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华山风云录】(48)(1 / 2)

加入书签

2022年7月11日第四十八章·万万没想到“啊……不行……啊……不要……”早晨,东方的第一缕阳光才升起,山上又响起了男女做爱的声音。

只听女郎小嘴之中一边不停的呻吟,却也一边不停的扭动pi股迎合着我的抽cha。

我将双手在她身上游走,更卖力的撞击着她的阴部,rou棒在yīn道之中一进一出,大量的yin水随着我的rou棒的进出而流出来。

“喔…….不是说好了吗,只有昨晚一次,怎么早上还来,啊,啊………要死了……轻点捅啊……”虽然昨晚已经射了很多次,可是我的rou棒却依然是硬邦邦的,尤其是到了早上的时候,男人都很一柱擎天,想着下山后可能就没法享受这么漂亮的肉体了,于是我一大早上的就将女郎弄醒,Ji巴再次插进了她的肉穴里。

“嗯啊……不要,你Ji巴太大了,饶了我吧…….”任对方浪叫不停我也没有停下,只见女郎雪白的pi股向后高高的翘了起来,两片股片之中,潺潺流水,那一丝丝的芳草已经被湿润了。

我从后面拉住她的手臂,以狗交的后入式,抬起胯下不停向前猛顶。

“真是诱人的美女啊。

”看着这么一个美艳的靓女,此时却被我干的像是窑子般浪媚,我心中那股邪念便觉得更加兴奋了。

双手抓住了女郎的腰肢,硕大的rou棒撑开肥美的yīn阜,一点一点地向着她微微敞开着的yīn道插入。

那里,昨晚残留着的jing液还未完全干涸,可以预见,得回又要被完全灌满。

“唔,嗯……啊…….插得好深啊…….把人家都填满了…….”每次我的Ji巴完全进入之时,美女的身体都会微微颤抖一下。

她挺着pi股,yīn道里火热濡湿。

双手抓住了她的腰肢,我一下下的“啪啪啪…….”将rou棒抽cha进去,然后深深地撞击着女郎的肉臀。

“嗯嗯啊啊……”一声声yin迷娇吟声不断冲口而出,女郎开始扭腰摆臀,双手撑在地上小母狗一般承受着我从身后的插入。

“喔,Xiao穴夹的我好爽…….”忍不住呼喊一声,我又弯下腰趴在她的背上,伸出双手握住了她的乳^房。

一边揉戳她的娇乳^,我抽cha的动作也由慢到快,由小幅度到大幅度的抽cha。

蛋蛋随着胯下的动作,会不断地撞击在女郎的阴户之上,并发出yin绯的啪啪声,Ji巴每进出一次,她的口中总是低低娇吟几声,并变得愈加放浪发骚起来。

“好美人,不愧是城里来的,我爱死你了,干死你。

”双手大力的揉戳着一对充满弹性的奶子,我下面抽cha的也越来越猛烈起来,rou棒不停撞击着美女的花心,狠狠的插进去还不忘研磨一番。

“呃……啊……轻一点……啊……哦……顶到了……啊……啊……“深姦猛干之下,女郎的浪穴里yin水四溢,嘴里也不停的乱叫不堪,“喔,停……快停下……啊……不要了……啊……我……受不了了,喔……啊……又顶到了……”yin声浪语充斥着山谷之中。

我的抽cha一下快过一下,身前的美人那白花花的肉体让我勇猛得就像是一头发疯的蛮牛。

我用力的抽cha着,每一下都捅进对方花芯深处,rou棒顶端甚至能杵到子宫的嫩肉上,大开大合直姦的女郎yīn唇外翻,阴mao也湿漉漉的。

“啊……真的……不要了……啊……”女郎跪在木板上,膝盖都有点红了,她的身体随着二人交合的姿势,不断的扭腰摆臀,阵阵酥麻的快感不断冲击着她的肉体,只听她嘴里断断续续的娇喘呻吟着,还发出喃喃呓语道,“好大……嗯……你……干死我吧……啊……啊……太舒服了……喔……好满、好胀……喔……快一点……“美人翘着pi股迎合着我rou棒的抽送,不一会口中就开始嘶喊了起来,“我真的不行了……啊……啊……不行了……喔……来了……来了啊……”一声高亢过后,美人yīn道狠狠夹住了我的Ji巴,里头一阵吸力瞬间传来,伴随着yin水朝我的gui头一浇,不一会我也跟着射了,jing液直喷洒在yīn道最深处。

随着身体的剧烈抖动,女郎整个人都酥软了,脸红红没有了力气的摊躺在木板上,只剩不断地喘着呼吸…….此时的太阳已经渐渐升起,我一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得赶紧穿衣服赶路了,搞不好早上会有上山的,被人看到就不太好了。

女郎的反应几乎和我一样,缓了一会也意识到时间不早了,于是她开始赶紧抓起地上的衣服穿起来。

我自己也不紧不慢的穿上了裤子,旁边的明火已经熄灭,留下还有温度的火堆。

四下看了看,忽然发现地上仿佛有个什么东西,拿过来一看居然是一本身份证件。

翻开一看,证件由上海地方政府户政室颁发,主人的姓名叫胡蝶,出生年月显示是1908年,在职业这一栏则注明了演员。

听说西方列强早就有了完善的户籍制度,在中国,为了便于统治和管理,历朝历代也有自己相应的制度,但是那和现代意义上的户籍还差了很远。

身份证件是在辛亥革命以后才有的概念,证件大多是用黑色笔写,上面会登记如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教育程度,家属称谓及姓名,行业及职位,保甲番号等信息。

为了身份区分与识别,证件还要求照片以及登记斗箕指纹、身体其他特征等信息。

以当下的政府管理能力以及国内的事实分裂情况,身份证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

这一般都是在特殊区或特殊场,为了便于管理,尤其是有敏感身份的以及敏感场都需要。

实在想不到,面前的这个女居然就是名鼎鼎的蝶。

以她的身份来看,肯定有入场的形,需要这个也就不为奇了。

女郎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和,她坐在木板,掏了口红正在往两片薄擦,见我正盯着她看,不觉有些面面相觑,她略微朝我嗔了句,“嘛这样看着我?”这仔细观察,才现女郎有着两个浅浅的酒窝,略厚的嘴和挺的鼻梁,每个作,每个神,都能变化种女子的。

我仿佛后知后觉,现她真的和之前我看过的电影的蝶好像,这才不由吃惊,回过味来她真的来到华了,并且就是我面前的这个女郎,也是我从昨晚到今早的女。

女郎已经涂完了口红,见我还在直盯着她不放,不免再次娇嗔起来,“这样看我什么,我告诉你啊,现在已经亮了,我答应你的已经给你了,你可不能耍赖啊。

”“当然不会,这个自然好说。

”说完我才收回了目,开始将收拾了,要是将剩的野果子带,以供路可以随时食用。

等我收拾好了的时候,蝶也把自己整理打扮好了。

这女就是净,也会打理,还有欢后的痕迹,可从外表来看,你已经看不来她刚才还泛滥过。

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我也就适时打破了沉默,朝坐着的女郎搭腔道,“那个,你真漂亮啊,没想到你就是女演员蝶。

”蝶闻言,也是很诧异的,她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提过自己的身份,没想到却能被我叫名字,也是令她无不震惊的,“怎么,你认识我?”我把她的身份拿了来,并在她面前了,接着开口道,“我看过你演的电影《歌女红牡丹》,你把红牡丹演的真好,可惜的是,昨我居然都没认来你。

“哦。

”蝶只是低低的吱了声,便将我手的身份躲了回去,然后站了起来。

可能是被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令她不自在,她站起来后就开了脚步,想尽快。

们仿佛都有这种心理,在陌的状态还能面对,在认识了之后反而不好意思了。

有点就像城说黄段子,说是女洗澡堂失了火,然后群女的着身子捂住面尴尬的往外逃,然后看见的会告诉她们去捂脸……这其实也易理解,陌不会产集,因为旦认识,可能会影响到。

s;

蝶脚刚好,走路并不快,很快我就跟了去。

边怜惜的扶着她,边还不忘继续找话说,“怪不得刚见你的时候,就觉得像是在哪见过你,不过时间长了没记住。

”既然都睡过了,再觉得尴尬也没用了,蝶不再扭捏,而是开始问我,“你也是城的?”“以前是吧。

哦,也不对,我可能本来就是这的。

”前后矛盾的回答,顿时让对方来了兴趣。

反正不说点话,也挺无聊的,于是她就说起话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的你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样。

”对方走着,还不时去抓把路边的野,阳洒在她的脸,显得特别明媚。

新页:1H2H3H4H~点~康`姆(苹^果^手^机^使用safari自带浏览器,安^卓^手^机^使用谷歌浏览器)蝶格鲜明,她这个年的女多这样,她的绪也感染了我,觉得也没必要藏着心话,就说了起来,“我小时候,家就在的镇。

”演员身的都很健谈,蝶闻言瞧了瞧我道,“后来进城了?那还回来什么。

”我点点回答道,“回来找。

”“找谁啊?应该是很重要的吧。

”我笑笑没有回话。

每个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我不说,对方也知趣的没有接着问去,不过她却给了我个略懂的表,然后摆摆手示意我说,“我们赶紧吧,那还有等着呢,要是等不到我会烦的。

”“你脚怎么样,没问题吧?”蝶虽然没说什么,不过来回我们也算悉了,何况家又是细皮的女演员,虽然她已经不怎么需要我搀扶着了,但可能是昨晚折腾的太猛了,隐约可以现她走路时双有些不适。

于是我路边折了个树枝给她,权当拐杖柱着了。

路,我不停的和她找话说,问她是不是来拍电影的,并问她要拍什么电影。

对方只是说还没确定,并表示拍电影这行都需要先采风。

她们过来是带着任务的,想拍部能反映华为题的电影,而且还问我有没有什么建议。

我个半路来的,自然是说不来什么的,更别提建议了。

于好奇心,我想和她同过来的,应该都是明星吧,就忍不住问她来的都有谁。

从蝶口得知,来的居然还有阮玲,这让我再次吃惊了。

在前几年无声电影行时期,阮玲可谓是知名的演员了

,即使放在当下,她在影坛的地位估计也和胡蝶不相上下。

可以说她们都是近几年影坛最突出的明星,其优秀的演技,只要看过的人都留有深刻的印象。

并且阮玲玉和胡蝶一样,都是样貌姣好美女子,时常被称为民国女神。

我自言自语的感叹着,胡蝶却诧异我了解的挺多,我当然都推说是城里看过她们的电影,所以了解的多。

一路说说笑笑,她又介绍了别的朋友,“除了阮玲玉,来的还有唐瑛和陆小曼,当然摄制组的其他人员也有,就不给你一一介绍了”

这唐瑛我大概是知道有这么个人,可这陆小曼是什么情况?我一听就想到了曾经的好兄弟王赓,别不是她以前的妻子吧,于是我就多嘴问了一句,“等等,陆小曼,你说的是哪个陆小曼啊?”

胡蝶对我的多此一问稍有些不满,只听她没好气的回道,“还有哪个陆小曼啊,别和我说你在城里的时候没听说过人家丈夫去世了,跟着过来散心的。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