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笑傲神雕续】(88)(1 / 2)

加入书签

2022年7月11日第88章·巧遇故友长安,古称丰镐,地处渭河南岸,关中平原腹地,于商周之际,便为九州名城,后汉代秦时,高祖定鼎关中,又取意「长乐久安」,遂改为长安,而后世朝代,多有帝王将基业立于此。

自有宋以来,此地饱经战火,如今城池破败,早不复汉唐时的繁富,只因位属关中要冲,是以鞑子占领后,多从周边郡县迁民,以充城内人口。

日头西偏,长安城一切如故,偶有几处民宅冒出了炊烟,唯独西郊附近风声鹤唳。

半柱香前,几百名鞑子铁骑赶至此间,堵住一间院落,正在将领的指挥下挑衅叫骂。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院落里竟也涌出十数个汉子,个个手持兵刃,守在门前。

周遭百姓听得吵闹,本想上街一探究竟,可见得一队队凶神恶煞的骑手,又看有人竟敢与他们对峙,哪还敢出来触碰霉头,恨不得收拾包裹,离开这是非之地。

「姓岑的,你既不出来,本将今日便剿灭你们!」那将领等得不耐,便欲招呼招呼鞑兵一拥而上,不想话音未落,从大门走出一人,朝他抱拳道:「不想竟是必勒格将军,岑某有失远迎,还请莫怪」来者年近五旬,相貌儒雅,正是魔教四堂之一,负责西北教务的青龙堂堂主岑云。

这人精通卜卦,擅使暗器,略有智谋,绰号索命相士;且与柳三娘等不同,他乃教中元老,资历甚高,是以与向问天、慕容坚关系融洽。

「汝等这般怎是待客之理,还不把兵刃收起,莫叫将主小觑了我神教!」站定后,青龙堂堂主扫视一圈,瞧清了门前情景,不禁呵斥出声。

那十数个大汉不似寻常喽啰,先前既无人露怯,又沉默寡言,待他说完便把刀剑入鞘。

「将主,你我俩家份属盟友,这般大张旗鼓,不知所为何事?」待手下退到一旁,岑云才将目光投向对面,再拱手时,不急不躁的发问。

必勒格听后须发倒竖,双眼直要冒出火来,指着他骂道:「岑云!你竟还有脸提及此事!前些天你在南边封路设卡,本将无不配合,没曾想你这蛮子如此狡诈狠毒!竟派人袭杀玉钵国师与我麾下亲兵?今日若没个交待,本将定将你剐眼剥心!」说罢,他便扬鞭呼喝,左右鞑骑立时抽刀控弦,只等一声令下,便要驱马厮杀。

魔教堂主见状眉头一皱,当即缓步上前,抬手道:「将主且慢,你与我相识不短,当知岑某为人如何,断不会行这等背盟之举。

何况将主先前也提及,某已尽遣教众南下封路,何来人手去袭杀将主亲军?」「不是你,难不成是本将派人袭杀自已的亲军?」鞑子将领阔脸一滞,也觉蹊跷,只是不愿就此罢休,又不依不饶道:「还有玉钵活佛,他北上后便淼无音信,定是被你等汉狗给害了!」「将主亲兵遇袭之事,想来应是有人构陷,欲挑拨你我盟友,至于那位国师,哼!倒是杀了不少我教兄弟……」岑云倒不着恼,答复时缓言慢语,话到一半却面色微沉,指向半开大门内。

必勒格顺势看去,见院中空地白布染血,陈尸两排,一时难辨真假。

「这……」「我教右使曾随那位国师一同北上,如今就在内里休息,将主若不信,可领兵亲去问询」想是不愿替某人受过,魔教堂主见状又解释了一句,便命那十数号大汉散去,立在阶前抬手相请。

鞑子将领闻听此言,吩咐一半骑卒守在门口,领着其余人跳下马,随同进了院落。

一路无话,行至内堂,到得一间舍屋前,岑云停下了脚。

必勒格看他也不言语,便屏退左右,推开房门迈步而入。

却见屋内摆设寻常,并无出奇之处,而当中的床上,一位青袍大汉倚枕而坐,正是魔教右使。

看他面色惨白,嘴角溢血,双眼却极有精神,也不知伤势究竟如何。

想查干曾寄有书信,隐晦提及过赵无哀的厉害,是以必勒格见状心惊,暗忖道:「云都赤说此人厉害的紧,能与国师不分高下,怎会伤成这样?莫非国师他也……?」因急于得知玉钵去向,他勉强抚胸一礼,便急急道:「光明右使你好,可知玉钵国师现在何处?」「老喇嘛斩净凡根,了却俗念,想来已返回藏边,立地成佛了……」青袍大汉闻言微笑,且双手合十,神色虔诚,好似瞻仰得道高僧一般。

鞑子将领心中一喜,刚欲再问,却见他又笑得诡异,耳听道:「不过本使这身伤却拜他所赐,达鲁花赤,正要寻你给个交待……」且不提必勒格如何交待,只说他进了屋后,岑云见鞑兵站满过道前院,便出了内堂。

刚到后院,便有一人凑到近前,殷勤道:「嘿嘿,岑大哥,我已收拾妥当,即刻带人前往秦岭搜寻」来者身形枯瘦,相貌猥琐,右颊有个黑毛大痣,一双贼眼滴熘熘直转。

此人唤作侯仨儿,绰号过街老鼠,早先乃江湖散盗,后经暗堂招募加入魔教,如今作为打探消息的头目;且因秉性好赌贪色,极爱钻营,不为岑云所喜,现来此,却是想熘须拍。

「不用了,你且去休息,等鞑子们离去,再看右使如何吩咐」魔教堂看清是他,闪过厌恶,便摆摆手示意,又迈步往堂而去。

怎料那非但不走,竟还尾随来,讨好道:「岑哥既与那姓赵的不睦,何必听他差遣,哼!教也恁偏心,哥年前便是堂,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那姓赵的入教不过数载,就坐得……」「住口!教事,岂你这厮置喙!」岑云闻言惊,可因此话说到心坎,不禁先骂了句,又叹气道:「教她英明神武,这般安,想必应另有深意,唉……」「岑哥莫急,前些时有兄来报,教她已从草原南返……」候仨颇懂世故,虽耳听呵斥,却浑不在意,皮赖脸道:「嘿嘿,哥,可知教此番为何急急返回黑木崖?」「哼,那桃根仙目无,躺南疆,柳娘风成,得不明不,如今圣堂不齐,若非为了召议补缺,还能为何?」青龙堂早知此事,虽不声,却抱怨道:「倒是可惜了方驼子,事勤勉,怎料却遇到女诸葛……」「岑哥,为何如今还此想?就因你太过古板,桃根仙才……唉……」侯仨好似急所急,闻言叹息不已,而岑云被看破心事,忍不住道:「某乃教老,赵右使与那桃根仙虽……可技艺不凡……也算豪杰……」「且不提右使,那身残心歹的侏儒,何德何能坐位?唉,只因教提拔,用来收心!」

新页:1H2H3H4H~点~康`姆(苹^果^手^机^使用safari自带浏览器,安^卓^手^机^使用谷歌浏览器)闻听此言,过街鼠心喜,趁热打铁道:「现北几无门派,任由神教横行,皆是哥的功劳,此番召议,还有谁能与你相争?岑哥必能荣升圣,小便先在此恭贺了!」「某却无非分之想,只愿神教兴旺……」青龙堂也算多智之,先前虽被拿住话,现却反应过来,感慨了句,拧眉问道:「你今寻我,只为了此事么?」「嘿嘿,往走,朝低,只望岑哥往后莫忘了小……」候仨倒不遮掩,满脸堆笑,若非不想意图太过,直要在后院磕几个。

岑云正作答,却听不远阵喧闹,似是必勒格已屋走,便点点往堂而去,留神莫名的猥琐汉子在后院。

「岑堂,勿需相送……」行至堂,鞑子将领正领兵院,见他过来,个难看的笑道:「此间误会已解,本将这就去抓袭击我军的恶徒,为表歉意,顺带将你前所说的几个凉州犯并缉拿……闻听此言,岑云亮,相陪着送他了院,又转往面那间舍。

刚到半开的门前,就见赵无哀连咳几口鲜,不禁急抢几步,问道:」s;

右使,可是伤加重?且在秦陕静养几,再……「」哼,岑堂,既知召议将开,莫不是想押某在此,好让向老鬼得利?「不等他说完,魔教右使便言打断,又颤声道:」那几个袭鞑子之,你莫要去管,由那鞑将追捕便是……「」右使,请恕岑某不敬,此事关乎两家盟约,若坐视不理,先不论教是否责罚,往后定会与鞑子再冲突!「岑云听他先前之言,心无名火起,也不行礼,便摔门而去。

怎料没走两步,床之轻言几句,让他登时停脚,只听道:」你若不信,自去问老鬼,嘿嘿,看他敢不敢拿圣子……与圣女……。

盛夏酷热,以申时为,尤其烈阳落之前,气更借余晖徒增不少。

莽莽秦岭,正值机之际,入目百苍翠,片盎然。

自溪休息片刻,仙子行便闷赶路,专走深老林,行调虎离之计。

余外,鞑子援军风驰电掣,已与那留守的数卫汇,脚时旌旗如海,万骥嘶鸣!领军的副将听百长道明况,先派几骑回长安报信,后留部分士卒看守战,自领千余徒步攀。

要说秦岭辽阔,深邃无边,若想在此寻,鞑子纵使再来万,也难如海捞针。

可草原战亦如猎,蒙古每军皆配有獒犬,是以不消片刻,便摸清了小龙女行的去向。

哪知此事,直走到垂,停在涧边的凉,边歇息,边补用食。

周阳知子不喜劣饼,又见鞑兵至,便与左剑清各自分,个去林间打了几只雉,个去采寻鲜果蘑,过不多时满载而归。

郭襄见状甚喜,夸赞几句便赶他们火,随即与婉娘起,去涧边将野味剥皮去脏,蘑果洗个净。

小龙女闲来无事,本也想去手,却被田伯劝,坐在旁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