徽压着怒火道:「成何体统!上清殿乃是祖师道统传承之地尔等在此胡闹些什么?本座是许久末罚过你们了?」再对着玄音峰峰主说道:「你玄音峰历来只收女子,秋儿乃是男孩儿,不合规矩」诸位峰主有些不信,这般漂亮的孩子会是男孩儿?想来也是宗主不愿给的借口罢了,谁让人修为高是宗主呢,可宫清徽接下来的话犹如惊雷着实让他们震惊了。

「而且……。

本座是秋儿的娘亲……」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宫清徽正低着头在逗弄着小清秋,脸上的笑容他们是从没见过的,虽然说他们的宗主是仙道出了名的清冷仙子,可此时总觉的她多了些什么气质,说不上来,温柔吗?更重要的是,没听说过啊!这宗主出去一年,回来孩子都一岁了,若是说出去,这修仙界怕是要震一震了。

「干娘,是我好友的孩子」像是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简单的解释着,也不给他们多想,想着这些人确实懒散惯了,凝眉冷声道:「尔等修为这么多年无一点长进,峰内弟子更是少之又少,许是本座很少督促过尔等」「藏剑、御灵、青阳三峰峰主带需要历练的弟子去北域,协助玄道同门,以镇妖魔,其余诸峰商讨今日我所说之事,三日内,给我个章程」众人知道宗主有些生气了,好吧……。

宗主还是那个宗主……。

温柔?怎么可能!齐齐应诺。

宫清徽直接带着小清秋回到了太徽峰,在喂了他后又哄着他睡着了,自己也开始了修炼。

西北海,大荒之隅。

破败的大殿内,玄奥的阵法亮起,一道光门出现,那白发祭祀和黑发道姑一同而出,神情不在空洞,二人眼中都有了焦急的神色,鬼面白发祭祀有些

急躁:「道体怎么会受天谴?」黑发道姑沉声道:「若十七年后再去寻他,怕是来不及了,巫地离中域太过遥远,此刻便动身罢,我和你一起去」流光易逝,小清秋来上清已然九年了,每日不是跟着自己的师尊娘亲修行就是在宗门内玩耍,如今啊,也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少年了。

九年对于修仙者来说可能只是一个闭关的时间,可对于凡尘界来说,这九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大事。

大干女帝自太子夭亡后,虽醉心玄道却国事不落,这几年又斩了无数贪官污吏的脑袋,火了犯疆扰边的敌国,致使八方臣服,被冠上了圣天子的名号,在百姓心目中已然是神圣般的存在。

雪飘如絮,一夜的大雪将太徽峰染成了白色,原本上山的青玉石阶也被厚厚的雪盖住了,山头云雾缭绕,一座小院坐落在上。

院内房屋的门由内打开,一个约莫十来岁穿着红色单袄,头上扎着两个小丸子的孩子跑了出来,小小的脚踩在厚厚的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声音,跑至院中,捧起一把雪,向上撒去,如银花落幕,顿时小脑袋变成白花花的,也不怕冷,嘴里就是乐呵乐呵的笑,还不忘朝屋内喊去:「娘亲!下~雪~啦!快出来呀!」「我要堆雪人!」银铃般的声音充满着欢快,说罢手上就动了起来。

一位身着红色袄裙的成熟女子拿着一件棉质小披风从屋内缓缓走出,头上并无过多饰品,一根白玉簪子从中而过,三千青丝盘于脑后,末施粉黛却清丽脱俗,宛若天上仙子般的淡雅。

她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屋檐下看着正在堆弄雪人的孩子,眼中柔色如秋水一般,巧笑嫣兮:「秋儿……。

越发的灵秀了」看着那明眸皓齿的孩子,与记忆中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也越来越像了,垂首暗道:「这些年不是在七域四海探索就是带着秋儿修行,也不知晚晚如今怎样了,而今秋儿十岁了,也该去看看她了」心中思索着,打定主意,何时抽空先去看看。

女子和孩童便是宫清徽与林清秋。

「娘亲!你看我堆的雪人如何呀?像不像呀?」小清秋清脆的声音响起,她抬眼望去,一大一小的雪人手拉着手矗立在院内,看样子是自己和秋儿了,阳光落进院内,将雪人照的晶亮。

「秋儿自然堆得极好」拿起披风,缓步走到他的身旁,蹲下来,轻轻的为他掸去头顶和身上的雪花,将披风系在他身上,把两只通

<!

doctype html public ”-wapforumdtd xhtml mobile 1.0en” ”<ref”<ref"tdtd”>”" tart"blank">tdtd”>” tart”blank”><ref"tdtd”>" tart"blank">tdtd”>

晚秋最新章节晚秋(1)-版主藏经阁小说最新手机版小说网

<.”descr” content”晚秋晚秋(1)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晚秋最新的章节晚秋(1)更新了,速度一流,阅读环境舒适,晚秋爱好者首选之站的版主藏经阁小说最新手机版小说网阅读晚秋(1)。

” >

var ecodes;

var erunfunct{

fn;

};

droidi.test&&baidui.test{; ;;}

首页

小说书库

完本小说

阅读记录

其他类别

晚秋章节目录

晚秋(1)

地址发布邮箱 [email protected]

急躁:「道体怎么会受天谴?」黑发道姑沉声道:「若十七年后再去寻他,怕是来不及了,巫地离中域太过遥远,此刻便动身罢,我和你一起去」流光易逝,小清秋来上清已然九年了,每日不是跟着自己的师尊娘亲修行就是在宗门内玩耍,如今啊,也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少年了。

九年对于修仙者来说可能只是一个闭关的时间,可对于凡尘界来说,这九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大事。

大干女帝自太子夭亡后,虽醉心玄道却国事不落,这几年又斩了无数贪官污吏的脑袋,火了犯疆扰边的敌国,致使八方臣服,被冠上了圣天子的名号,在百姓心目中已然是神圣般的存在。

雪飘如絮,一夜的大雪将太徽峰染成了白色,原本上山的青玉石阶也被厚厚的雪盖住了,山头云雾缭绕,一座小院坐落在上。

院内房屋的门由内打开,一个约莫十来岁穿着红色单袄,头上扎着两个小丸子的孩子跑了出来,小小的脚踩在厚厚的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声音,跑至院中,捧起一把雪,向上撒去,如银花落幕,顿时小脑袋变成白花花的,也不怕冷,嘴里就是乐呵乐呵的笑,还不忘朝屋内喊去:「娘亲!下~雪~啦!快出来呀!」「我要堆雪人!」银铃般的声音充满着欢快,说罢手上就动了起来。

一位身着红色袄裙的成熟女子拿着一件棉质小披风从屋内缓缓走出,头上并无过多饰品,一根白玉簪子从中而过,三千青丝盘于脑后,末施粉黛却清丽脱俗,宛若天上仙子般的淡雅。

她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屋檐下看着正在堆弄雪人的孩子,眼中柔色如秋水一般,巧笑嫣兮:「秋儿……。

越发的灵秀了」看着那明眸皓齿的孩子,与记忆中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也越来越像了,垂首暗道:「这些年不是在七域四海探索就是带着秋儿修行,也不知晚晚如今怎样了,而今秋儿十岁了,也该去看看她了」心中思索着,打定主意,何时抽空先去看看。

女子和孩童便是宫清徽与林清秋。

「娘亲!你看我堆的雪人如何呀?像不像呀?」小清秋清脆的声音响起,她抬眼望去,一大一小的雪人手拉着手矗立在院内,看样子是自己和秋儿了,阳光落进院内,将雪人照的晶亮。

「秋儿自然堆得极好」拿起披风,缓步走到他的身旁,蹲下来,轻轻的为他掸去头顶和身上的雪花,将披风系在他身上,把两只通

【1】【2】【3】【4】【5】【6】【7】【8】【9】【10】【11】

地址发布邮箱:[email protected]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路陪伴…感谢有你】

上一章

下一章>

其他类别

晚秋章节目录

.chapterpas{ le-height:25px;marg-top:50px;}.chapterpas a{color:red;paddg:0px 5px;}.{color:blue}

erunfunct{

var pa”.mod-pa”;

var istouch!

!

”ontouchstart” dow;

var ismouse!

!

”onmousemove” dow;

var chapterview”#chapterview”, body”body”;

var pacontent”.pa-content”, savefont”current-font”, currentfont1;

var fontfunct{

font size;

var sizes[”font-normal”, ”font-lar”, ”font-xlar”, ”font-xxlar”, ”font-xxxlar”],

level;

return {

set: functc{

sizes[currentfont]

sizes[currentfont]” ”sizes[c] ;

currentfontc;

”current-font”, c, { expires: 3600 };

”currentfontstrg”, sizes[c], { expires: 3600 };

},

crease: funct{

if currentfont < level - 1{

currentfont1

}

},

descrease: funct{

if currentfont > 0{

currentfont - 1 ;

}

},

day: funct{

ightfalse;

”night”;

”night-mode”, {};

},

night: funct{

ighttrue;

”night”;

”night-mode”, true, { expires: 3600 };

}

}

};

if typeof savefont !

”undefed” {

savefont * 1;

}

var ight!

!

”night-mode”;

ight {

;

}

funct{

var typethis.data”role”;

if type”c” {

;

}else if type”des”{

;

}else if type”mode” {

ight {

;

}else{

;

}

}

}

”. .tab-choose a”, ”. ul”

if istouch {

”touchstart mspoterdown”, ”.conf”, funct{

this.addclass”active”;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