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祖宗人(07)(1 / 2)

加入书签

第七章:射~穿~辣2022年8月5日被暴力折断的树木,缺口自然和“平滑”啊、“整齐”啊之类需要精致细腻处理才能得到的形容词没有半点关系,不如说,留在地面上的“树桩”上就带有不知多少根或棕色或白色的木刺,它们中有一些被一同折弯了腰,或粗糙,或锋利。

就像是被人粗暴拧断的木质筷子,其上残留最长的刺足足有30多厘米。

昊差宛如被逼着捡垃圾般,皱着眉头在血液和淡黄色液体混杂成的小小水泊旁观察了好一会儿,随后嫌弃地伸出右手,生生抓住外翻的yīn道依旧在不停冒着鲜血的魔法师迷人的饱满雪乳^,强行把她提了起来。

那只可怜的洁白乳^房,原本就被干瘦手掌扇出了触目惊心的紫色淤青,粉红乳^晕微微鼓起,原本凹在其中的红嫩乳^首轻微起伏着。

而现在又被昊差如此毫无顾忌地当做把手一样用力握住,更是瞬间充血,以至于原先还是如玉般洁白的迷人皮肤都变成了淡淡的红色,和陷入其中的如柴五指形成鲜明的对比。

连接在乳^房和胸腔之间的娇嫩肌肉从未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要承担起一整个身体的重量,顿时紧绷着向主人发出抗议,身体被撕裂的苦楚一下子就疼醒了光裸着的成熟精灵美女,但面对强大到单凭肉身就能突破音障的施暴者,她又能做什么呢?只能顺势用精致的柔荑托住抓住自己的人类手背,绷紧拥有完美曲线的染血美腿,踮高足尖,尽可能抬高自己的身体,再任由昊差肆意揉弄自己的乳^肉,祈求着,希望他能看在自己如此配合的份上稍稍温柔一些,可惜,这卑微到极致的愿望注定不可能达成。

昊差可不是为了单纯发泄才弄断树木的。

“唔?唔!唔唔唔!!!”就这么一手抱着半裸幼女,一手提着肥嫩巨乳^,昊差悬浮在距离地面约半米的空中,来到了布满粗糙不平木刺的木桩正上方。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魔法师惊惧地瞪大眼睛,圆张烈焰红唇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刚一开口,昊差就顺势把嘴贴上去,捕获了她的丁香小舌,大口大口吸入混杂着血沫的腥甜女子唾液。

他是如此用力地吮吸,以至于女孩子的求饶或者祈祷都被生硬地堵了回去,只能发出引人浮想的呜咽,可这妩媚的声音实际上,也单纯是由痛苦所导致的。

“呼……呼……”这丝毫不顾女方感受的单方面索取式深吻持续了足足五分钟以上,直到女魔法师眼神涣散,神态迷离且因快感或者窒息而停下无意义的挣扎后,昊差才在半空中拉出一条带着点点红光的银丝,闭眼仔细啧嘴,就好像饮下了珍藏数十年之久的红酒般回味了数秒之久。

接着,他的脸上重新挂起明媚笑容,把手中玉乳^已经因为血液不畅而彻底红肿起来的成熟精灵女孩对准正下方带有不知多少尖刺的木桩,以每秒半厘米的速度,残忍降落下去。

除去极个别本就已经弯曲了的细小尖刺此刻终于断掉外,包括30厘米长边角木刺在内的各个长短不一的木质尖齿一个一个地接触到美丽成熟精灵凹凸有致、肤如凝脂的身体,在粉嫩的背部上形成了一片一片凹陷下去的小丘,随后在缓慢却又坚定的外力作用下,一点一点刺入魔法师娇嫩的皮肤。

“唔……啊!嗷!……呜!啊——!好痛……好痛!……不要这样……呼……呼……对不起……饶了我……对不起……我愿意做任何事……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精灵吃痛,她一开始还能发出比较大的声音,可随着更多鲜血顺着并不干净的木刺流下,成熟妩媚的女性痛呼就破了音,发出像是残破风箱一样的嘶哑啼哭,越来越无力,越来越安静……最^新^地^址:^这是昊差刻意将那根最长的木刺对准了魔法师发音的肺部,他依旧保持阳光笑容,即便木桩上成熟美丽的躯壳已经从他刚刚还吻过的口腔中不停喷出鲜血,再也发不出半点具体声音,他也没有心慈手软或者加快下压速度,依旧保持着每秒半厘米的速度缓缓将她压下,看着一根又一根被血液染红,甚至带着些许内脏碎片的狰狞木刺穿透精灵吹弹可破的小腹、肋部、腰间……一直到两根过于接近的尖刺剖开了性感肚脐偏右侧的洁白肚皮,昊差才松开紧握住依旧不断起伏着的红肿乳^房的右手。

血液混杂着些许碎肉,从魔法师本用来吟唱魔法的嘴唇之间涌出,正好润滑了还套着不久前才生撕下来一个处女子宫的恐怖yīn茎。

艾雅和艾薇咔显然是被吓坏了,以至于这个并不迅速的下压过程中都没有一个人开口阻拦人类暴徒。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