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6)(1 / 2)

加入书签

【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6)再遇大叔2022年8月5日缘分,妙不可言。

我刚写完上一篇怀念大叔,没想到下一个周末就又遇到他了。

所以我看到他的时候笑得合不拢嘴,这种时间点上的巧合真的太有意思了。

我问他怎么这么久都没来,原来是怕疫情,观望了很久。

有钱人果然都惜命呀。

这一次我问他要了联系方式,毕竟也算是为我开蒙之人,还是不希望又失去了联系。

刚见到他的那次,刚好那天也没有目标出现,我们就在水池里聊了很多。

从这一次聊天我才知道,其实他是在南美洲做生意的,巴黎那里是他的生意伙伴,他时不时要来巴黎出差,顺便就来德国猎艳,所以也并非总能到访,一年也就来三四次,但每次都会在这里呆好几天。

这一次我们聊了很多,他告诉了我很多他之前猎艳的成果和感想,我把我这些年积累的走位经验和客流分析倾囊相授给了他。

这一次,他在这里呆了三周,所以我连续三个周末都跟他一起泡澡,这中间又有很多好笑的经历。

一、叙旧先说我们聊天的内容吧。

他告诉了我很多他遇到的漂亮且开放的女子的经历,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说有一次遇到一对中国母女,在蒸汽浴室里女儿直接正对着他两腿岔开了坐着,「反倒搞得他不好意思了,眼睛不知道往哪儿看」。

——说起这个,我发现这大叔现在怎么变得比我脸皮薄了呢?比如他这几周经常问我,澡堂的服务员有没有对他反感,因为他老是来,我还安慰他说没有,怎么可能会反感消费者呢?但由此可见,他现在似乎脸皮变薄了——言归正传,他说他当着妈妈的面要到了女儿的联系方式,可是后来并没有加他。

我就顺势问他之前那么多次要电话的斩获,他说其实真的加他的少之又少,现在还继续在聊的也就是我上一篇里说到的那个孕妇了。

害!我还以为他多厉害呢,但也确实,他油腻腻的样子,说话也粗俗得很,虽然在澡堂这种暧昧的环境下女孩子可能会有展示自己身材的兴奋感,但真的事后再联系的话,他的谈吐气质恐怕很难在社交层面引起年轻女孩子的好感吧。

后来我把他勾搭女儿的事告诉若干个男性和女性朋友,他们一致认为很有可能那个女孩儿才是猎手,大叔才是猎物。

甚至还有朋友建议我借题发挥,写一篇女性视角的小品文,内容就是母女俩入场前打赌,谁斩获的男人多,然后这个大叔只消在他面前稍微叉开腿就屁颠屁颠跑来搭讪了,还问自己要电话,太容易上钩了,然后女孩儿怎么沾沾自喜,怎么兴奋啥的,说得我笑死了。

不过我懒得写杜撰的色文啦,这个创意谁想创作谁就拿去吧,哈哈哈哈。

除此之外,他也说到了诸如有的女孩儿冲淋浴的时候本来对着墙的,看到他就转过身来面对着他洗澡,等等这些愿意展示自己身材的行为,这些我在我的第二篇里也写到了,所以我们就相当于互相确认了这种情况的存在,并且互相分享了一些具体见闻吧。

此外,他总算也承认了,也是有一些女孩儿非常不好意思,全程遮着甚至哪个池子都不下的,并非每个人都是「骚逼」,哈哈哈。

但是,我们的确也不太理解,既然如此为啥还花这个冤枉钱进来呢?他这个月来欧洲出差,连续三周几乎天天都在这泡着,我真的佩服他。

所以他跟我抱怨起好几天都没什么收获,我就告诉了他我对客源的分析。

首先,疫情限制刚刚结束,客流恢复还是需要一个过程,更何况经济也不景气,旅游业肯定大受影响。

而且,目前大陆还是没有开放出境,作为我们观测目标的大头的国内游客现在一个都没有,亚洲人自然又少了一大半。

即便如此,我在6月的五旬节(就是我写的番外)和7月的若干个周末还是遇到了很多的亚洲妹子,包括说中文的,说明已经在海外的华人还是可以期待的。

但是我告诉他,根据我在这里跟亚洲妹子们搭讪聊天的结果,这个浴室的主要客源是全球各地的游客,所以要在各国的法定节假日来,遇到漂亮姑娘的概率才大。

比如复活节,五旬节,圣诞节等等。

尤其是圣诞节,是西方国家最长的假日,又恰好是冬天,所以是游客最多的时候,绝对不可错过。

而六七八三个月是北美的春假和度假旺季,所以来自北美的游客特别多,也算是一个小旺季吧,但因为这个假太长了,所以大家不会扎堆来,而是分散在每一天,因此能否有收获就得看运气了。

与之相反,反倒是附近的本地华人,比如留学生,都不来。

比如,巴登巴登北边只要20分钟车程就是karlsruhe,那里的卡鲁理工学院的中国留学生非常多。

但是疫情以后,来自卡鲁的女学生我是一个都没见到。

倒是来自更远处的海德堡乃至法兰克福,还有巴黎的女生偶尔有那么几个。

也许是因为太近了,他们反而怕在这里遇到同学?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许太尴尬了吧。

但其实以前不是这样的,2015-2018的时候这里的亚洲女生真的是络绎不绝,而且根本不分什么淡季旺季,一年四季都很多,并且常常是成群结队来。

我最多有一次,一天之内见到了30个中国女生,其中有8个是一起来的。

看她们的稚嫩的样子,听她们说话,就知道她们一定是学生。

前几天我泡完温泉出门的时候还和门口收银的阿姨聊起来了,那个阿姨自学了一点中文,每次看到我都要用中文给我服务。

那天我就问她,为啥要学中文呢?她一脸惋惜的样子跟我说,小伙子,你是不知道啊,疫情以前来自中日韩的游客有多多啊,尤其是中国来的,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源。

我心想,我能不知道吗?那个巅峰时期我是见识过的,可惜那时候我脸皮太薄了,不光不敢搭讪,连看都不敢看,错过了很多很多美景,现在真的是追悔莫及。

然后我看着那个阿姨抽着烟一脸惆怅的样子,我心想,现在中国浴客那么少,我比你还难过呢!于是乎,我和大叔讨论起了为什么附近女学生不来的问题。

我提出了三个可能性:第一是经济不景气,家里只能供她们读书,没太多钱玩耍了。

这点被他否决了,他认为来这里泡汤,当日来回或者顶多住宿一日的费用没有特别高,而且留学生再怎么样还是有一定经济能力的;我的第二个假设是,2018-19年来这里饱眼福的亚洲男骤增,所以产生了一个坏名声,哎呀姐妹们别去,那个里面全是色狼。

这一点也被他否决了,他认为既然有那么多爱展示自己的女生,有色狼也不会怕的;而且疫情关门2年,这些口碑应该已经烟消云散了;我的第三个假设是,在疫情关闭的这两年中,原来在这的学生已经陆续毕业回国了,而新来的学生都是疫情之后才出国的,在国内受到了很强烈的关于病毒有多可怕的灌输,所以根本不敢来。

s;

最^新^地^址:^这点他倒是非常同意,认为这就是主要原因。

我平时在校园里确实发现,现在的中国新生基本都是捂得严严实实出门,一个人走在空旷的大街上也戴着口罩,明显就是很怕病毒的。

说完之后,我们就在这一阵惋惜,澡堂复兴还需时日,而国内放开出境游更是我们最殷切的期盼,哈哈哈哈。

与他偶遇的第一天,我们还一起出去吃了晚饭。

在饭桌上,他竟然表示考虑要在温泉门口买套房,我的妈呀,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他说买一个正对着温泉的房子,每天只要待在屋里透过窗户观察就行了,有亚洲女生进去了他再进去,免得白跑一趟。

然后真的就叫我帮他找房子,我也帮他找了几个。

巴登巴登的地价在全德国算第一梯队的,比一些一线城市还高,因为这里有温泉和赌场,是着名的疗养城市,据说很多俄罗斯黑帮大佬都选择在这里养老,所以推高了房价。

确实,我在这座城市总是看到俄语的标牌。

大叔说再过两年他就不想做生意了,他到时候真的准备在这买个房子住,或者盘下一个酒店。

我去,那他就要成地头蛇了,理论上来说,任何一个来这里的亚洲女生都逃不过他的魔爪,我估计那样的话这里的口碑就真的要崩了。

噢,他还告诉我他有一儿一女,儿子在英国读硕士,女儿刚到巴黎开始读大学。

我坏笑说,你咋不带你女儿来泡呢?他说,那样肯定就会让他老婆知道了。

他每次来这里泡澡都是瞒着老婆的,老婆只知道他去巴黎出差了。

我又问他,那你女儿哪天要是自己跑来这里你会阻拦吗?他说巴黎的小姑娘都爱玩得很,早晚他女儿也会知道这里,也会来的。

她要来就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说,你就不怕有跟你一样的大叔这样看她?他说看看又没啥大不了的。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