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新无限yin欲(48)(1 / 2)

加入书签

2022年6月13日第四十八章·嘴上说守贞又帮人吹喇叭我将信件整理好放置在桌上,找到屋子裡的打扫用具,并开始着手打扫起来。

在这样子的过程中,我并没有特别压低自己的声音。

在这万籁寂静的深夜中,光是一丁点的响声就十分明显,更别说像我这样大剌剌的进行打扫活动了。

我首先整理了厨房,将那些已经长虫的厨馀通通打包起来,认真清洗每一寸的污垢。

我打算在整理完厨房后再接着去整理客厅,但执行这个计画前,欣蕊听起来相当害怕的声音却已经从她房内传来,显然已经被我给吵醒了。

「是……是谁?小……小偷先生吗?」欣蕊手上拿着一个玻璃制花瓶,小心翼翼的从牆后探出头来。

不过当她看见我的那一刹那,瞬间睁大眼睛,手上的花瓶猛然掉在地上「锵!」的一声,立刻摔得四分五裂。

「布……布莱克?」欣蕊的眼睛马上涌出了泪水:「不……不是吧?真的是你?布莱克?」爱娜的化妆术无庸置疑,此时此刻我的外貌就是布莱克的样子。

但有一点是我们唯一模彷不来的,那就是布莱克的「声音」。

那怕这个世界上有变声器这东西,我们也不知道布莱克原本的声音听起来是什么样子。

因此我今晚的任务还有一个额外条件,那就是「整晚都不可以发出声音」。

我没有回答欣蕊,只是将目光放在她脚边的玻璃碎片。

我将手上的抹布给放下,拿起旁边的扫把和畚箕,走到她面前后,开始将那花瓶的玻璃碎片给打扫起来。

「布莱克……」欣蕊朝我伸出她的手,她那细緻又有些冰凉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脸上的泪水则是以泪洗面那般源源不绝地流下。

「真的是你……布莱克,我是在作梦吗?」「…………」我将扫把畚箕放到一边,轻轻抚摸着她放在我脸上的双手,对她微微一笑。

我也将双手移动到她脸上,轻轻抚开她的泪痕,然后拉了拉她的脸颊,让她在我眼前露出一个扮鬼脸那般的奇怪笑容。

「布莱克?你……」欣蕊用惊异的表情看着我,好像马上就理解我现在的处境:「你不能说话吗?」「…………」我微笑点了点头,摸了摸欣蕊的头。

我对着她指向整理到一半的厨房,髒乱无比的客厅,然后对她摇了摇头,将欣蕊给轻轻地推开,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我重新走进厨房,继续刚才整理到一半的打扫动作。

「布莱克……」欣蕊看着我的背影,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在一阵吞吞吐吐之后,才终于问道:「你已经……死了对吧?你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回来的吗?」「…………」我继续整理着厨房,稍稍看了欣蕊一眼,用手指了指髒乱不堪的客厅以及走道。

再继续进行我的整理动作,并没有更多的理会欣蕊。

「我……我知道了,我也来打扫就是了。

我……我还真是个不及格的妻子呢,就连丈夫死了都还要让他担心我……」欣蕊苦笑一声后,便也开始加入我的打扫作业中。

无论是居住在爱娜城堡或是霍尔森的别墅内,这种家务事我基本上是没在做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做过却是出乎意料地顺手。

我与欣蕊以相当快速又俐落的动作将厨房给整理好,又接连整理了房间以及客厅,简直是做了一场彻头彻尾的大扫除。

在这大扫除途中,欣蕊不断对我搭话,而我当然不能回答她,只能用眼睛看看她,对她露出一个微笑然后继续进行我的打扫。

该说不愧是花店的老板娘吗?在完全整理好后,整个屋子变的焕然一新,甚至还散发出淡淡的花香气息。

然后,我对她指了指浴室,示意要一起去洗澡。

欣蕊的脸变得有些微红,但还是跟着我走进浴室。

橙黄色的魔法灯被打开,透过魔法热水器让热水流进大浴缸裡面。

最-新-地-址:-**m-我迅速的脱光衣服,然后看着欣蕊,欣蕊也注视着我的双眼。

在下一瞬间,她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也开始慢慢褪下她身上的衣服,将那身已经充满髒污的衣服给丢进篮子裡,让那白皙无比又凹凸有致的女性躯体彻底展露在我面前。

淡棕色的柔顺长发披在她的脑后,皮肤看起来相当光滑而且白皙无比。

一对等级d的乳^房拥有相当完美的形状,粉红色的乳^头看起来相当诱人,让人不禁想要将嘴巴靠上去怒吸一波。

纤细的小蛮腰,穠纤合度的美腿,虽然平常穿得相当保守,但把衣服全部脱下以后,不得不说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一个。

欣蕊打开了莲蓬头的开关,由那温热的水由上往下冲来,彻底淋湿她的头发、她的脸、还有她的身体。

由于热水的关係,整个浴室裡面开始瀰漫着若隐若现的雾气,而我的rou棒早已经因为生理反应而高高耸立起来。

等一下,糟糕,我和爱娜都忘了考虑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正常男人不可能会有我这种尺寸的超级大rou棒啊!但是这齣戏都已经开演了,我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落荒而逃。

「呐……布莱克……」突然间,欣蕊背对着我,语气既缓慢又温柔的对我说道:「可以帮我洗头吗?就像是以前那样」「…………」我慢慢走到欣蕊身后,用肥皂戳出细緻且散发着花香的泡泡,开始慢慢替欣蕊梳洗起她柔顺的淡棕色长发。

洗着洗着,我突然听见欣蕊发出啜泣的声音。

她的背影在我眼前一颤一颤着,并且把头低下来,将双手遮掩在脸上,似乎是在低声哭泣着。

我慢慢停下帮她洗头的动作,只是慢慢地伸出手,从背后拥抱着她,将她慢慢拥进我的怀裡,就这么轻轻抱着。

「呜……呜呜……呜呜呜……」欣蕊不断在我怀中啜泣着,她的身体虽然相当温暖,但似乎又非常脆弱。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在不能说话的情况下试图安慰她。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我的直觉认为:恐怕她已经意识到我并不是真正的布莱克了。

毕竟我根本没有见过真正的布莱克是什么样子,他的行为动作有什么样子的特性,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从模彷。

既然欣蕊是布莱克的枕边人,肯定可以注意到布莱克的细节习惯,藉此辨识出我是不是真正的布莱克。

又或者说打从以前开始,布莱克就从来不会帮欣蕊洗头。

刚刚只是欣蕊给我的一个小测试,以便验证我是不是真的布莱克。

反正不管怎样,我现在都从欣蕊的背后轻轻抱着她,尝试安慰她那因为孤寂而开始崩毁的内心。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欣蕊轻轻将我的手拿开,用莲蓬头将自己头发上的泡沫给冲干净,跨入一旁已经放满水、正冒出满满热气的大浴缸裡面。

「哗啦!」一声,热水从浴缸内满溢出来。

而欣蕊似乎调整好了心态,从浴缸裡红着脸看向我:「布莱克……不一起来泡吗?」在欣蕊的邀请下,我也跨入浴缸裡面。

而欣蕊朝着我靠过来,向小鸟依人那样子靠在我的胸膛上。

我轻轻抱着欣蕊,就像呵护着容易碎裂的瓷器那般。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