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高校红颜的沉沦】(20)(1 / 2)

加入书签

2023年1月24日杜立言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如同百米冲刺一样的一路狂奔,好几次撞到路边的行人,引得四周的人一片惊呼。

他不知道自己的重点在哪里,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多久,他只知道自己必须疯狂的提速,这样才能把精力集中不去胡思乱想,他眼睛紧紧盯着前方,全神贯注的闪躲着人群和障碍物。

忽然,电话响了。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她。

「喂?老师!。

!」「立言……你……你怎么好像好喘啊,你在干嘛?」「我在跑步!」「跑步?」「老师,你今天去哪了,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我……我有点事……」「老师,我要见你,现在,立刻,马上!」「现在?现在很晚了呀!」「我不管!。

你在哪?我去找你!」林妙璇敏锐的察觉到了杜立言的异样,可是,当两人在约好的地方见到彼此的时候,她甚至都来不及询问,就被他拉走了。

「啊……啊啊……我……嗯……嗯啊……」她不知道杜立言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她想要问问他,可是,一张嘴,喉咙里喊出来的就只剩下让人面红耳赤的愉悦又放荡的呻吟。

吓得她赶紧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生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在这个街边的小公园里大声浪叫出来。

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被他带到这个街边的小公园里的,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每天路过的小公园一脚的假山中还有一个轻易不被人所知的小山洞。

她甚至来不及做出反抗就被他脱了个一丝不挂。

在这个窄小的山洞中,她被他托着pi股举在身前,已经赤身裸体的她,好像一个充气娃娃一样的套在了他粗壮的yīn茎上。

来来往往的车灯透过四周的缝隙照亮了这个黑暗的小山洞,那一束束移动着的光线让四周的气氛变得yin乱而又诡异。

一阵凉风吹拂在林妙璇赤裸的后背上。

她觉得有些冷,不由自主的用力抱住了他的脖子,紧贴着他的身体,胸前饱满的美乳^在他的胸口被反复的搓揉挤压,双腿下意识的紧紧的夹在了他强壮的身体,两只可爱的小脚在他的pi股上面仅仅的缠在一起,整个人就好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高大威猛的身上。

他就这么托着她又挺又翘的pi股,强壮有力的双手深深的嵌进了她白嫩又充满了弹性的臀肉里,一次次的把她yin乱的身体高高的抛起,又一次次的借着下落的重量和速度用自己的Ji巴把林妙璇的yīn道连同柔软的子宫颈整个贯穿。

她觉得自己的pi股已经被他掰开到极限了。

「啊,真是的,他又在摸我那里了」林妙璇在心里娇嗔着,杜立言的手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时的划过她敏感的菊蕾,她扭了扭身体,表示着不满。

他用更加强有力的顶刺回应着她,甚至趁机把自己的中指第一个指节捅进了她的后门。

「啊……」她不由自主的高高仰起自己的下巴,一股怪异的酸胀和异物侵入感让她忍不住哀叫起来,吓得她赶紧咬住自己的手背。

杜立言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怀里的她身上,仔仔细细的用自己的Ji巴去体验她紧致的yīn道带给他的每一个触感,他拼命的让自己的脑海里只剩下xing交这件事情,否则,他知道他自己一定会后悔。

只是,他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是后悔没有及时的离开,还是没有留下来。

……站在打开的房门前,杜立言正在思量着要如何告别。

「左边那间就是卧室,扶我过去」黄红岚的语气自然而又纯粹。

杜立言下意识的扶着她走进了少女的闺房。

「小心点,慢点坐」「嗯,哎呦……」她叫了一声。

「怎么了?弄疼你了?」杜立言有些紧张的询问。

「没有,但是好像越来越痛了」她皱着眉头,额头上有细细的汗珠渗出。

「让我看看!」他蹲了下来,用手捧着她的小脚,皱着眉头看着那越来越肿的脚踝。

「你等一下」他轻轻的放下她的小腿,转身走出房间。

等到再回来的时候,他手里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他从她冰箱里铲出来的冰块。

「你不是说要热敷吗?」她歪着头问他。

「你这个样子,先镇痛好一点」杜立言扶着她坐在床边,只让小腿垂向地面,然后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把简易的冰袋贴在她肿起的脚踝上。

「嘶~~」她倒吸一口凉气。

「好冰啊」「忍一下,很快就好了」她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不由得心想,那么大的一双手居然也能做出这么轻柔的动作。

「伯父跟伯母都还好吗?」她低头看着他,他去不敢抬头看她,只是专心致志的盯着她受

伤的脚。

「嗯,都好」他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头。

两个人之间似乎忽然没有了话题,房间里沉默了下来。

「你……你最近还好吗?」还是黄红岚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我很好呀」他低着头答道。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她忽然小声喃喃低语着。

「岚姐,你说什么?」他这时终于舍得抬起头来,她脸上有些哀伤的表情仅仅停留了一瞬就消失了,还是一副大姐姐一般微笑着的表情。

「没什么,对了,你的女朋友挺漂亮啊,最近挺辛苦的吧,体力跟得上吗?少年人要知道节制哦,平时可别太幸苦咯」她揶揄着他。

杜立言脸上一红,又把头低了下去。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连自己的班主任都搞到手了,不简单啊,你还是喜欢比你大的嘛,难怪以前天天吵着说要娶我」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即便眼角有些湿润。

那些童年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杜立言垂着头,一时之间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个,岚姐,冰都化了,我去帮你换一下」他试图缓解自己的尴尬,于是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来。

却发现她正低头凝视着蹲在地上的自己,两人的脸靠的是那么的近。

她伸出双手捧住了他的下巴。

最^^新^^地^^址;他全身一僵,下一秒,她的唇就印在了他的嘴上。

她的嘴唇好冰,是那种沁人心脾的感觉,略显单薄的双唇却无比的柔软滑嫩。

他吓了一跳,手里的冰袋掉在了地上,伸手扶着床帮打算站起来。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一样,她的双手立刻缠上了他的脖子,双腿抬起用力的夹住了他的身体,同时向后倒下,睡在了床上。

他猝不及防的跟着她一起倒了下去,千钧一发之间,他总算是用手撑住了自己的身体才没有在她苗条纤细的身体上压实。

此时此刻,他一条腿跪在床边,另一条腿踩在床下,双手前伸趴在床上,狼狈的就像是一只趴在地上的小狗。

她的双手纤细却有力,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让他无法挣脱,她把自己的嘴唇重重的压在了杜立言的嘴唇上。

她探出自己的舌尖,却没有试着顶进他的嘴里,只是在他的嘴唇上来来回回的扫过,反复的舔弄。

这样的接吻方式反而更加的妩媚撩人,杜立言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比他的心更加的诚实,他下意识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去迎合着她,下一秒就被她用力的吮进了自己的嘴里,两个人的舌头,就这么缠绕在了一起。

房间里的温度一点一点的升高,似乎也融化了两人之间的坚冰,她抚摸着他强壮的身体,感受着那个曾经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屁孩如今充满了力量和青春气息的身体,她用双腿缠绕着他强壮的腰身,感受着他胯下的坚硬隔着裤子顶在自己的小腹上,她用自己灵巧的舌尖刺激着他的舌底,大口大口的咽下他的唾液。

她把手从他的裤腰插了进去,握住了他火热的分身。

她的手好冰,宛如一块寒玉一般光滑细腻,杜立言灼热的yīn茎上传来一阵好似被冰凉的果冻包裹住的触感。

他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想把她的手抽出来。

她不等他有所动作,抱着他用力向一边滚去,立刻骑在了他的身上。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上一点一点的用力,捏得越来越紧,似乎打算就这么把他的yīn茎捏断。

「投降吗?」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洋洋的笑容,就像是小时候两个人打架的时候一模一样的表情。

杜立言闷哼一声,伸嘴在她的脖子和耳朵上胡乱的猛亲猛舔,那是她全身最怕痒的地方。

她哈哈大笑着,尖叫着,扭动着身体闪躲着,可是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追在她pi股后面叫着岚姐的小屁孩了,强壮有力的臂膀死死的禁锢着她,不让她逃离。

她没有办法,只能更加用力的把他的yīn茎握住,可是他太坚硬了,她只能下意识的上下活动着自己的手去套弄它。

「呃啊!」杜立言不受控的呻吟了一声。

她哈哈大笑起来,似乎这一回合又是她赢了一样,笑得花枝乱颤。

他气得直咬牙,恶狠狠的抬起自己的手抓住了她乳^房搓揉起来。

她的乳^房并不大,圆滚滚的就好像一个刚出笼的白面馒头,刚刚好被他的一只手牢牢掌握。

「啊~~!」她惊叫一声,伸手按住了他揉捏着自己乳^房的大手,可是,却并没有打算拉开他的意思。

他的手就这么静静的按在她的心口,手心里传来她飞快的心跳,

她则看着他的眼神,不自觉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她忽然直起身体,跪在他的身上,伸手把自己的套衫和小吊带一并脱了下来,然后伸手到自己的背后解开的乳^罩的搭扣,把她姣好的身体裸露在杜立言的面前,露出了胸前一对白嫩可爱的乳^房。

她的乳^房不大,可是形状却意外的漂亮,就好像一对乳^白色的瓷碗倒扣在她的胸前,光滑水润的肌肤下,隐隐约约能看到一条条青色的血管,在嫩红色的乳^晕中央的乳^头已经因为充血而勃起。

杜立言伸手一边一个罩住了她的双乳^,食指和大拇指顺手就捏住了她的乳^头,她的乳^头意外的大,高高的凸起就好像小婴儿的小拇指。

他原本只是下意识的用手指掐住了她的乳^头捏搓了两下,她却似乎受了极大的刺激,哎呦一声向前扑倒,双手撑在了他的胸口上。

「这里也这么敏感吗?」他感觉自己似乎扳回了一城,笑嘻嘻的看着她柳眉微蹙的窘态。

「呸!。

才没有」她一副不服输的样子仰起了下巴,也用手掐住了他的乳^头,用力的搓揉着。

他开始用在林妙璇的身上学来的技巧认真的挑逗着她胸前的乳^尖,时而左右来回的拨弄,时而温柔的掐住然后轻轻的捻动。

她骑在他的身上,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终于,她放开双手趴了下来,搂住他的脖子。

「好了好了,阿言,是姐姐输了,好痒啊,放过我吧」「嘿嘿~」他笑了起来,露出一个憨憨的表情。

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撑着她的肩膀把她的上半身抬了起来。

坚挺的乳^房即便处在下垂的位置,形状依旧没有改变,还是那么圆润可爱,弹性十足。

「呆子,好看吗?」她发觉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胸,便伸出手去在他的鼻尖轻轻一点。

「嗯,好看!」他点了点头,双手再度伸向她的可爱又迷人的乳^房。

「骗人,明明没有她的大」当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她痛苦的看着杜立言眼神里的热情迅速的消退继而变得慌乱。

她有些绝望的俯下身子,想要再度吻上他的唇,他却慌乱的躲开,然后一股脑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把她狼狈的掀翻在了床上。

「别走!」她不顾自己扭伤的脚踝爬到床边,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别走,阿言,没关系的,留下来,明天醒来,就当是个梦,我不会纠缠你的」「不是……岚姐,不是梦不梦的问题,我,真的不行,岚姐你现在……我不能……」他慌乱的语无伦次,虽然不忍心甩开她的手,却执拗的不肯回头看她。

她看着他的背影,痛苦得心都要碎了,凄楚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冰冷。

「你还是那么怂,我爸爸都敢当着你老妈的面去cao你老妈,你却连肏那个老色批的女儿都不敢吗?」她放开了手。

他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回头去看她眼角流下的泪水。

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一场好戏也正在上演。

房间里的空调开的非常足,大颗大颗的汗水不停的从夏初赤裸的皮肤上滚落在地,她正用着一个极其变扭的姿势辛苦的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她那双修长苗条的大长腿此时已经被绑成了对折,一根红色的麻绳死死的嵌进了她的脚踝和大腿根部,就连手腕都被一根同样粗细的麻绳系在了她的脚腕上,让她只能以一个非常怪异的姿势趴着,就像一只滑稽的青蛙。

「又把pi股放下去了,真是学不乖!」李俊义一边说着,手里的塑料直尺就啪的一声打在了她赤裸的pi股上,留下一条红色的印记。

「唔唔……唔」呻吟声被堵在嘴里,因为夏初正含着他的gui头卖力的舔弄。

她拼命的噘起自己的pi股,这让她的脑袋不由自主的向下坠去,他的rou棒趁机深入她的口中,gui头顶开喉头的肌肉,撑开了她的食道,在她的粉颈上顶出一个凸起。

「呃……」李俊义小声的呻吟了一声,感受着她口中的温暖,还有食道蠕动的挤压感。

彷佛是他的呻吟给了夏初鼓励一样,她强忍着恶心和窒息的感觉,不断的重复着吞咽的动作,用自己娇嫩的食道温柔的挤压着他的rou棒,直到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才费劲的把自己的脑袋从他的rou棒上拔出来,小心翼翼的含住他的gui头,生怕从口中掉出来。

他低头看着她,从夏初口中溢出的粘液已经顺着自己的卵囊留到地上汇聚成了一个小水洼,他给了她足够的喘息时间,然后挥手又一次在她翘起的pi股上打了一下。

「唔唔……」她呻吟着,这次却没有立刻重复刚才的动作,因为在她的股沟中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她的直肠里缓缓的蠕动着,即将从里面顶开她的肛门,仔细看的话,那是一个椭圆形的透明的橡胶球一样的东西。

肛门四周的肌肉被缓缓顶起,让人想到正在下蛋的母鸡。

「怎

么了?」他举起手中的直尺,做势要再打下去。

「哥哥主人……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要喷出来了」夏初不得不吐出嘴里的gui头哀求着。

李俊义不禁莞尔一笑,今天破例让她可以叫自己哥哥,结果这个小妮子平时叫主人叫习惯了,每次激动的时候就哥哥主人或者主人哥哥的一顿乱叫。

「主人来帮帮你吧」他站了起来走到她身后,托起她的pi股,用手把那颗鸡蛋一样的硬橡胶缓缓的又顶进了夏初的肛门里,坚硬的rou棒缓缓插入她泥泞不堪的肉穴。

gui头顶开腔的嫩肉一路向前,在层层迭迭的肉褶中直达底部。

啊,好爽,为什么会这么爽,夏初的心在呐喊着,仅仅是被俊义哥哥插入就让她觉得无比的幸福。

在快感的冲击下,她一不留神放松了自己的肛门,堵在屁眼里的异物差点掉了出来,这时才看清楚,那是一个透明的硬塑胶做的假鸡蛋,里面连蛋黄都惟妙惟肖的重现了出来。

眼看假鸡蛋最粗的部分就要从自己的菊门中通过,夏初慌张的用力缩紧自己的菊门,以至于全身都蜷缩在了一起。

李俊义也吓了一跳,他也不想让夏初在客厅喷出来搞个屎漫金山。

夏初在缩紧自己肛门的同时,yīn道里的肌肉也一并强力的挤压着他的Ji巴,他忍着那股差点把他夹射的快感,硬把Ji巴从夏初正激烈蠕动着的yīn道里抽了出来,他解开她的手脚,从背后托起她的双腿,抱起了她,带着她走进厕所。

这样的姿势好羞耻,夏初想着,她双手向后搂着他强壮的身体,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身,看着那颗假鸡蛋一点一点的从自己的肛门里挤出,自己的肉穴里甚至溢出了一股乳^白色的yin汁顺着她的会阴一路流到了自己的屁眼上。

噗的一声,假鸡蛋终于突破了肛口的阻碍,喷进了马桶的水坑中,溅起阵阵水花,随之而来的就是温水混杂着粪便噗哧扑哧的不停的从夏初的屁眼里喷出。

最^^新^^地^^址;她始终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即便是她最爱最爱最爱的俊义哥哥,像这样如同给小孩把尿一样的给托举在半空喷出自己身体里的污秽之物,也让她

<!

doctype html public ”-wapforumdtd xhtml mobile 1.0en” ”<ref”<ref"tdtd”>”" tart"blank">tdtd”>” tart”blank”><ref"tdtd”>" tart"blank">tdtd”>

高校红颜的沉沦最新章节【高校红颜的沉沦】(20)-版主藏经阁小说最新手机版小说网

<.”descr” content”高校红颜的沉沦【高校红颜的沉沦】(20)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高校红颜的沉沦最新的章节【高校红颜的沉沦】(20)更新了,速度一流,阅读环境舒适,高校红颜的沉沦爱好者首选之站的版主藏经阁小说最新手机版小说网阅读【高校红颜的沉沦】(20)。

” >

var ecodes;

var erunfunct{

fn;

};

droidi.test&&baidui.test{; ;;}

首页

小说书库

完本小说

阅读记录

其他类别

高校红颜的沉沦章节目录

【高校红颜的沉沦】(20)

地址发布邮箱 [email protected]

么了?」他举起手中的直尺,做势要再打下去。

「哥哥主人……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要喷出来了」夏初不得不吐出嘴里的gui头哀求着。

李俊义不禁莞尔一笑,今天破例让她可以叫自己哥哥,结果这个小妮子平时叫主人叫习惯了,每次激动的时候就哥哥主人或者主人哥哥的一顿乱叫。

「主人来帮帮你吧」他站了起来走到她身后,托起她的pi股,用手把那颗鸡蛋一样的硬橡胶缓缓的又顶进了夏初的肛门里,坚硬的rou棒缓缓插入她泥泞不堪的肉穴。

gui头顶开腔的嫩肉一路向前,在层层迭迭的肉褶中直达底部。

啊,好爽,为什么会这么爽,夏初的心在呐喊着,仅仅是被俊义哥哥插入就让她觉得无比的幸福。

在快感的冲击下,她一不留神放松了自己的肛门,堵在屁眼里的异物差点掉了出来,这时才看清楚,那是一个透明的硬塑胶做的假鸡蛋,里面连蛋黄都惟妙惟肖的重现了出来。

眼看假鸡蛋最粗的部分就要从自己的菊门中通过,夏初慌张的用力缩紧自己的菊门,以至于全身都蜷缩在了一起。

李俊义也吓了一跳,他也不想让夏初在客厅喷出来搞个屎漫金山。

夏初在缩紧自己肛门的同时,yīn道里的肌肉也一并强力的挤压着他的Ji巴,他忍着那股差点把他夹射的快感,硬把Ji巴从夏初正激烈蠕动着的yīn道里抽了出来,他解开她的手脚,从背后托起她的双腿,抱起了她,带着她走进厕所。

这样的姿势好羞耻,夏初想着,她双手向后搂着他强壮的身体,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身,看着那颗假鸡蛋一点一点的从自己的肛门里挤出,自己的肉穴里甚至溢出了一股乳^白色的yin汁顺着她的会阴一路流到了自己的屁眼上。

噗的一声,假鸡蛋终于突破了肛口的阻碍,喷进了马桶的水坑中,溅起阵阵水花,随之而来的就是温水混杂着粪便噗哧扑哧的不停的从夏初的屁眼里喷出。

最^^新^^地^^址;她始终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即便是她最爱最爱最爱的俊义哥哥,像这样如同给小孩把尿一样的给托举在半空喷出自己身体里的污秽之物,也让她

【1】【2】【3】【4】【5】【6】【7】

地址发布邮箱:[email protected]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路陪伴…感谢有你】

上一章

下一章>

其他类别

高校红颜的沉沦章节目录

.chapterpas{ le-height:25px;marg-top:50px;}.chapterpas a{color:red;paddg:0px 5px;}.{color:blue}

erunfunct{

var pa”.mod-pa”;

var istouch!

!

”ontouchstart” dow;

var ismouse!

!

”onmousemove” dow;

var chapterview”#chapterview”, body”body”;

var pacontent”.pa-content”, savefont”current-font”, currentfont1;

var fontfunct{

font size;

var sizes[”font-normal”, ”font-lar”, ”font-xlar”, ”font-xxlar”, ”font-xxxlar”],

level;

return {

set: functc{

sizes[currentfont]

sizes[currentfont]” ”sizes[c] ;

currentfontc;

”current-font”, c, { expires: 3600 };

”currentfontstrg”, sizes[c], { expires: 3600 };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