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诸天爱裸群】(27)(1 / 2)

加入书签

2022年8月5日第二十七章·刚开始就结束久堂克己:「那时候我害怕极了」亚伦:「你这是在炫耀吗?」武大郎:「那时候害怕,现在怎么又把棒子插进人家的穴裡了?」近藤龙之介:「这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吗?」久堂克己:「你们眼睛长哪裡去了?是白鸟姐姐骑在我身上好吗!」金田一一:「别辩解了,如果你真不想要的话,凭你金钟罩十一关巅峰的功力,白鸟姐姐早就不知道被你摔到哪裡去了。

在这群裡,除了群主大人以外你还怕谁呢?」因为某些历史遗留原因,久堂克己是群中除了姬天锐以外最强的战斗人员。

就算是姬天锐,没有动用神兵的话也打不破他的防御。

久堂克己:「我总不能真的把白鸟大姐扔出去吧?」白鸟绯沙子:「久堂弟弟一边干人家一边水群,真是不尊重人家呢~」正德:「话说回来,你也在水群啊……」金田一一:「怎么有种结婚四十年、相敬如冰的夫妻好不容易上一次床的感觉呢?就是男的一边打文件,女的一边玩mn,还一个不小心说着『wor很大,你忍一下』这样………」近藤龙之介:「兄弟,你的话让我脑海裡有了画面……」武大郎:「夫妻如果生活到这种情况感觉也挺可悲的……记得白洁还没进群之前好像就有一点这种味道了」北见丽华:「然而她不是刚新婚吗?」黄蓉:「新婚就这样也未免惨了点……」同样是新婚美少妇的黄蓉忍不住说道。

在郭靖的努力之下,她勉强有了购买炼魔咒的积分,至于要不要加入……她把选择权交给了郭靖,这使得好几个群员取笑她口嫌体正直、明明想要却拉不下脸。

当然这也是有理由的,郭靖黄蓉所属的这个世界并不是射鵰英雄传原作,而是包括诸多爱裸文章在内共同组成的複合世界,在这个世界当中几乎等于「女主角」的黄蓉,自然天生就具有yin荡的本性、肉便器的资质,连穆念慈也是。

正德:「对了,群主呢?」武大郎:「群主大人他……」黄帝:「我在飞………」武大郎:「群主大人,小女乖吗?」黄帝:「她和曲洋好得像姊妹……但总觉得小无邪是姐姐这点是否搞错了什么………」久堂克己:「十二三岁的姐姐与二十来岁的妹妹」姬天锐回头看了看在飞行力场中兴奋地四处张望的两个活力少女,转回头继续飞行的旅程。

原本他根本没打算带上曲洋这个不傻了的傻姑,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铭印效应,曲洋跟他跟得紧紧的,让他最后只能带上她一起上路,在路上不断用冰心诀帮女孩调养脑海,甚至还传授她《胎息还真》,助她强化精神、锻鍊神识。

但随着神识甚至灵根的生成,曲洋似乎有越来越黏姬天锐的倾向,为了矫正她的交友状态,姬天锐特地借来了爱裸群的吉祥物少女武无邪,两个「小女孩」果然很快就打成了一片,只不过精神年龄还不到十岁的曲洋直接把武无邪当姐姐了………「咦?这裡是哪裡?」发现姬天锐已经开始降落在群山之中的武无邪好奇地问道。

「嗯……这是活死人墓」「咿!坟墓!」「呀啊!」两个女孩抱在一起,紧张地警戒着可能冒出来的鬼。

「不,这只是名称而已,其实是中神通王重阳挖的地下基地,裡头住着人呢」姬天锐说道。

在金庸小说裡面,活死人墓也算是一项工程奇蹟,也不知道当时的王重阳是哪来的人力物力弄出这建筑的。

姬天锐来此处的目的并非征服小龙女,毕竟人家现在的年纪比曲洋的精神年龄更低,连「萝莉」都称不上。

「古墓派重地,何人在此窥伺?还不快快退去!」蕴含着浑厚内力的女声从林中传来,飘飘淼淼地让人无法定位。

「我就是来找古墓派的」姬天锐笑着往前走上几步,金丹旋转间已然将声音裡的内力消弭无形,免得伤害到后头的两个女孩──主要是曲洋。

发现姬天锐不仅没停下脚步,而且走的方向还十分精准地朝着自己、也就是墓门走过来,声音的主人、也就是林朝英的丫环终究还是主动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外表看似三四十岁左右的秀美妇人,不过古墓派功法特别擅长驻颜,因此真实年龄绝对不仅如此。

(后面那三个人……还不是婆婆的孙婆婆、小屁丫头李莫愁和幼体小龙女?)见闻色霸气复盖下,姬天锐清楚地「看见」了躲在墓门内张望着的三人。

「听说古墓派的祖师林朝英和中神通王重阳有一腿,这么大的名头,老子怎么能不来见识见识?」姬天锐异于平常的狂傲表现让武无邪二女狐疑地歪了歪头,而林朝英的丫环听到姬天锐如此侮辱死去的主人,瞬间暴怒!因为林朝英的缘故,她认为全天下的男人都是人渣,而辱及林朝英的姬天锐更是渣中之渣,手上暗暗扣着的玉蜂针瞬间射了出去,而且还不是一根两根,而是一大把!「这是要让老子转职海胆吗?」姬天锐双手一圈,金丹内力化为神环,将所有玉蜂针收进双手之间,往下一按,一个由玉蜂针构成、半公尺四方的黄金「屌」字出现在脚边。

「看我屌不?」姬天锐嘿嘿一笑,对面如含霜的二代掌门说道。

「不看!」跟着回答一起到来的是蕴含庞大内力与怒火的一掌,姬天锐也跟着抬起手来,彷彿漫不经心地推了过去。

几招过后,她惊讶地发现姬天锐用的居然是降龙十八掌!「你是丐帮的哪位长老?」「用降龙十八掌就是丐帮的?那用蛤蟆功的岂不就是西毒欧阳锋?」藉着对打,姬天锐快速地熟悉着萧峰版本的降龙十八掌,相对于洪七公、郭靖版本,萧峰版的变化更少、威力更大,但对内力和体质的要求也更高,正好适合内力惊人、武功却稀松平常的姬天锐。

她露出凝重的神情,对掌时传来的力道越来越大,很快就落入下风,最后逼不得已拔剑出鞘,玉女剑法挥洒而出。

「哼!」发现对方动傢伙了,姬天锐只是低哼一声,炼环劲气功中的硬气功发动,武装色霸气复盖双臂,竟然徒手和利剑干上了!这不是姬天锐托大,而是因为他清楚自己不擅长技巧流打斗,还不如靠硬气功和武装色保护身体,直接用强大内力横推过去………总之就是狗杂种狗哥的打法。

s;

不过似乎是硬气功和武装色影响了灵活度,姬天锐的动作变得有些迟缓,虽然改变不大,但还是被对方发现了,在一阵令人眼花撩乱的剑花过后,她逼近了姬天锐身前,连点了他胸口好几处大穴。

(还好他的招数不够圆融……)她喘了口大气,放松了警惕。

「喂,你输了」姬天锐一巴掌拍在她额头上,但其中别说内力,连拍死蚊子的力气都没有。

这当然不是姬天锐无力运功,也不是怜香惜玉,而是他早就预设好的剧本。

「你、你怎么可能…还能动!」她大惊失色,作为林朝英的丫环,虽然玉女心经没完全练成,但古墓派独有的点穴手法却已经学得十足十,就算林朝英也不见得能超过她。

然而这对姬天锐来说竟然一点用也没有!「值得这么惊讶吗?移穴大法啊」姬天锐随口胡诌:「这又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东西,有些人可是全身经脉都可以逆转位置呢」姬天锐当然不会什么移穴大法,他靠的是真气史莱姆状态的肉体,轻松地把侵入体内的玉女心经内力吞噬掉了。

「别以为点了穴对方就动不了啊……」姬天锐说道,这也是他真正的目的,让她有机会躲过几年后西毒欧阳锋的必杀攻击。

「你们躲在这活死人墓裡太久了,久得不清楚现在江湖和世界的变化,这是很致命的事」姬天锐说道:「一天到晚缩在地底,小心发霉」「这不关你的……哇啊啊!!」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姬天锐圈入了龙神剑的力场之中,不止是她,连无意间走出活死人墓的孙婆婆三女都一起被打包带走了。

「飞…飞起来了啊~~~」随着对龙神剑的理解加深,姬天锐也开发出更多特殊功能了。

「呵呵,偶尔出门旅游一下,放松身心,多好」说着,姬天锐又加快了速度,拉上这群人航向下一个目的地──独孤剑塚!黄帝:「对了,穆念慈有吃避孕药吗?」已经找准飞行方向的姬天锐随口问道。

北见丽华:「啊……」白鸟绯沙子:「啊………」久堂克己:「欸?」武大郎:「卧槽!久堂兄弟你要当爹了?!」久堂克己:「不只我吧!大家都干过了啊!」金田一一:「要命了……」黄帝:「还不快让她吃!」同样的失误,上次好像也发生过……算了,顶多当爹而已,谁的种验一下na就知道了。

虽然姬天锐已经习惯了空中的景色,脚下那一大片末开发或轻度开发的绿色植被也没什么好看的,但没有经验的几女可是完整演绎了从惊慌到欣喜的过程。

「看得好远!」现在的小龙女才刚开始学古墓派武功,什么几少几多的自然是办不到的,就算是李莫愁这个小丫头也一样。

「那边!是重阳宫!」从高处看着全真教的地盘,李莫愁回头看看自家据点,觉得差距真的太大了……「好大的房子!」小…幼龙女也惊讶地看着,虽然两派距离不远,但因为两派祖师的缘故,双方都没什么交流过,自然也不会知道全真教有多么繁盛。

说实在话,如果不是全真教主王重阳对林朝英有所愧疚,全真教想火了古墓派根本容易得很。

「你们是没见过真的大房子,好像一根一根大柱子直插入云中哦!」作为曾经到过现代世界的人,小

无邪以看乡巴佬的目光傲视着两个古墓派的女孩,同时比手画脚地给她们解说摩天大楼有多巨大……然后姬天锐就发现有四对闪闪发亮的目光盯着自己。

「等到事情办完就带你们去看,可以吧?」

姬天锐无奈地说道。

看着姬天锐面对小女孩们一脸无奈的样子,原先就算震惊于飞行也难以抹消不安的孙婆婆两人也不由得安心了下来,对小孩子温柔而且有耐心的人,很难是个坏人……吧。

「到了」

到了襄阳附近,姬天锐见闻色霸气展开,轻易地找到了一个体内能量相对野兽和普通人类来说强大许多的存在,正是神鵰!「筑基期的鸟……这是妖兽了吧!」

感觉到神鵰的境界,姬天锐吐槽道,但也因此理解了神鵰为什么能活这么久。

神鵰是独孤求败的宠物,而且学过独孤求败的武功,因此在他死时,神鵰绝对已经过了幼年期。

而以独孤求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名声,如果紧挨着射鵰五绝时代不可能没人知道,因此从独孤求败退隐的时代到射鵰时代至少要近百年时间,而神鵰直到将近四十年后的神鵰侠侣后期都还活蹦乱跳的……「鸟瑞」

都不足以形容!话说回来,那些菩斯曲蛇之中也有一些踏入了炼气期,蛇王更是仅比神鵰弱一些的筑基妖兽,或许神鵰就是常常进补才会这么强的吧。

只可惜神鵰不会修行功法,就算筑基了也只能靠肉体打架,连飞都飞不起来。

之后,姬天锐在众人的围观下和神鵰空手搏斗了一段时间,把神鵰干趴下之后,又付出了一把蹑空草,成功收服神鵰。

「嘎嘎嘎嘎……」

「难听死了,快下来!」

姬天锐对着正在半空中兴奋地奔跑着的神鵰大叫道,他也不是不明白神鵰在兴奋什么,毕竟一隻不想飞的鸟肯定不是好鸟。

或许是量大出奇蹟,一把野菜似的蹑空草竟然让神鵰拥有了空中奔驰的技能,虽然还是不能飞,但好歹能跑不是?众人跟着依旧兴奋的神鵰走进剑魔独孤求败的故居,看到了独孤求败的坟。

「这就是剑魔独孤求败」

姬天锐用见闻色扫过石头堆积而成的坟,然后小心翼翼地在不碰到骨骸的情况下挖出装着独孤九剑秘笈的青铜盒子,上传商城之后再度埋了回去。

毕竟这玩意儿末来可是华山派的绝学,人家华山派都这么惨了,就别连绝学也-1了吧!有趣的是,商城裡面对独孤九剑的说明中有着和金庸群侠传类似的资质要求,原则上就是笨蛋没资格学……「独孤求败……如斯霸气!」

上了剑塚之后,古墓派二代掌门看着独孤求败留下的字,不禁说道。

「嗯,如果他生得晚点,吊打五绝不是问题」

姬天锐说道。

独孤求败是个生不逢时的强者,他的活跃时间赶不上萧峰段誉的年代,但等到五绝并起的时候,他早就挂了……对于一个渴求战斗的剑痴来说,没什么比这个更讽刺的事情了。

站在剑塚上,看着独孤求败遗刻的姬天锐,习惯性地十连了一下--美其名曰:沾点高手的气运。

〔叮!恭喜你抽到ur级物品,天晶。

〕〔叮!恭喜你抽到r级武器,紫薇软剑。

〕〔叮!恭喜你抽到n级物品,沙漠之鹰。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什么气运问题,姬天锐居然抽到了被独孤求败扔到山穀裡去的紫薇软剑,但更诡异的是除了上头这三样以外,剩下的全都是春药………(天晶不该是武器吗?)先再度吐槽了有枪没子弹有个毛用的姬天锐打开天晶的说明。

【天晶,ur级物品,出自《天子传奇》。

上古大神女娲以五色石铸炼而成的能量晶体,共十枚,其上录有《浑天宝鑑》功法。

】(原来是这个天晶啊……幸好不是徐大宝版金瓶梅裡的那个「天精」………)话说回来,这一抽算是同时获得五彩石异宝和功法,怎么想都是赚到!看着系统仓库裡面悬浮着缓缓旋转的十枚彩晶,姬天锐喜孜孜地想着。

「哇啊!」

一个回头,四对闪亮亮的眼珠子看得姬天锐头皮发麻。

「知道了,带你们过去,可以吧?」

带着两大四小,姬天锐选择的穿越世界不是爱莉的鬼父世界,而是卡来所属的犬姊妹世界。

这个选择是有道理的,因为久堂、爱莉、绯沙子等人都是日本人,开门过去自然也在日本,对于宋朝人来说感觉会更接近异世界一些,而白洁虽然是中国人,但那边用的是宋朝不通行的简体字,另一方面………突然多了这些人逛大街,只怕很快就会引来「有关部门」。

所以还是犬姊妹世界所处的台湾比较好~~「那个那个!甜甜软软的又冰冰凉凉的!」

见过大世面的「体面人」

武无邪指着夜市冰淇淋摊位,兴奋地对其他女孩喊着。

「你们还吃得下啊……」

姬天锐无奈掏钱,给四……六人各买了两球。

嗯,冰淇淋这种甜点,对古代女人的诱惑力是极端致命、而且不分年龄的。

更可怕的是她们一路逛一路吃,食量惊人,要不是一直在移动,只怕全都转职吃

播了。

虽然看起来都很纤细,但六女毕竟都是练武的,食量大也不怕胖。

绕了半天之后,一众古墓派乡下人觉得自己也终于成为了体面人,至少这些高楼大厦和无数科技产物,就不是射鵰世界那些乡下人有机会看到的。

「话说回来,活死人墓也算是当代建筑奇观」带着终于满足、一个个扛着大量包装零食和甜点的女人们回到终南山之后,姬天锐看着活死人墓入口说道。

「只不过盖的人是个智…钢铁直男,人家美女都婉转的说要和他同居了,他居然直接搬了出去,活该光棍一辈子」「老光棍也就罢了,他还不认输,破不了玉女心经,抄九阴真经来破,还在古墓的空棺材盖上写什么『重阳一生,不弱于人』,你要真的不弱于人就不用抄九阴真经啦!」姬天锐一边吐槽着王重阳,一边给古墓派众人引路找到重阳遗刻,因为在笑傲江湖世界来过一次的缘故,姬天锐走得像是在自己家一样熟悉。

听着姬天锐吐槽王重阳的话,古墓派众人对他的好感度大幅提升,当听到姬天锐说「要不是时间线晚了点」时,李莫愁终于忍不住开口:「如果他们还在的话,您会如何呢?」「嗯……」姬天锐思考了一下,拿出贴着「天yin地贱蜈蚣汁」纸条的小瓶子,说道:「把这个给林朝英,让她干了王重阳」馊主意!真的是馊主意!但古墓派众人也不得不承认面对王重阳这种青钢栎木头,姬天锐的方法可能是最有用的。

离开之前,姬天锐建议古墓派众人去和黄蓉会合,或许是因为甜点的原因,她们很快就做出了全体同意的结论。

当然,姬天锐没告诉她们有关于爱裸群的事情。

至于神鵰,牠还是捨不得离开独孤求败,所以也就随便牠了。

不过姬天锐还是送了一本黑皇经给牠,虽然是狗的功法,但妖修的修练终究还是有些地方相通的,等哪天抽到鸟类的功法之后再给牠换一下即可。

白洁:「群主大人上传的这些功法……」黄蓉:「除了《浑天宝鑑》以外,像是打劫了少林寺」黄帝:「我堂堂黄帝怎么可能打劫少林寺呢?我只是半夜混进去他们的藏经阁,和平地进行了一次文化推广活动」崇祯:「敢问活动内容是……」黄帝:「为了避免正版图书因为灾害毁损,我给

它们做了複本,保存在系统裡面」亚伦:「原则上这就叫『偷』」正德:「欸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偷呢?」秋月爱莉:「不然叫啥?」黄帝:「叫做『我们保障正版,所以使用複本,把正版收藏起来』」金田一一:「这不就是盗版嘛?」黄帝:「呵呵」正德:「群主大人去的是哪裡的少林寺?」黄帝:「两边我都去了,不过黄蓉那边的少林寺正版书籍比较多」在射鵰世界的少林寺,姬天锐没遇到还没出生的张三丰,不过觉远小和尚倒是看到了,不过前任藏经阁的「扫地僧」还活着,所以觉远还只是个普通和尚,自然也还没练九阳神功──实际上前任老和尚也只是个普通和尚。

正德:「毕竟有时代问题……」黄帝:「不过小朱那边也不是没有优点,好歹多了人家一个武当派」白鸟绯沙子:「也去偷了啊?」正德:「话说那位老人家怎么了?」黄帝:「你说的是那位差点变成黄蓉女婿的……」黄蓉:「欸?」发现自己躺着也中枪的黄蓉愣了一下,女婿?正德:「哪天给张真人介绍一下岳父岳母,感觉一定很有趣」秋月爱莉:「你们的心都是黑的吧!」正德:「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恶魔嘛!﹒jpg」卡来:「虽然我是狗,但你们更狗!汪!」黄帝:「好歹也算是救了人家一命,这点乐子总得给大伙儿付出一下」众人说的自然就是武当派创派祖师张三丰,在姬天锐去偷…複制武当派秘笈的时候,他惊讶无比地发现武当派后山居然有个筑基大圆满的老道,在笑傲江湖这种近乎低武的世界还能练到这程度,让姬天锐对这个快要油尽灯枯的老道人起了爱才之心,不由分说地就把他拉到斗破苍穹世界……然后老头就瞬间踏进结丹期,焕发了第二春。

直到结丹天劫过后,老道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张三丰!这话一出,姬天锐吓到了,要知道老张是南宋末年生的人,到了正德朝已经有两百六七十岁了,以筑基修士二百五的寿命来看,他老人家堪称人瑞!当然,就算老张养生有道,这年纪也已经活到极限了,如果姬天锐再晚几年过来,他也会因为失去度劫的能力而只能等死。

至于老张呢……他没有要求回笑傲江湖世界,毕竟他在永乐朝之后就几乎彻底消失在众人面前,到了后来甚至连武当派掌门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老祖还活着……「不跳出井来,不知天地宽阔」白鬚白发的高大老道士看着人来人往的乌坦城街

道,欣喜地说道。

老道士的左手边,是满脸毕恭毕敬、从天才变成废才、最近又变回大天才的乌坦第一大少萧炎。

老道士的右手边,是同样毕恭毕敬、最近声名鹊起的华山武馆馆长岳不群岳老师。

看到这两人的表情和姿态,一路上的行人都联想到「走狗」二字……然而,他们怎能不毕恭毕敬呢?对岳不群来说,人家老张可是赫赫有名的武当祖师,人不在了,江湖上全都是他的传说,光是他的配剑真武剑和亲笔写的太极拳经就不知道让多少武当子弟前仆后继的冲上黑木崖。

而对萧炎来说,张三丰更是武侠小说中的神话,除了达摩老祖以外谁敢说自己比老张屌的?「岳师父逛街呢?」「是啊是啊!」「唷!萧少爷好久没来了~今晚夷儿姑娘要上台献艺,大少可一定要来捧场哦~~」「………」面对两个前辈高人刺刺的目光,萧炎觉得自己再度社死了。

「年轻人嘛…」给萧大少爷最大压力的张三丰最后如此说道。

老道两百多岁还是个处,你小子倒是活得潇洒啊~~啊!!!「欸嘿嘿…张真人和岳老师要是有空,今晚杏花阁,我请!」「记住,年轻人戒之在色」岳不群严肃地说道。

「不过我是中年人」s;

在萧炎还来不及惭愧之前,老岳用三人都听得到的音量「自言自语」道。

「咳,我老年人,戒之在贪」张三丰也跟着说道。

(意思就是不用戒色了对吧?)萧大少、岳掌门不约而同地想道。

有了默契之后,萧大少也终于摆脱了社死的窘境,但心裡想的却是怎样才能搞到张老道的黑历史,毕竟他们三人之中,他和老岳都社死过了,老张怎可免俗?(要是群主大人那边能找到郭襄就好了……)萧炎暗想道。

当然,等到他知道群裡有黄蓉在的时候………老张的社死,不可避免!大道寺洸:「群主大人有空吗?」黄帝:「算是有吧,什么事?」大道寺洸:「小林子已经准备好要突破九阳神功了,需要群主大人护法」黄帝:「冷冻金枪鱼是吧?」秋月爱莉:「这名字每次听到都想笑!」白鸟绯沙子:「1!」金田一一:「噗噗噗……」黄帝:「你这还不如直接笑呢!」崇祯:「小林子这么快就要挑战大圆满了?等等我,我也要去吸收经验!」最后,一大群修练九阳神功的群员和非群员通通到场了,冰川神社好好一座后山搞得像菜市场似的,连一些只想看热闹的都来了。

一片平地上,放着一个不知道算是高科技还是上世纪的金属箱。

「这就是……」「彷干坤一气袋,压压九阳君!!」「本质上这就是个压力锅」

「别说得这么明白啊!」「话说这名字好土!」秋月爱莉吐槽道。

对这个吐槽姬天锐深以为然,毕竟原作裡面也竟是些连姿势都很奇怪的「怪人」,更不用说「滚爪绿毒蛙」、「冷面吉鲁达」这类的名字。

但总觉得好像哪裡见过类似的名字……金属箱的尺寸不大,毕竟要填满九阳真气才能产生突破用的压力,弄得太大岂不是累死裡面的人?「今天的主角小林子呢?」「来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众人回头一看,当场喷了。

「你这是要开刀还是要分娩啊?」今天的主角林平之身上只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开刀服,脚上踩着一双拖鞋,看上去还真有点那个感觉。

「嗯…因为模拟结果显示裸体比较有利于突破,所以就……这样比较方便」「说得也是」姬天锐想想干坤一气袋突破的原理,果然还是裸体最有利。

何况人家张无忌是有主角光环的,小林子有什么?割小鸡鸡光环吗?能多点把握就多点,加三啪机率的装备都能算是神器了,何况模拟中的结论是能增加一成,如此一来光pi股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没看过!压压…还是叫做金属箱吧…总而言之,在大道寺洸的cao作下,金属箱的顶部缓缓升起,四根三指粗的钢条顶着盖子,既有锁定的效果,也有防止洩压时盖子乱飞的用途。

要知道,当年张无忌突破的时候,可是硬生生把刀剑难伤的干坤一气袋炸碎呢!弹飞一个二三十公斤的金属盖还不简单?林平之灵巧地坐进勉强能塞进两个他的箱子裡,让大道寺洸盖上盖子。

这个金属箱虽然原理就是压力锅,但功能可不少,不仅有潜水艇用的小观景窗,还有对讲机,甚至连紧急高压氧机都有,更不用说直接和莱伯里恩主机相连的众多传感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单向阀门,用途自然是让裡头的「张无忌」感受「玄阴指」的威力。

「好了!我准备好了!群主大人请开始你的表演」对讲机裡头传

来林平之的声音。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