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陪读母亲之熟母赵玉萍】(2)(1 / 2)

加入书签

作者:999h2022年8月5日字数:6381字【第二章·窥探】我戴着做饭用的粗布围裙,试图遮掩自己丰腴的身形。

儿子拿给我的真丝黑色睡裙,是细吊带款式的,双臂和肩膀完全裸露,更要命的是胸口位置的v领设计,白嫩的乳^肉和幽深的夹沟一览无遗,加上蕾丝花边点缀其间,性感而魅惑。

日常居家,我不愿意戴胸罩,让胸部继续受到束缚,但穿着这条睡裙,在正值青春期的儿子面前晃来晃去,我认为貌似也不太合适。

粗布围裙其实只能遮住胸部,反倒像是欲盖弥彰。

小混蛋挑中这条睡裙会不会是故意的?幻想儿子的大Ji巴,躲进浴室自渎,使我增添了一丝罪恶感。

因为嘲笑儿子时间短,导致他生气不理我,又让我相当无奈,全怪自己嘴贱,男人最忌讳「短小快」,儿子长成小男子汉了,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对于功课辅导方面,学历不高的我,显得尤为无助。

作为陪读妈妈,能做的就是照顾好儿子的生活起居。

我想利用美食打破隔阂,让儿子回想起妈妈是疼他的、爱他的,也许就能原谅我的口无遮拦了。

「涛涛,快过来吃饭!」我摆好碗筷,冲儿子的房间喊道。

儿子低着头,丧眉耷眼,瞧都不瞧我,兀自坐下,扫过桌上几样热气腾腾的菜色。

红烧肉、干煸鲫鱼、南乳^空心菜、番茄炒蛋、老母鸡菌菰煲汤。

老母鸡汤是我临时追加的,让儿子补补身体。

男人射完精,总会感觉特别疲惫,更何况儿子还有学习压力,希望这一桌子好菜,能帮他打起精神,集中注意力温习好功课。

另外么,我私心以为,儿子只要吃得开心,自然而然想到妈妈平时的辛苦付出,就应该跟妈妈和好如初啦。

「涛涛,多吃点……」我掰下已经煨得酥烂的鸡大腿,塞到儿子碗里。

以前儿子总要跟我推让一番,甚至把鸡腿夹还给我,而这顿晚饭,儿子显然对我递过去的种种美味,变得来者不拒,只顾低头扒拉着满满当当的饭碗。

他吃得高兴,吃得香就行啊!我默默宽慰自己。

儿子多半还在生我的气呢,谁叫我这个当妈妈的,今天嘲笑他两次呢,说来第二次我并没嘲笑他啊,只是他误会了。

不过,这会儿再想解释清楚,恐怕也于事无补。

戴着围裙真有点儿热,忙活好晚饭,刚才的澡等于白洗了,浑身上下汗津津的。

我随手解掉围裙,丢向身边的一把空椅子,重新坐定身子,准备陪儿子一道吃饭。

凉快之余,又顿觉哪里不妥,低头望去,白嫩的酥胸将睡裙高高顶起,隆起的乳^肉表面浮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两峰夹一沟,分外惹眼。

我偷瞄身旁的儿子,他口中塞满饭菜,正痴痴地盯着我……我暴露在外的三分之一胸脯,目光相接的瞬间,他又立马低头,继续狼吞虎咽。

好尴尬呀,如果捡回围裙戴上,会不会很奇怪呢?「慢点吃,小心噎到……」我柔声道,想主动打破尴尬的气氛,用一只手若无其事地捂着睡裙的v领开口,躬身夹给儿子一块红烧肉,「吃好饭,休息一会儿再学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啊」我故意强调「压力」,替儿子打飞机找个合理的借口。

可惜,他好像并不领情,依然保持沉默,专心致志地「消灭」碗里的红烧肉。

我自讨没趣,悠悠地吃了一小口白米饭,眼角始终关注着儿子的表情和举动。

儿子吃完饭,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端着饭碗独自神伤,胸口闷闷的,勉强又咽掉几口,发觉还余大半碗,却再没什么胃口了,便站起身,怏怏地收拾着剩菜和碗筷。

印象中,平日里和儿子从未如此冷战过。

说来儿子也足够优秀,无论成绩或是在校表现,都可圈可点,每次开家长会,班主任当众表扬王涛,我总感觉特有面子。

之前,我记得因为他考试成绩下滑,拌了几句嘴,但事情很快就过去了。

对于性方面,我持开放态度,儿子「打飞机」只要适度,并且不影响功课,偶尔发泄一下欲望,倒未必是一件坏事呢。

听说男人若是不定期弄出来,会憋坏身体,就算自己不「打飞机」,时间久了也会遗精。

当晚,儿子始终待在他的房间里学习。

我回到自己卧室,百无聊赖地刷了几个小时手机,大约十点半左右,我眼皮沉沉的,自顾自睡去。

半夜,尿意将我憋醒,点亮床头灯,迷迷煳煳地摸进洗手间。

我脱掉内裤,坐到马桶上,内心不免感叹起这条内裤的性感样式。

其实这条内裤还有配套的蕾丝胸罩,儿子倒挺聪明,知道我在家里是不穿胸罩的,所以仅仅帮我拿了内裤而已。

从洗手间出来,我感觉儿子房间的门缝底下,隐隐透着亮光,我揉揉眼睛,确定就是灯光。

儿子也太用功了吧,难道这么晚还没休息吗?我蹑手蹑脚地靠近,轻轻握住门把手。

门缝内果然亮着一盏小灯,儿子并非熬夜学习,而是坐在床上,背靠床头板,身体颤抖不已。

我刚想喊出「涛涛」俩字,却发现儿子似乎并末察觉妈妈躲在门口。

我从小就近视,但度数很浅,也没戴眼镜的习惯,此时又睡眼惺忪,看不清儿子的情况。

我壮大胆子走进几步,待我搞明白儿子正干什么时,我连忙捂住嘴,封堵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声。

儿子戴着vr眼镜和耳麦,正在打飞机!眩晕感再度袭来,那个网上流行的词叫什么?对,沉浸式……沉浸式「打飞机」!我不记得家里买过这玩意儿,难道儿子找同学借的?昏暗的空间,我听见儿子耳麦里传来的,依稀可辨的女人娇喘。

s;

他音量调得太高,隔开房门或许没问题,但如果处于我的位置,仔细听,可以想象得到,儿子的vr眼镜内正上演着怎样的剧情。

按理说,我应该知趣地离开,防止被儿子发现,从今往后更加讨厌我,讨厌这个两次打断他打飞机的妈妈。

但某种难以言说的冲动,促使我望向他的两腿之间,一望之下,更震惊得我嘴巴张得大大的,「啊」字如鲠在喉,我那条白天穿过的艳紫色蕾丝内裤,被儿子套到Ji巴上,随包皮一起撸动。

可是,这条艳紫色的内裤,我已经洗干净晾去阳台了,儿子竟然用它来打飞机。

出租屋的阳台与客厅相连,儿子轻易就可以躲过我的视线,弄到那些已经晾干,却还没来得及收纳的性感内衣裤。

这么想来,之前我让他帮忙拿洗澡替换的衣服,他故意挑选了一条黑色的半透明内裤,然后……我暗暗骂道:「小混蛋,亏他的班主任还经常夸他品学兼优呢!哪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会偷妈妈的内裤打飞机啊?!」进退两难,一个正常的妈妈,面对儿子正拿着自己的内裤打飞机,首先必然表现得异常愤怒、羞耻,接下来会冲过去摘掉儿子的vr眼镜,抢回内裤,最后披头盖脸地训斥他一通。

但我却被某种奇怪的感觉袭遍全身。

光线暧昧的房间里,女人的喘息、儿子的Ji巴、艳紫色内裤,充斥着我的感官,使我欲火难耐,肉体饥渴莫名。

艳紫和赤红,内裤和Ji巴,纠缠着,挥舞着,难分难解,像跳跃的团团yin火,蹿进我瞪得大大的双眸,燎遍我成熟的女性肉体。

只觉得乳^尖儿开始勃勃发硬,将黑色睡裙顶出两个扎眼的凸点。

小腹内阵阵悸动,将内裤裆部沁出一摊黏黏的水渍。

下体燥热而又骚痒,好像整个阴户悄悄肿了起来,十分难受。

我伸手往裙摆里探索,扒开细窄的裤裆,毛茸茸的外阴上早已沾满骚水,两瓣大yīn唇因膨胀而微微张开。

我轻而易举地找准肉缝上缘的连接处,食指触碰到那颗饱满的肉芽儿,一下一下碾揉着……「呵……呵……呵……」我的喘息声,与耳机里传来的如出一辙。

我的肉体扭作一团,握着自己的胸脯揉着、挤着,彷佛能从这两团里面榨出汁水来,乳^头与睡裙布料反复摩擦,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鼓胀。

我几乎要喷火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儿子十五公分的大Ji巴,盯着跟大Ji巴缠于一道的艳紫色内裤。

「呵……Ji巴……大Ji巴……呵……呵……」体内的空虚感又出现了,我像发梦般喃喃呓语,渴望一根大Ji巴捅进yīn道,拯救我久旷的女性肉体,使我从yin欲的折磨中获得解脱。

然而,这种想法是多么的罪恶啊!我难道渴望儿子的大Ji巴?渴望他来解救我,解救因欲望无法满足而浑身难受的中年妈妈?母子乱伦的想法一闪而过,瞬间令我警醒了许多。

儿子坐在床上打飞机,我则站在不远处自渎,多么yin靡的场景啊!我恢复了大部分理智,缩回做坏事的右手,整理好内裤和睡裙。

乘儿子还没发现妈妈的yin乱行为,我带紧房门,悄悄熘回自己卧室。

最^新^地^址:^关掉床头灯,我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儿子会怎样处理那条沾满jing液的艳紫色内裤呢?我估计大概过去十分钟左右,儿子好像走出房间,他的脚步声特别轻,如果我睡着了,肯定不知道他夜半捣鬼。

儿子似乎先走来我房间门口,停留几秒钟,确认我熟睡与否,再去厕所清理内裤。

我突然想到,儿子很可能经常用我的内裤打飞机,怪不得,有时候内裤晾了一天一夜还湿漉漉的,原来儿子偷偷弄完,又帮我洗了一遍。

想起艳紫色的内裤,我才意识到两腿之间凉凉的,我小声骂道:「妈的,小混蛋!」我脱掉黑色超薄内裤,用纸巾擦拭湿漉漉的腿根,又找来一条粉色纯棉款换上。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