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长歌行同人SM版(01)(1 / 2)

加入书签

2022年8月4日(一)长安篇武德九年八月十三,长安。

秋风在半晚吹拂着关中平原,在寒风中一座巨大的城市屹立在渭水河畔,巨大的方形城市高耸的城墙华美的宫殿还有一队队往来的商队组成了唐帝国的都城长安。

临近中秋节,长安的朱雀大街和东西两市里张灯结彩,百姓们兴高采烈的购买着过节的用品。

但是巡城的禁卫军和内侍府的密探们却警惕的观察着长安的每一个角落。

两个前的玄武之变中,秦王李世民杀了太子李建成及齐王李元吉。

之后,李世民逼宫,尊李渊为太上皇,而李世民本人登基成了大唐的新皇帝,年号贞观。

皇城是宦官执掌内务省所在地和大唐官员办公的地方,坚固的城墙和完善的设施让长安皇城即使在外城被攻陷后依然可以安然的抵抗外敌。

这里是帝国最为稳固安全的地方,而专门关押反叛大臣和家属的酷刑监狱教坊司就设立在这里。

大唐的教坊司是个神秘而恐怖的地方,无论是巨贾奸商的妻女还是刀头舔血的女侠,到了这里都得扒光衣裤浪叫着掰开自己肥嫩的臀瓣,让女人最羞臊的部分呈现在狱卒的眼里。

然后好像母畜一样被驯化玩弄,最后被调教得如同母狗一样,逆来顺受般的成为乖巧的性奴妓女。

在教坊司深处那看守严密的地牢里,一个丰满的女人正赤身裸体的被大字型捆绑吊着,她是一位用任何溢美之词形容都不为过的女人,她的五官挑不出瑕疵,肤白胜雪,只是美眸中泛出一丝惆怅与纠结。

女人沉鱼落雁般的俏脸低垂,娇躯身上的软肉轻轻的颤抖着,似乎在等待着酷刑的折磨,可是这样美丽的尤物本应享受这天地给与她的垂爱,而不该属于这女人的地狱中受刑调教。

这个女人正是大唐永宁郡主李长歌,玄武之变后,李世民命尉迟敬德追杀李长歌。

在出逃的过程,长歌凭借自己的聪慧坚韧之性,也曾化解了不少危机。

尉迟敬德追杀长歌至断崖山涧时有意放她一条生路,因此阻止了手下将士放箭刺杀长歌的举动。

没想到侥幸逃脱的长歌又被皓都所擒,押回长安并关进了这教坊司。

地牢的火把照射在李长歌那泌出细汗的娇躯肌肤上,泛出了yin靡的光芒。

长歌虽然年仅十八岁,但身材发育成熟,一双极其饱满的巨乳^荡漾在胸口,圆润而不松懈,一双红艳艳的乳^头高高地挺立着。

纤细的腰肢下是突然膨胀的巨臀,臀缝间没有一根毛但有着柳叶状的肉穴和形成一个圆洞无法闭合的肛门。

无法闭合的肛门是因为被插入了专门给那些妓女戴的扩肛环。

套在Y具上送进她的屁眼里,被一个坚硬皮环撑成一个鹌鹑蛋大小无法闭合的肛门。

长歌的臀逢间没有一根毛是因为在前一天狱卒涂抹了一种称作「见天油」的药水,这是产自南诏国浓密森林中一种红眼小蛙皮肤上的毒液,是宫廷贵妇们最喜欢去除身上毛发的珍贵材料,这可是内府专门调拨下来给女囚使用的,为了让她们的下体光熘熘的。

…………一队御林军行走于皇城内侍省的安福门,在身穿红衣铁甲手持钢戟的护卫队中一匹黑马上骑着一名身穿白色秀纹锦衣的中年无须男子。

男子昂着头腰缠金色锦带佩五品官员才能佩戴的银鱼袋,在路上所有经过的身穿红袍和紫袍的大唐命官们无不下马抱拳行礼,而白衣男子只是颔首回礼,体现出大唐帝国中掌权宦官的高贵与士大夫的没落。

一行人马在教坊司那黑乎乎的铁质大门前驻足,门前早就有几个身穿青袍的狱吏赔笑站在那里。

「曹公公,您大驾光临。

夜审已经准备好了。

快请,快请~」一个身穿青袍的狱长赔笑说道。

「嗯,王押司这么冷的天让兄弟们久等了,我这带了补肾的好酒一会让受累的弟兄们尝尝」白衣的曹公公轻盈的跳下马,双手背后神色高傲的说道。

「多谢曹公公体恤,小的们一定会更加不辞辛苦的,嘿嘿」王押司一边坏笑这摸了摸自己的胯下一边陪着白衣的曹公公向教坊司深处走去。

教坊司的主体修在地下是由隋末名臣杨素修建在长安皇城下准备政变部分的杨公宝库地道改建,改建后上层是为看守卫兵修筑的住所,而更加广大的地下通道被扩建为折磨犯人的刑房和监牢。

曹公公一行人将随行护卫的御林军安排在教坊司一层后就和几个身穿黄色布衣的小公公走进了教坊司下层。

通往下层的铁闸在里面嘎吱嘎吱的打开,一股潮湿的热气一扑面而来。

从教坊司开始关押犯人起这股热气中似乎永远的渗透着男女交欢后留下的那种骚味腥气……「嗯,不错。

牢里的人穿的衣服少,你里面的温度保持的不错,比前几天还热了些呢」曹公公深深吸了一口那有些带着浓重女人yin水味道的骚气说道。

「那是,那是。

这里关押的都是重犯,可不能让她们着了凉」王押司点头哈腰的说道。

一行人终于走进了一个宽大的石室,曹公公进屋后也不答话径直坐在唯一的一把太师椅上,然后石室里火盆开始升起了火炭,四周的石壁上燃起了火把将整个刑房点亮。

曹公公看着那石壁上固定犯人的铁环还有挂在墙角的各种刑具yin具满意的点了点头。

「提审,犯妇李长歌~」一个狱卒高声吩咐道。

一个长相秀美中身材曼妙的年轻女人被几个如狼似虎的狱衙带了进来。

女人的秀发轻轻的在头上挽着,身上披着一件女囚的灰袍,但是没有穿罪裙,光滑白皙的腿上全是滴滴答答的水痕,戴着五斤脚镣的纤细小脚丫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湿润的脚印,看来是光着身子刚从水牢中提出来的。

女人走到曹公公十步远的地方盈盈下拜,显示出受过良好的教育。

「你就是妖女李长歌?」曹公公用那软绵绵的声音问道。

「罪女李长歌,拜见大人……」跪下的女人轻轻的抬起头,显出凄苦但绝美的面容。

女人五官精致至极,一双美如皓月的眼眸,俏皮的鼻子微微的挺翘着,檀口紧紧的抿着。

胜雪白皙的脖子下面迷人锁骨上有一道深红色的鞭痕从囚袍内伸出,在囚袍下那丰满的双峰也在宽大的领口间呼之欲出。

女人跪着的时候不安的轻轻扭动着身子,一双光洁的大腿总是来回蹭着,在双腿深处隐隐露出了红肿的肉缝。

「犯妇,你还不知道规矩吗?」王押司盯着李长歌那美丽的身体凶神恶煞般的插嘴道。

「我……求你」李长歌那有如不食烟火仙子般的面容突然变得不知所措起来,白皙的脖子一下羞得通红。

「怎么,你以为你现在还是永宁郡主吗?你想让我们把你的破衣服撕破然后光着pi股回牢房吗?」王押司冷笑着说道,一双鼠眼上下打量着李长歌囚袍外白皙肌肤。

李长歌无奈,轻轻的站起然后不情愿的将身上唯一穿着的囚袍脱下,再轻柔的迭好放在身边,这样这个美丽的女人就一丝不挂地跪在了一群男人中间。

那光滑的后嵴背纤细的腰肢浑圆的pi股无不让男人的呼吸加重了几分。

一个狱卒轻揉着李长歌的丰满的翘臀将那羞辱大于禁锢的小脚铐打了开来。

李长歌羞红了脸,她依稀的记得第一次夜审时,这些狱衙强行将自己衣服扒光的情景,现在那些挣扎中身上的几处瘀伤现在还隐隐作痛,但是最后自己还是被绑着赤裸的跪在地上,当时羞得只想死。

然后就只有一件囚袍披在身上的回到了囚房。

第二次夜审他们就撕烂了囚袍。

然后是第三次夜审他们威胁说如果再撕烂囚袍就让自己光是身子回囚室……所以在第四次以后,长歌就不太挣扎是否赤裸面对男人的事,即使同样很羞愧,但是比光pi股让人更羞耻的事也经常在自己的身上发生。

「大人,朝廷既颁布赦免令,为什么还要给我施加如此的酷刑?」李长歌见到曹公公大呼道,毕竟我也是大唐郡主,对皇族的尊重是应该有的。

「陛下是下诏颁布赦免令,可你潜入秦王府欲行刺杀当今圣上,并盗走太子印玺,当诛九族,其罪不可赦!」接着又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犯妇李长歌,乃叛党余孽,不思悔改,潜入秦王府意图弑君,末遂又盗走太子印玺。

今判处李长歌明日骑木驴遍游长安城,午时于西市处五百刀鱼鳞碎剐!」「木驴游街?哦,不!」此时长歌一听,只觉天旋地转,浑身瘫软,身体不自觉的发抖,不停的摇头说道。

「这里哪有你这贱妇说话的份,你当初的嚣张哪里去了!」一个狱卒拿起身旁的木杖对着李长歌的光pi股就打去。

「呜,嗯!」打得李长歌一声浪叫,再也不敢说话,只见那狭长的美眸紧闭,两滴眼泪顺着长长的睫毛流了下来,顺沿着白皙的脸颊悄悄滑下,就好象两滴不甘心的雨水从风雨过后却依然娇艳的梨花上悄然滑落,楚楚可伶……李长歌原以为只要一死便可解脱了,最多死前再受凌迟之苦,没想到明天还要坐木驴游街。

s;

大唐女子从出生开始老人便教育yin妇要坐木驴,来吓唬这些不守妇道的女人。

而后来几次刑罚改革,只有杀夫杀子,或者十恶不赦的女人才会做木驴游街。

这大唐国泰民安已久,明日郡主李长歌光pi股游街可是个万人空巷的大事。

「圣上的旨意,对付这种胆大包天行刺圣上的叛逆妖女,明日一早骑木驴游街,午时凌迟处死。

今晚怎么做都不为过」曹公公轻笑了一下冲着王押司说道。

「杂家今晚天想看你们怎么收拾这妖女?」吩咐完后,曹公公半躺在太师椅上,看着一丝不挂的李长歌。

「曹公公,这好办。

小二,小五,拿家伙,上yin刑!」那狱卒似乎很喜欢这种调调。

很快一丝不挂的长歌就被几个狱卒们粗暴地固定在铁制的刑架上,纤细的手臂和修长的美腿都被尽量拉长锁在刑架四角上,卡油的怪手不停的挑逗着她丰满

的美乳^。

李长歌美丽而赤裸的娇躯动弹不得,就连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也被粗麻绳紧紧的固定在刑架的铁环上,叉开美腿间的肉缝就好像对命运不公的抗议般不停地微微张合着,看起来十分yin荡,「先给她上几个环,曹公公您看看成吗?」

狱卒笑吟吟的说道,曹公公点了点头。

「不,我不要那个,停啊!」

李长歌看到狱卒拿出粗大的银针对着自己的乳^头,吓得连忙呼喊,那娇媚的声音整个回荡在地牢中。

…………一个狱卒捉住李长歌充分向前挺立着的乳^房,用手指揉捻起乳^头来,李长歌忍不住亢奋起来,乳^头发红变得硬挺隆出,就在她乳^头暴涨得季季跳动时,狱卒凶残地用锥子横扎进去,贯穿整个乳^头。

「啊……呜呜,呀……」

一声女子痛苦的尖叫回响在刑房里,李长歌美眸圆睁的看着一根三寸长的银针刺进自己柔嫩的乳^头上,将因为挑逗而直挺的乳^头刺穿,那只拿着银针的魔手还在不停地来回抽cha捻着那跟银针。

嘴里卡住木条的李长歌只能轻微的摇着被固定的俏脸,发出痛苦的浪吟声。

「公公,前一天先在这贱妇的乳^房里种了一种植物,这种植物是一种黑非拉州的嗜血植物的变种,原来那种叫做嗜血藤的恐怖植物是会在人受伤的地方钻入,顺着人的血脉生长并吸食血液。

但在一个炼金大师的改良后称之为乳^藤,它们会,嗯~会顺着女人的乳^腺生长而它们的球状根茎会长在乳^房的外面,这样当它们长进去后,再将外面的球状根茎剪掉就不会再继续生长了。

这样种上这种乳^藤的女人在乳^头带上乳^环,即使用乳^环将人吊起来也不会裂,因为乳^环穿过的不光是乳^头,还有里面留有的乳^藤。

如果有力量拉拽的话,乳^藤会连接着乳^房内的每一条血管,除非将乳^房整个拽掉,否则乳^环是不会掉的」

一个狱卒说道。

「那东西很柔软,就好像人的血管一样,所以无论怎么揉搓都不会发觉」

其他狱卒补充道。

「原来是这样」

看到长歌乳^头上横穿着的银针,曹公公好像在看一件工艺品一样喃喃自语着。

「呜呜,不,呜哇~」

李长歌开始拼命的挣扎,银牙死死的咬住横在檀口中的耻木,羞得粉红的赤裸娇躯疯狂的扭动着,在麻绳的带动下那铁制的刑架也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贱妇,不要叫。

我先把这个乳^环处理好,忍着点」

狱卒笑嘻嘻的说道,将手中一直捻着在李长歌乳^头上的银针拔出,露出小米粒大小的流血的通孔,然后将粗铜乳^环的缺口处插入因为痛楚而直挺乳^头的通孔中,铜环穿出的时候带出一丝鲜血。

最后将一旁放着烙铁的炉火中取出一勺烧得成汁的液体,用火镊子取出一滴液体,再用高超的手法将这一滴液体滴在乳^环的缺口处,将这带着豁口的乳^环成为一个永远封闭的圆圈。

一缕轻轻的白烟升起,一股皮肤烧焦的味道伴随着李长歌的惨叫声环绕着刑房。

很快那乳^环就冷却下来成为一个让女人羞辱一辈子的饰品。

李长歌感到乳^头上原来的阵阵钝痛突然变成了灼热般的剧痛,但是这种非人的痛苦实在难以承受,一阵猛烈的痉挛之后长歌痛得昏死过去了,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她失禁了。

然而,昏厥是暂时的,长歌又被疼醒。

她苏醒过来首先看到自己粉嫩乳^头上那个笨重的粗铜乳^环,在宴会的艳舞上李长歌看到过大唐贵族家妓戴着的纯金或者是纯银的精致乳^环。

或许自己的命运连那些家妓都不如吧,长歌痛苦的想到。

狱卒取出一颗红艳艳的丹药,那丹药如同小手指大小,在长歌的俏脸前戏耍般的比划了几下。

长歌看到那红色的丹药深吸一口气,尽力的调整着自己的表情,一双美眸死死的盯着那丹药,只是性感的朱唇闭得死死的,牙齿也紧紧地咬合。

她知道定不是好药,在教坊司给女人吃的不是春药就是迷药。

此时她的面容严肃,眼神凌厉,虽然没有之前冷若冰霜的模样,但依旧充满了昔日郡主那般可怕的威严。

长歌想通过本能的气场吓退这两个狱卒,好让她可以休息一会。

两个狱卒似乎在长歌那强大的气场下顿时怯懦了起来,有些胆小甚至埋下脑袋不敢看她吊在架子上的美丽裸体。

就在长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狱卒突然狰狞一笑,垂下手臂中的红色丹药弹向长歌那湿润的肉穴。

那红色的丹药恰好破开她的两片yīn唇打着转直接深入到了女人的yīn道里。

「啊,你们!」

长歌再次张开朱唇羞愤异常的喊道。

然而在教坊司专门收拾女犯人的狱卒岂是易于之辈,他们只是表演给曹公公看而已,得卖弄一下自己的技巧,让他开心才行。

「哈哈,这招红丸入穴本牢头还从末失手过」

狱卒肆意的大笑起来,引得曹公公也畅快的大笑着。

只有长歌神色激动,颤抖的声线里充满了乞求的问道:「那是什么啊,快拿出来啊!」

「一会你就知道了!」

狱卒拍了拍长

歌的肥臀说道。

然后把放在长歌肉穴上的手用力往上一提,手指重重的挤压在她那湿漉漉的肉穴上面。

原本长歌想蠕动yīn道把那弹进yīn道伸出的红丸挤出来,可是那红丸入屄即化,然后就黏在yīn道里面无论怎么样用力都只能挤出点滴yin水。

只是一瞬间长歌就感觉到yīn道里火辣辣的,在加上狱卒的手指伸了进来,更是让长歌感到一股强力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

双手要不是有银针和镣铐拉扯,就要一下扑在这狱卒的身上了。

「停啊,停下来呀!」随着长歌的哀求,狱卒猛然间加快了手指的速度,他的两指分开女人的yīn唇,另一手指在穴缝和yīn蒂上来回快速的挂刮弄。

一股股酥麻的快感如同潮水般袭来,传遍了长歌的全身。

此时的长歌媚眼紧闭,双颊通红,秀丽的眉宇间满是骚浪的满足之色。

就好像妓院里被肏得开心的婊子,再也看不出她是曾经的大唐的郡主了。

狱卒捏着长歌的阴核,那被媚药和手指挑逗得勃起的yīn蒂如同黄豆大小,在满是yin水的肉穴顶端被肆意的玩弄着。

长歌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波波的yin欲在肉穴处传来,她放声浪叫毫不在乎自己的身份。

如今她只是个伪装成尹秀秀的女囚,既然是女囚那被折磨时还在乎别人怎么看吗?看到长歌快要被挑逗熟了,那狱卒再次从包里拿出一个指甲大小的银色小环,那小环极细极薄,在长歌还在扭动浪叫的时候,那小环便已经套在了她那勃起的yīn蒂上,嵌入根部突然收紧。

「啊,哦,什么啊!不行,拿下来呀!」长歌见狱卒的大手收了回去,但yīn蒂上依然还有被蹂躏的感觉,她知道不妙连忙低头去看,可惜被一双巨乳^挡住了视线,只能让她茫然的在刑架上扭动肥臀,而不知道是什么在卡住了她最要命的地方,于是只能哀嚎着狂喊。

「这缩阴环遇水变紧,套在这婊子的阴核上最是适合」狱卒舔了舔自己的满是长歌yin水的手指对曹公公说道,其中变态的表情不言而喻。

「那遇不到水,岂不就变大掉下来了?」曹公公摸了摸脑门好气地问道。

「嘿嘿,大人有所不知,这女人的那粒豆豆最怕挑逗,若是一直被那阴环挑逗,就会一种勃起,岂不是永远不会缺水脱落了,嘿嘿」狱卒狰狞的解释到,却看到长歌在拼命的挣

扎着,肥美的臀部不停的扭动好像这样就可以把套在yīn蒂上的阴环甩掉一样。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