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从零开始的与艾尔莎日常生活(02)(1 / 2)

加入书签

2022年8月5日在陌生的世界迎来的早晨让我很不习惯,突然刺眼的阳光让我不得不醒来,然后想到原本拥挤的床变得宽敞,我想到艾尔莎应该是早就起床了,但是就这么个破烂屋内外都看不到她,或许是去哪裡干什么了吧?毕竟她的身份异于常人,难以用尝试做评,虽然一个人多少也落得轻松,但我也不想什么都不做,看看屋子裡的环境,决定尝试动手整理看看,至少让艾尔莎在休息时能感觉舒服些。

「我到底在做甚么啊」忽然跑到异世界,然后目睹命案现场,接着被犯罪者美貌迷惑而跟着她,还运气好的免于一死活到了第二天,想到后面的日子不知道如何就开始担心了起来。

「好痛!!」我不小心被尖锐的木头割到,有够倒楣的,我用手盖住出血部位,打算想办法处理伤口,可惜这种地方似乎没有什么能当做紧急处理的材料。

「奇怪?好像不痛了?」我发现我盖着手的地方发出青绿光芒,然后将手拿开后,原本破皮流血的地方竟然像没事一样完好。

「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就是穿越小说常有的特殊能力吗?」我再次将手复在随意一处,但完全没有任何事发生。

难不成没有伤的话就不会发动?虽然很想验证是不是只要有伤就能发动治疗的能力,但我也没那勇气随便就让自己受伤于是作罢。

接着继续整理内部环境,虽然看起来跟原本没差多少,但至少很多积灰尘的地方看起来顺眼多了,我肚子也好像有点饿了,虽说还不到非要马上吃东西的程度,但一直不进食也挺难过的,只是我这裡是人生地不熟的,随便跑出去感觉也挺危险的,而且搞不好艾尔莎可能那时候就回来,又或者「是故意离开然后看我会不会逃走?」感觉有可能这样,虽然才认识她不到一天,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会这样。

傍晚,我肚子已经饿到受不了了,艾尔莎依然没回来,就帮我抱着肚子时,门忽然被推开,然后艾尔莎带着一身伤回来。

「艾尔莎小姐!!」我紧张的靠近她看,她身上有好几处伤口都在流血,有些是流干了印在皮肤上,不过她看起来似乎不觉得疼痛。

「用不着紧张,不过是麻烦的差事」她虽然还有些嬉皮笑脸的,但显然心情不太好。

儘管她不在意自己受伤,但我希望能帮上她的忙,虽然不知道她对我的看法,但如果能多重视我一些的话对我就足够了。

「艾尔莎小姐,失礼了!」我擅自用手掌碰她以触碰来说比较安全的手臂,减少她的反感,果然,我这治癒能力只有对真正有伤时才有用,我手掌复盖的地方发出青绿光芒,艾尔莎也感到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我因为她过于美丽而不好意思看她,专注在正在治疗的地方。

「嘿原来你还有治疗的能力啊」从她的语气听得出彷彿在质问我为什么不说这件事的感觉「呃,其实我今天」我将今天做了什么以及后来才发现有这种能力的经过告诉她,还顺便说了我以为她又在测试我的疑惑。

「我没必要再那样做,昨天让你跟我回来开始,除非我不需要你了,其它时间我要是不在就是你自己看着办,我可没那种闲功夫专门保护你」说得也是,对艾尔莎,我就是可有可无的陌生人吧,才不过一天,我还期待什么呢,连自己事都管不好还等别人帮忙擦pi股根本本末倒置。

「不过,你的治疗能力对我来说还挺方便的,在露格妮卡王国内,有些难缠的傢伙,面对他们的时候我不得不稍微受点伤,所以」艾尔莎忽然靠近我「你就留在我身边,为我所用吧,如果你期望在我身上得到什么的话,我拿的出来的,什么都可以给你」就冲着艾尔莎这句话,我忽然感到一股振奋,一种忽然不怕死的勇气窜上,让我面对艾尔莎。

「那,我可以跟艾尔莎小姐有些亲近的关係吗?」「你还真的很大胆喔?」大弯刀又是无声无息的被她握在手裡,刀尖还轻轻的刺在我喉咙上,好痛!!发不出声音!!?我该不会要「真是拿你没办法」柔软又灼热,还有浓厚的血味,艾尔莎的脸在我面前,我们的距离是零,她闭上双眼,舌头在我嘴裡慢慢的蠕动搅弄着,过了一会儿后,我们两慢慢分开,艾尔莎吁的一声,用手臂随意擦掉嘴边的血迹。

「过来给我继续治疗吧」不是请而是命令的语气,艾尔莎坐在床上优雅的盘起有些破损的裤袜腿,眼神柔和的看着我。

「好的,艾尔莎小姐!!」「叫我艾尔莎就好了,巴鲁」太好了,她愿意接受我了!光是这样的距离感,就让我开心得不行。

我开使把手放在艾尔莎有伤的每一处,大部分都还好,有些地方对我来说还挺敏感的,例如胸部,见我犹豫不敢摸,艾尔莎就硬是抓着我手腕,让我放在她胸部上,丰满的胸部软绵绵的还富有弹性,虽然上面沾有血渍,但不减白皙的美感。

「不趁机揉一下吗?我没关係喔?

」「咦?揉揉什么的真的可以?」「我说了没关係,巴鲁,你不是也想跟我亲近些?」该说艾尔莎开放还是对这种事看得轻,又或者没把我当男人看(真不希望是这样),就像第一天让我直接看她裸体一样,她也毫不吝啬的让我摸她身体。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实说我也是想尽情揉这样丰满的胸部想的不得了,我一边为她治疗,一边用手又抓又揉搓的,天啊,触感好舒服,能这样大肆揉更是爽得不行。

「哎呀,你很开心嘛!就这么喜欢吗?」我不自觉就爽到笑起来,被艾尔莎这么一说反而让我感到有些羞愧,治疗也差不多了,我打算缩手回来时,却被艾尔莎抓住两隻手腕,放在她胸部上。

「别客气,我虽然是杀手,但对恩人还是有借必还的,所以巴鲁,不用跟我客气,尽情的摸吧」在艾尔莎美乳^魔力下,我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揉奶时光,到现在还觉得兴奋得血脉喷张,裤子下的勃起大概也被艾尔莎发现了,只是被她带有魅惑感的微笑简单带过。

晚上终于吃到了今天第一餐,艾尔莎似乎差不多,简单几口麵包就了事,还把多馀的塞给我,似乎是顾虑到我今天大概都没吃东西吧?虽然看不出来,但她其实还挺温柔的(撇开随时会杀人这部分的话)s;

「咦?要睡了吗?」「啊啦,难不成你还有什么事?」艾尔莎似乎算准了时间似的脱掉衣服,虽然已经有昨天的体验,但果然还是没办法直接看她。

「呃这个你不洗澡吗?」糟糕,我好像说错话了!刀子一瞬间就抵在我眼前「啊啦,你这是在嫌我肮髒吗?」「并并不是啦!只是想说好像都没看过你洗澡所以」「你要洗的话,从这出去走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座湖泊,不过这裡晚上魔兽很多,你要是不怕的话就随意」说完,艾尔莎就把刀抽回去,然后迳自躺上了床,虽然我因为知道外面有魔兽不敢出去了,但要我再跟她睡一起也不好,毕竟两天没洗澡了,我身上倒是有些味道。

「你不上来吗?」「可是我」「你自己说过的期望,却自己想拒绝吗?」她一贯的微笑中,感觉有些不耐烦,但她还是特地为我留了位子,无奈又没有选择,我只好乖乖上床,依然尝试跟她拉开距离避免让她觉得噁心。

「过来」艾尔莎把我拖过去,力气好大!?「怎样,会觉得我肮髒吗?」「不会可是我」「你以为我都做多久肮髒工作了,不过是一个男人的体味我根本不会在意」明白的话以后就乖乖的上床她没说出口,我却觉得她有这层意思,然后她就闭上眼,没多久就发出轻微的鼾息。

像这样,做为普通人的我,跟身为杀手的艾尔莎之间的距离,算是有比较靠近了吗?带着这样自我以为是的想法入睡后,来到了第三天。

同样被刺进来的阳光强迫清醒,不同的是艾尔莎她还在,穿好衣服而且似乎准备出门,但是像是为了跟我出门道别而特地等我,地板上放了些看起来像果实的东西,大概是食物吧。

「这些应该够你吃吧,我今天也有工作,乖乖待在这」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到了晚上,艾尔莎终于回来了,但是情况非常不对劲,她一样带着伤,但似乎比昨天还要严重。

最^新^地^址:^「唔呵呵呵不愧是剑圣莱茵哈鲁特,果然厉害咳喔!!」不只全身都是伤,甚至还吐血了,现在的艾尔莎没有平常的从容,她虽然还是挂着微笑,但看起来有些勉强,我马上把手放在她伤口上,一个个进行治疗。

「唉舒服多了,竟然被打得那么惨,巴鲁,万一我不小心死了,你就再找其它能依靠的傢伙吧」「开什么玩笑,艾尔莎那么厉害(虽然我没看过她战斗的样子就是)!才不会随便死啦!」听到她居然说丧气话,让我不由得大声了一下。

「是呢,艾尔莎.葛兰西尔特,外号掏肠者,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死去的女人呢」刚刚那是艾尔莎全名吗?「艾尔莎真的不在了,我大概也活不下去了,我是因为你才奇蹟的活到现在,所以别说什么可能会死这种话了」「明明才认识我两天,好像就很懂我了呢,巴鲁,你胆子越来越大囉?」「啊,是啊,因为我不希望你死去,第一次见面我就说过了吧?我对你一见锺情,儘管你是可怕的杀人者,我也还是不变这个想法」大弯刀忽然抵在我脖子上「那么,我现在把你肚子剖开的话,你愿意吗?」「好啊反正我这条命本来就握在你手上,什么时候死都不奇怪」老实说我有些犹豫,但事实上艾尔莎有那意思的话我也是逃不了,只好逞强摆硬给她看。

咚哐!弯刀掉在地上发出沉重的

金属噪音

「不闹了、不闹了,我也不可能真的那样做,那有违我的美学」

她轻笑了出来,然后说出了杀人者应该一辈子不可能说的话

「谢谢你,巴鲁」

我专心的为她治疗,但却心乱如麻了起来,艾尔莎有那么一瞬间,表情变得非常温柔,我想,作为杀手之前,她原本也是正常人才对,或许经历过什么才让她成为了现在的她。

治疗终于结束,伤口不但多,有的还特别严重,我也治疗得相当疲累,快喘不过气了。

「辛苦了,巴鲁,过来」

艾尔莎的肌肤恢复成原本的美丽光泽,然后将破损,本来就裸露两边半球的衣服拉开,让乳^房整个弹出来,现在还邀我过去

「今天,可以让你做更多事,就当做我给你的回礼」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