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韩彬杰的日常(15)(1 / 2)

加入书签

【韩彬杰的日常】第十五章·双母救子作者:sissherey2022年8月5日字数:10400「我终于理解你为什么热衷于跟你妈妈的乱伦了…」雍婉柔在体验了一次这种真正的禁忌后,感慨道!韩彬杰看着这条消息,妈妈终于尝到甜头了…「怎么样了?什么感觉?」韩彬杰问道。

「我自慰给我儿子看了…高潮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雍婉柔如实的说。

「你将来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的!相信我!」韩彬杰给妈妈加油打气!「希望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怎么样了?」雍婉柔有些迷茫…韩彬杰突然想到当初岳母用的招数,「我昨天故意将筷子弄掉在地上,妈妈趴下桌子捡的,我露出了大屌,妈妈就在桌子下面给我口了…」「?你们进展这么快的吗?」雍婉柔觉得韩彬杰不可能会这样子…「妈妈看过我自慰,我看过妈妈自慰,这都已经这样了,哪里算快了!水到渠成!当然了,你跟我的情况肯定不一样…你得自己看着办!」「那我要怎么做?」「你可以主动点啊!按你说的样子,你儿子肯定对你也有意思!你主动诱惑,趴到桌子下面主动摸他的大屌,我不信他会拒绝!」雍婉柔现在当然知道韩彬杰肯定对她也是有意思的,但是她知道,儿子脸皮薄,不会是主动的一方,对方不愧是跟岳母都做过的人,经验确实丰富!雍婉柔是打死都没想到,她心里脸皮薄,不会主动的人就是跟岳母做过,乱伦经验丰富的人!「这样…会不会吓到我儿子,会不会让他觉得…妈妈很yin乱?」雍婉柔还是很担忧的。

「放心吧!我用人格担保,不会的!我都是这么过来的!」韩彬杰信誓旦旦的说道。

……「小杰,你怎么起这么早?」跟文爱对象聊完天的雍婉柔起床来到客厅,看见已经在厨房里忙上了的儿子。

「睡醒了,就来做早餐了!」「今天早上吃什么?」「吃香肠配面包,还有热牛奶」韩彬杰特地找出来香肠的。

可雍婉柔却感觉很神奇…刚刚才说吃rou棒,结果儿子早餐就做香肠…「妈妈,你先坐着吧,马上就好!」看到妈妈就那么干站着,韩彬杰让雍婉柔先坐下。

端过来早餐,韩彬杰刚刚坐下,雍婉柔就故意将叉子打翻掉落在地上,没有想到妈妈这么直接了?韩彬杰还以为还要等两天,妈妈才会有下一步动作,难道是因为已经走出最困难的一步了,已经彻底想开了?韩彬杰激动的正襟危坐,今天故意穿了件宽松的短裤,应该方便妈妈掏出自己的大rou棒吧…?看着妈妈趴下去半天也没什么动作,正想往桌子下看的韩彬杰就感受到妈妈的手按压在裆部,rou棒感受到妈妈手心的温度,一点点开始觉醒,很快在裤裆撑起了一个帐篷…雍婉柔艰难的将手放在儿子的rou棒上,没一会儿就勃起了,儿子不动声色的享受自己的抚摸,看来又被那个人说对了,儿子也期待着这一刻…将手从裤腿向里伸去,雍婉柔娇嫩的手触摸到儿子滚烫的大rou棒,一股炙热的气流像是从手臂直冲脸庞,原本白皙的肌肤染上了一层红晕。

韩彬杰停下了吃早餐的动作,闭着眼睛享受妈妈带来的手yin,可是妈妈握着大rou棒撸了很久,也不见妈妈将rou棒含在嘴里,看来还是放不开啊!不过能享受到妈妈给自己手yin,已经是很好的进步了!饭总要一口一口吃嘛!雍婉柔手yin的手法并不好,但是因为是妈妈,所以韩彬杰感觉格外的刺激!机械式的上下撸着大rou棒,韩彬杰痛并快乐着,痛是因为这样的手法让他很难达到she精点,快乐的是妈妈不厌其烦的给自己手yin…如果这会儿妈妈可以将大rou棒含入口中,韩彬杰一定会狠狠的射进妈妈的嘴里!……雍婉柔感觉趴着桌子底下给儿子手yin很久了,手腕都感觉有些酸痛,却仍不见儿子she精的征兆,正想着要不要用嘴巴让儿子快点she精,大rou棒却开始抖动,将浑浊的jing液统统射在了手上,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yin靡气息。

如果韩彬杰知道在坚持一会儿的话,就能享受到妈妈的口交了,会不会后悔故意松开精门,提早she精了!雍婉柔看着儿子射满手的jing液,松了一口气,赶紧起身双手捧着jing液跑去卫生间清洗去了。

从卫生间出来的雍婉柔从重新入座吃早餐,母子俩都没有说话,只是空气里弥漫的yin靡气息还宣示着刚才的暧昧气氛!吃完早餐雍婉柔便独自一个人躲在房间,不敢与韩彬杰呆在一起。

韩彬杰洗完碗盘便悠哉悠哉的也回房间敲代码去了!跟妈妈的关系越来越近,韩彬杰非常期待与妈妈坦诚相见的那一天………晚饭过后,已经纠结了一天的雍婉柔,终于又拿起手机发给了文爱对象,「我今天早上在桌底下给我儿子手yin了……」雍婉柔已经不再问对方在不在线了,她知道,只要对方看到了,就会回复她的。

「只是手yin吗?没有给你儿子口交吗?」韩彬杰自然是第一时间回复。

「没有…我…做不出来!」「为什么?

」「不知道,我很害怕…我怕做错事!我怕将我的儿子拉进深渊!」韩彬杰好想告诉妈妈,他也曾一度以为这是会让人粉身碎骨的悬崖深渊,但踏出去之后,才发现是天堂!「开弓没有回头箭,妈妈,你相信命运吗?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你爱你儿子,不是吗?」「我爱我儿子啊!但是…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可能只是年轻气盛,一时冲动。

他不知道这种禁忌关系的厉害之处!」韩彬杰忍不住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早就已经沉浸在这禁忌之海中了!「妈妈,你知道我在干嘛吗?」雍婉柔奇怪对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回复道,「你在干什么?」「我在等妈妈过来跟我一起踏进幸福的禁忌之海…」打完这句话,韩彬杰掏出大rou棒,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雍婉柔看着【儿子】发来的照片,如遭雷击。

这大rou棒她怎么可能不认识?这床单她又怎么可能不认识?脑子里如同一股浆煳,思绪很乱!盯着照片看,逐渐想明白,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哪有那么多巧合,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在儿子的掌控之下。

雍婉柔没有向韩彬杰预期的那样,发现事实后接受这一切,事情朝着韩彬杰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雍婉柔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心情,她觉得自己被儿子玩弄了,一股莫名的自尊心开始作祟,感受到了欺骗…愤怒?悲哀?伤心?各种负面情绪开始涌上心头,然后又想到韩彬杰小时候乖巧懂事,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雍婉柔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滑落,而另一边发完照片的韩彬杰,还满心期待的等着妈妈过来,结果迟迟等不到妈妈的身影,走出房门却听到妈妈房间传来哭泣的声音,韩彬杰一听,心想坏事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肯定跟他有关!韩彬杰三步并作两步走,看见妈妈坐在床上,抱着膝盖正在痛哭,韩彬杰不知所措的靠近雍婉柔,「妈妈?你怎么了…」雍婉柔抬起头,眼神里充满了哀莫,看的韩彬杰心跳都要停止了,他从来没见过妈妈如此冷漠的眼神,韩彬杰慌乱极了。

而下一刻,雍婉柔却像发疯了似的推着韩彬杰,「你滚!呜呜呜,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韩彬杰本想用力的抱住妈妈,控制住她让她冷静下来,但是一想到妈妈的手脚才刚刚恢复,万一用力将妈妈在弄受伤了该怎么办?不敢动弹的韩彬杰只能被雍婉柔一步步推出门外!雍婉柔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反锁后背靠着门又蹲坐下来继续哭泣!「妈妈,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韩彬杰对着门说道。

韩彬杰有点明白妈妈为什么这样子了,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主动暴露身份后,妈妈的情绪会变得如此激动。

但是换位思考一下,韩彬杰也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过分了!但是…他也是受害者啊…又不是他开的头!但无论如何,让妈妈如此伤心欲绝的始作俑者就是他—韩彬杰!「妈妈,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欺骗你!」「但是,我真的很爱很爱妈妈,我也是被迫无奈,我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妈妈,从我记事起,我就特别喜欢妈妈,想要跟妈妈在一起,其实当初爸爸出去创业后都不着家后,我第一反应是恨他,再后来我觉得这样也好,我们母子可以相依为命…」韩彬杰轻声的慢慢说道,他开始打感情牌,尽管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但是他知道,妈妈一定在听!「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我被同学诬陷偷东西,你被老师叫到学校,你的第一反应是维护我,而不是责怪我,妈妈,你从小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还有那一年暑假…」……「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的跟你说声,我爱你。

我知道此时此刻,你不一定听的进去,但是,妈妈,我爱你。

是爱情的爱,我真的希望能够一辈子跟你在一起!」……韩彬杰就靠在走廊的栏杆上,不知道说了多久,也不知道妈妈是否听进去了,一直说到夜深,韩彬杰就这么靠在栏杆上,睡着了………雍婉柔听着儿子在门外的告白,思绪万千,其实哭过以后,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但是还是觉得很委屈,自尊心让她感觉自己没被儿子尊重到。

一夜没睡的她,凌晨四点多,换上一身黑色长裙,想去江边走一走,散散心…打开门就看到韩彬杰靠着栏杆睡着了,一脸疲态让雍婉柔心疼极了,但是这胸口还有一口气没咽下去呢!狠了狠心,不管他了!走在江边,难得在汉城的夏天能够吹到这一丝丝冷风,感觉头脑都被吹的清醒了许多。

既然儿子就是自己真正的文爱对象,那…他说的那些事,也都是真的吗?还是只是说来给我听听的而已?雍婉柔心里想的是韩彬杰说老婆都支持他来跟妈妈乱伦,想到这,不由得心跳加速!但是大概率他是骗人的吧?佟梦…看着不像这样的人呀…一想到儿子欺骗自己,玩弄自己,一股气又蹭的一下上来了!雍婉柔就站在江边,想着以后该怎么办?刚才听着儿子的告白,她心动了!但是又觉得儿子这样让她显得很难堪,下不来台!真是矛盾极了!如果佟梦愿意的话…那…好像也挺好的………韩彬杰睡觉的姿势极其不舒服,而且还梦到妈妈一声不吭的离开他,然后在也联系不上妈妈,这辈子都错过了,韩彬杰在梦里悔恨终生…一下子被这个梦惊醒,却发现妈妈的房s;

门开着,然而里面却空无一人!难道这个梦是真的?韩彬杰猛的清醒了,着急忙慌的起身,结果因为靠着栏杆睡觉,腿都发

麻了,一个趔趄又倒了下来。

拍拍双腿,缓了缓,韩彬杰飞一般的冲下楼去,他不知道妈妈去哪里了,只能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在家附近漫无目的的搜索着,期待能看到妈妈的倩影。

但是这样毫无目的的寻找,注定是无用功的,韩彬杰害怕了,如果真的会像梦里那样,那他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就算得不到妈妈也没关系,至少…妈妈不会离他而去。

此刻天已经微微的亮了起来,韩彬杰似是想到了什么,本是俯身喘气的他发了疯的向江边跑去,妈妈以前不开心的时候,都会去江边散心,希望现在也是吧!一路狂奔到江边,终于看见了妈妈的背影,妈妈站在水流湍急的江边,该不会想不开要跳江吧?韩彬杰从来没想过事情会严重到这个程度!「妈妈!不要啊!」

最^新^地^址:^

一边朝妈妈喊道,一边向妈妈冲去!雍婉柔听到身后儿子的声音,本还沉浸在和儿子儿媳以后一起生活的展望里,一下子转身过来,不过一瞬,韩彬杰就来到了雍婉柔的身前,将妈妈往后一拉,伸手推向妈妈…雍婉柔只见儿子如闪电般快速的来到自己的身前双手在自己胸前推了一把,然后因为力的相互作用,儿子退到了边缘处,一个踩空落入江里!雍婉柔眼见韩彬杰落水,彻底慌了!韩彬杰不会游泳啊!看着韩彬杰在水里挣扎着被江流冲向下游去,雍婉柔一边撕心裂肺的喊着救援,一边在岸上跟着韩彬杰向下游跑去!在江里的韩彬杰被水呛的迷煳了,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脑海里不断闪过和老婆佟梦认识、相恋、相爱、结婚的画面,妹妹韩潇潇天真烂漫可爱的笑容在心间浮现,岳母袁湘华温柔可人的模样让他即便在这险境中,也颇为心安,最后脑海里只留下妈妈娇柔妩媚的

脸庞…在江里不断翻腾的韩彬杰,最后脑子变得一片空白,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后悔吗?后悔!后悔不该拉妈妈踏入这禁忌之海,这世上还有他太多留恋的人事物,老婆佟梦,岳母袁湘华,妹妹韩潇潇,妈妈雍婉柔…但是他也不后悔,不后悔不顾生死的救下妈妈………此刻,远在上京的袁湘华在熟睡中一下子惊醒,坐在床上喘着粗气的她,摸了摸眼角,竟是流泪了。

用手按在胸口,心脏莫名其妙的开始剧烈疼痛!袁湘华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是她觉得非常的不安!像是心里丢失了很重要的一块似的空荡感!……雍婉柔站在病房外,非常的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生气,明明自己也希望的事情!后悔为什么要来江边散心!后悔为什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雍婉柔无法想象失去儿子自己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甚至想过如果儿子无法清醒过来,自己也要随儿子去。

雍婉柔在病房外默默的祈祷,如果儿子可以醒来,那她再也不会怪儿子欺骗自己,她不在意世俗的看法了,禁忌什么的在韩彬杰落水那一刻,早就抛在九霄云外了!病房里医生正在给韩彬杰积极的做着心肺复苏,不幸中的万幸,在被江水冲到下游后被一颗树枝拦住的韩彬杰终于被路过的好心人救了上来,可是因为溺水昏迷,现在还在抢救当中…早上醒来的韩潇潇看到公众号同城新闻发来的消息,《突发新闻!男子凌晨五点钟失足跌落汉江!》文章里的照片因为打了马赛克,但是妈妈跟哥哥她在熟悉不过了,即便是只看身材,也能猜到是哥哥落水了!而且打电话给妈妈跟哥哥都打不通!韩潇潇急的眼泪都出来了,赶紧跑到隔壁敲门,袁湘华一直心神不宁的在客厅胡思乱想,听到敲门声赶紧跑来开门,看着好消息的泪珠,瞬间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你哥出事了?」

韩潇潇没有在意袁湘华怎么一下子就猜中的,点点头,「哥哥掉江里了,被救上来了,但是还昏迷着…我打妈妈的电话都打不通,阿姨,该怎么办才好啊!」

韩潇潇越说越急!袁湘华一听,一个趔趄没站稳,韩潇潇赶紧扶住。

「走,买机票,先赶去汉城在说!」

袁湘华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时候!外面的吵闹声将佟梦吵醒,起来查看情况的她被告知了韩彬杰出事的消息,一开始以为是小姑子和妈妈对自己恶作剧,可是看着妈妈打电话订机票,才相信这个噩耗!一直到坐上飞机,佟梦都还不敢置信!……病房里,雍婉柔握着韩彬杰的手,默默的流着泪。

医生说了,他们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病人自己了,能否醒来要看他自己了!看着静静躺在病床上的韩彬杰,俊美的脸庞显得苍白,平静的呼吸让雍婉柔觉得他只是睡着了而已!「小杰,你好好睡一觉,醒来妈妈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我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离了!再也不了!」……「师傅,去汉城二院!」

三个女人下了飞机,马上打出租车准备前往韩彬杰所在的医院……「医生!今天早上溺水送来的男子在哪个病房?我们是他的家属!」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