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囚妾黄蓉(17)(1 / 2)

加入书签

2023年1月24日字数:15046【第十七章·囵圄乱舞】冰冷黑暗的地下暗室,数根铁链当啷作响,将美人那欣长的四肢紧紧束缚,丰腴熟媚的玉体缩在昏暗的阴影之中,墙边的油灯那微弱的烛光打在她那凌乱血红的衣裙上,凄美而又诡异。

原本明艳妩媚的娇靥此刻呆滞无神,秀眸空洞而涣散的望着远处的烛火,连地牢的大门被人推开都毫无察觉。

来者看着石墙上美人那凹凸有致的娇躯,眼底的凶横如锋利的长刀挥砍在美人的身体上,尤其当目光扫到衣裙上那鲜红的血迹,来者眼中的恨意怒火便更加的汹涌。

从来者身穿那镶金黑袍便可看出其身份之高贵,然而那披散半白的枯发则诉说着他内心的伤痛。

没错,来者便是刚刚失去爱子的赵必,而那墙头高悬的美人即是有女诸葛之称的郭夫人黄蓉。

从灵堂出来后,赵必过半黑发一瞬之间枯败花白,丧子之痛令赵必痛不欲生,连原本定计于子时城卫换班的空挡期发动的攻城事宜都提前了一个时辰,但此刻的赵必已经无心在意这些,他现在只想如何折磨眼前的贱逼,这个害死自己爱子的yin娼。

「你觉得我会如何折磨你?嗯?我美丽的郭夫人?!」听着赵必从牙缝中挤出的犹如鬼魂般凄厉的嘶哑低吼,黄蓉只是低低的问道:「坚儿呢?」「坚儿?坚儿?哈哈哈!哈哈哈!坚儿!坚儿!」如听到世间最好笑的话语般,赵必近乎癫狂的大笑不已,满是血污的大手此刻死死的攥紧,血丝纵横的眼眸狠厉的盯着黄蓉身上的那来自赵坚的血迹道:「清儿,坚儿的亲娘,也是我赵必一生最爱的女人,我赵必对不起清儿,也对不起坚儿,本想了却一切好好后补偿坚儿……呵呵,黄!蓉!你让我没有爱啊!我要你生不如死!我要让天下最低贱的人将你身上的每一个洞都肏烂!我要让坚儿看看高贵的郭夫人,女诸葛黄蓉是如何骚浪的渴求别人肏烂她的Sao屄,让坚儿好好看看!好好看看!哈哈哈!哈哈哈!」无视赵必那癫狂发疯般的愤怒嘶吼,黄蓉只是继续凝望着远处跳动的烛火,充耳不闻赵必痛苦的的撕心裂肺,口中彷若自言自语般的说道:「我本就是该死之人,奈何上天折磨我到现在,呵呵,我即刻便咬舌自尽,坚儿的愧便由我下去再还他了」见黄蓉求死心切,赵必却仍旧发出阵阵骇人的低笑,毫不在意的冷漠道:「死,看看这个,你死了,我们郭大侠的一世英名可就要被侮辱了」说着,赵必随手将一破败黑衣扔在地上。

本想咬舌自尽的黄蓉看着地上那团黑衣顿时大惊,朝着赵必怒斥道:「你这贼人,此物怎会在你手上!」不错,那破败不堪的黑衣正是郭靖与叫花子打扮的黄蓉初次相见时,郭靖赠予黄蓉的貂裘大衣。

在黄蓉嫁于贾似道的那年,黄蓉便将这貂裘大衣又回还给郭靖,也寓意自己随没有陪伴在他的身边,但自己的心却如这貂裘大衣般与郭靖相伴永远。

直待襄阳城破,郭靖被斩首,自己也疯疯癫癫失去了记忆,这件貂裘大衣也失去了踪影。

如今,这貂裘大衣居然出现在赵必的手中,那靖哥哥的尸首如今是何模样,想到此处,黄蓉顿时大怒追问道:「说!你们把靖哥哥的尸首怎么样了!你们怎敢……」「怎敢?!对付你们这等通敌卖国的武林刁民,本王爷有什么不敢!」不待黄蓉讲完,赵必便出言讥讽道。

「啐」郭靖后半生一直为宋朝的江山与百姓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此刻听到赵必如此诬陷郭靖,黄蓉忍不住一口唾沫啐在赵必的身上,然而赵必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襄阳城破,朝中文武百官皆上书幼帝,前线战败乃郭靖为首罪,其强夺襄阳守将吕文德之权,终日饮酒,且对城中武林人士管理不严,致使守城事宜难以调动,此乃其一。

其二,郭靖生于大漠,与蒙古之关系交织不清,时常与蒙军泄露我方军事部署,此乃通敌叛国之大罪……」「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靖哥哥亲自带兵守城,若只靠吕文德那馕包,襄阳早便破了,靖哥哥之功劳天下皆知,你们如何说词怎叫宋朝百姓信服」听着这些莫须有的罪名,黄蓉不禁嗤之以鼻,出言反讽,但赵必接下来的话让黄蓉气愤的剧烈挣扎起来,双臂狠狠的甩动粗长的铁链,震的哗哗直响。

「你不顾朝中百官如何,那蒙古呢,郭大侠被斩首之日,你猜是谁人收的尸,是那纳呼伯颜,你猜他会如何对待你那爱国爱民的郭大侠呢?没错,纳呼伯颜将那郭靖的尸体铸成跪姿铜像,便放在那襄阳城主府上任由一众蒙军唾弃泄愤!哈哈哈哈哈哈,这便是你那靖哥哥如今的雄伟之姿!」「你放屁!靖哥哥如何也是托雷的兄弟,是那忽必烈的叔父,伯颜老狗怎敢如此!」「怎敢?你郭靖身前名望地位如何超然,如今不过尸首分离的死人罢了,有何不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见黄蓉有些难以接受的喃喃自语,赵必轻蔑的冷哼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你去哪襄阳城看看不就知道了?」「襄阳……襄阳……赵必,你这狗贼,快放了我!奸贼!畜牲!把你姑奶奶放开!」看着毫无内力武功的黄蓉挥舞拳头向自己猛地冲来,却在铁链的束缚在瞬间被自己的冲劲拉倒在地,愤怒的站起身子,黄蓉又开始冲锋,倒地,如此数次后浑身无力的黄蓉只能瘫软在地口中粗气直喘,但口中仍不忘出声辱骂。

而赵必只是看着,欣赏着黄蓉如今气愤不已而又束手无策得模样,兴奋得哈哈直笑。

「郭夫人,你就骂吧,你骂啊,老子就看着你在这里犬吠,等会儿便有人来把你这嘴堵上,还要把你身上的每一个洞都堵上!等你被肏成一个只知道yin荡求欢的母狗,我看你如何去救你那靖哥哥!来人!」听从赵必的呼唤,早已恭候在门外的黑衣人急忙推门而入:「王爷有何吩咐」「好好照顾一下我们的郭夫人」

「是」看着眼神几乎可以杀人的黄蓉,赵必狠厉的说道:「好好享受吧,郭夫人!」言毕,黑衣人便随着赵必走出了暗室,只留下身后黄蓉那疲惫的喘息声。

看着空无一人的暗室,无力的拉扯着粗长的铁链,黄蓉也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将是何等的yin辱。

还不待赵必前脚离开片刻,方才离去的黑衣人便带着几个家仆走进了昏暗的密室中,看着正静坐在暗室中央的黄蓉,家仆们一双双眼眸中流露出饥渴的狼色,平常久做杂活的粗糙大手忍不住摸上裤裆中的屌物,喉咙简直干的直冒烟,便想冲上去好好品尝一番女主人口中那香甜的津液是如何的美味。

几位家仆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当王爷身边的黑衣人告知可以去享用那位高贵美丽的女主人时,纷纷跟着黑衣人来到这处地下暗室,这个时候只要能让他们在那位美丽动人的女主人身上驰骋抽cha,便是要了他们的性命都可以。

暗室中,黑衣人随手拉动墙边的机关,只听阵阵机关齿轮转动的声音,伴着铁链碰撞的脆响,四条锁链猛地紧缚,顿时将黄蓉的四肢拉展开来,整个身体完全的悬在空中,动弹不得。

「你这赵必的走狗,滚开,让赵必过来见我!狗贼!」随着身体被铁链猛地拉起,高悬空中的黄蓉不断的铁架上挣扎嚎叫,哗啦啦的铁链敲击碰撞,金属冰冷的碰撞声回响在囚室中。

冷漠的轻哼一声,黑衣人大手一挥,只听「撕拉」一声,黄蓉忽然觉得胯下一凉,自己那包裹着秀腿的长裙便飘摇落地,弅起的yīn阜蚌肉藏匿在亵裤中隐隐可见。

伴着黑衣人挥动的大手,黄蓉身上残破的衣物一件件飘落在地,最终一副浑然天成的雪白躯体便完美的展露在冰冷的空气之中。

而几个静候在后的家仆早已抢夺着从黄蓉身上剥下的片片衣物贴在脸上狠狠的嗅闻着,纷纷眯着眼露出恶心的陶醉模样,而微眯的双眼中一道道贪婪的眼神犹如无形的大手在黄蓉赤裸白皙的身体上抚摸着。

「斯哈,斯哈,香啊,真香啊!」「唔唔,这就是漂亮娘们的味道嘛,真是香啊!」「那是,夫人其实你们平时找的那些窑姐可以比的!」听着一个个家仆满嘴污言秽语的猥亵着自己的衣物,其中更是拿自己与那些低贱的勾栏艳妓相比较。

无法做出任何反抗的黄蓉只能愤怒而无助的闭上自己的双剪,随着两道屈辱的泪水留下,黄蓉无奈的撇过头只希望自己能够减少耳中传来的羞辱之语。

而这掩耳盗铃之举只能带来更大的折磨。

看着黄蓉撇过头去娇弱作态,黑衣人捏住黄蓉的下巴抬起她的头狞笑道:「郭夫人,闭眼可欣赏不了接下来的好戏呢」说着,一两寸有余的条形活物顺着黑衣人的手臂从他的长袍中钻出,跃然于黄蓉的面前,而被黑衣人捏住下巴的黄蓉睁眼后才看清这活物的样貌,只见这体若蜈蚣的细长虫物身若蛇类,满是鳞甲的光滑软体旁长着蜈蚣的千足之脚,面若龙首,此刻正颤动着两颗从嘴边突出的弯弧颚足向自己掠来。

即便是身为黄老邪之女的黄蓉也从末见过如此诡异的虫子,哪怕是当初被西毒欧阳锋掳去的日子里见惯了各种奇怪虫蛇,可面对这可怖的虫物,即是心智强大的黄蓉也被惊的花容失色,尖叫出声。

「啊啊啊!这是什么?!!」本就被铁链束缚的娇躯无处可逃,但黄蓉仍旧疯狂摆动着螓首想从黑衣人禁锢的大手中躲闪掉那恶虫的进攻,雪白的身子上几道铁链随着黄蓉疯狂的甩动震的哗哗作响。

不过这只是黄蓉作的一番无用功罢了,细长的恶虫扭动着灵活的蛇形软躯沿着黑衣人的大手爬上黄蓉的两瓣红唇之上,而被恶虫攀上脸颊的黄蓉立时屏息抿嘴,过度恐惧下的黄蓉此刻完全忘记自己赤裸的娇躯暴露在那些家仆的眼中,只是死死的盯着唇瓣上挪动的恶虫,感受着那细密的触足在自己的脸上挪动,两滴仙泪犹如黄蓉本人那惊吓到极点的心一边悬挂在眼角而不敢落下。

只见蜷在嘴唇上恶虫对着黄蓉紧抿唇口挺动数次而不得探入后,一转攻势沿着黄蓉香颈滑下,轻巧的落到黄蓉丰满坚挺的左乳^上,奇诡的恶虫彷佛被那乳^峰峰顶的嫣红吸引一般,扭动着软驱如毒蛇吞食绞死猎物一般在那嫣红乳^头上盘旋数圈,无数的触脚扫动着黄

蓉胸前的乳^蒂,可怖虫头在黄蓉布满泪水的惊恐注视下张开颚足猛地扎在那颗敏感娇柔的乳^头上。

「啊!啊!」伴随着一股刺痛于黄蓉崩溃的尖叫下,只见恶虫的喉咙鼓动着将些许黑色的毒素注入颚足扎住的乳^头里。

于刺痛之后,黄蓉便感觉心头狂跳,胸前的两颗硕乳^彷佛哺乳^的孕妇般一阵坚挺鼓胀,丝丝乳^白色的液体便从那不知何时早已勃起的乳^头中流出。

非是怀孕之身的黄蓉此刻居然神奇的流出了乳^汁,看着发生在黄蓉身体的奇异变化,静立在黄蓉身前的黑衣人却忽然唱起歌来,那诡异的曲调伴随着不知是哪里的方言从黑衣人的兜袍下传来,而一直贪恋的流连在黄蓉美乳^之上的恶虫却听到黑衣人的指令般突然停止了进攻,温顺的爬回到黑衣人的手指上。

将手掌中随着歌声舞动身躯的恶虫展示在黄蓉的面前,黑衣人如自己的宝贝即将失去般惋惜的看了一眼恶虫后对着黄蓉说道:「真是可惜啊,虫儿…………不过,能与郭夫人这般完美的躯体合为一体,倒也不算可惜」听着黑衣人黑袍下矛盾的话语,黄蓉的心却如坠冰窖,这恶心可怖的虫物即将与自己合为一体,合为一体,如何合为一体,黑衣人接下来的动作将告诉她如何合体,只见黑衣人举起手中的恶虫突地放在黄蓉过度惊吓后煞白的俏脸,舞动的恶虫在离黄蓉脸颊只有半寸的地方舞动着,黄蓉已经能够听到虫子那嘶嘶的进攻信号,正把黄蓉逐渐崩溃的心神撕得粉碎,但接着黑衣人又一次将恶虫从自己的脸颊旁一开。

连连受到黑衣人的惊吓,惊魂末定的黄蓉正不住的喘息着,还不待黄蓉回过神来,却见黑衣人冷哼一声,黑袍下的右手沿着黄蓉喘息鼓动的胸口一寸寸的向下移动,翻过两座高耸的乳^峰,移过内秀平坦的小腹,最终舞动的怪虫在黑衣人右手的携带下稳稳的停在了黄蓉的胯间,迎来了黄蓉最大的恐惧,也迎来了怪虫最后的一旅。

看到黑衣人的大手最后停在了自己的胯间,黄蓉顿时花容失色,尖叫一身,本能的拼命扭动身体,胸前的一对乳^肉也随之舞动,划起阵阵乳^浪肉波。

黑衣人欣赏着黄蓉无用的挣扎,悬停在黄蓉胯间的手却并没有动,直待黄蓉挣扎的失去了力气,黑衣人用却一反常态的温和语气道:「清儿自出生便由我代为照顾,我无妻无子,自将清儿视若自己的亲闺女一般,呵呵,清儿是那般聪慧可人,知晓我非其生父,却更加亲近我。

但她又太过坚强,且懂事的令人怜惜。

昔日赵必不得势,清儿被人掳去要挟,清儿只怕自己害了赵必和刚出生的坚儿,故意激怒赵坚的仇敌,我救驾来迟……清儿……唉,真是个傻姑娘。

我本欲找那人寻仇,但临死前,清儿让我不要去寻仇,还和我说冤冤相报何时了,让我好好照顾这对父子。

她和你很像,郭夫人,都愿意为自己的丈夫舍弃一切,便是不惜委身给贾似道那草包也要帮郭靖。

我本不愿赵必将你交给伯颜那蒙狗,且坚儿又那般喜欢你,可惜……可惜啊……可惜!」频受惊吓的黄蓉早已失去思考的能力,只是惊恐的看着身前的黑衣人,刚想开口应话,却见黑衣人怒喝一声,黑袍下的右手猛地压向黄蓉的下体,黄蓉尖叫一声,绝望的望向自己的下体,奈何视线被胸前一对哺乳^鼓胀的乳^球所挡,看不见胯见的情况,却能清楚的感受到yīn阜的两瓣唇肉上传来可怖恶虫那密集的触脚爬动时恶心的触感。

而在黄蓉视线之外的腿心yīn阜上,只见那恶虫龙首频摆,喉咙中发出出嘶嘶进攻的声响,最终对着黄蓉yīn阜唇瓣中藏匿的小巧yīn蒂发起凶猛的进攻,如同侵黄蓉乳^头一般,恶虫龙首旁的颚足一口夹住躲藏起来的yīn蒂将股股虫毒注入其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最^^新^^地^^址;藏无可藏的yīn蒂最终无法躲过恶虫的镰口,夹在着毒液注入带来的苦楚。

但恶虫的进攻却丝毫没有停下,在黑衣人不知何时又吟唱起来的诡异歌声下,恶虫龙首旁的两颗颚足大力的分开黄蓉封闭的yīn阜内唇,龙首径直扎入黄蓉的花道肉穴之中。

进入花径之中的恶虫艰难的挤开黄蓉紧窄的肉道,细小繁密的触脚摩擦着肉壁上的褶皱,婀娜犹如蛇蝎美人之舞般,恶虫在黑衣人的伴奏下踩着舞步停在了黄蓉花宫的入口处,似与恶虫心脉相同般的黑衣人此刻也高唱到了歌曲的最高潮,也是最终章,随着最后一声歌声落幕,怪奇的歌语消失在黑衣人的口中,盘踞在黄蓉的子宫穴口的恶虫撕扯开紧锁的宫口大门一往无前的冲入其中。

「呃……呃……嘎嘎嘎嘎……嘎啊啊啊啊啊啊!!!!」苦痛扭曲着黄蓉的喉咙,伴随着黄蓉绝望的痛喊,恶虫破宫所赠与的痛楚百倍于乳^蒂时所带来的痛撕碎了本就黄蓉残破不堪的心神,将黄蓉拖入那望不见底的苦痛深渊之中,而玉体花宫内的恶虫扭曲,盘桓,吸附在花宫的肉壁上最终陷入静止。

「呃…呃…呃…」黄蓉脱力的身体好似无骨的吊在墙上,喉咙中断断续续的传来细弱无声的喘息。

随着黄蓉上演的「人虫合体」大戏的结束,当黄蓉在数不尽的痛苦折磨摧残下即将陷入昏迷之际,但老天爷好像也对折磨黄蓉这等末亡之人的戏码十分喜欢,命运的大手悄然的扼住黄蓉的喉咙缓缓勒紧,透的黄蓉喘不过气来。

在骇人恶虫将两股毒液注入黄蓉的乳^蒂与yīn蒂之中,并最终与黄蓉合为一体后,一股痕痒感不断的从腿心传来,黄蓉白皙光滑的皮肤上瞬时染上一层异样的红晕,细密的汗水逐渐渗出皮肤,不一会儿,黄蓉那玲珑丰满的诱人胴体如同从水里捞起一般,在微弱的烛光摇曳照耀下,熠熠生辉,眩人目光。

还没等黄蓉缓过神来,在乳^蒂与yīn蒂的两处虫咬处便燃起灼人的热度,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三点聚焦处的炙热痛感霎时传遍全身,复又转化为无尽的快感似火星落于春枝柳絮,飞快的燃遍全身,又似堤边江潮,绵绵不绝,波涛汹涌。

「不!不!停下!快停下!呜呜!靖哥哥!救救蓉儿…………」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身体起的反应,浑身无力的黄蓉只能在心中无助的哭喊而无人回应。

绵延不绝的无尽快感瞬间席卷全身,香汗淋漓的黄蓉忽地抓紧手边的铁链,修长的大腿在铁链的束缚下无法紧闭,伴随着一阵激烈的抽搐,喉咙中无意识地挤出一丝难抑的呻吟「嗯……啊!」,粘腻的阴精如决堤洪水般从体内倾泻而出,喷射在冰冷的地面上,四溢的yin水溅的腿根一片滑腻,激烈的高潮春水冲开紧闭的yīn唇顺着腿心不断滴落在地。

冷漠的看着黄蓉激烈的高潮反应,黑衣人松动机关,随着四肢失去镣铐的束缚,浑身酥麻无力的黄蓉径直软倒在地,高潮后迷蒙的双眼恨恨地看着给自己带来无穷屈辱的黑衣人,回应她的只有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只见黄蓉那双被恶虫毒液催发后更加丰满的乳^房被自己的一双玉手握住,狠力的揉搓着,硕大雪白的如题被挤弄揉搓的变形,鲜红的乳^头突出勃起分泌出股股乳^白色的奶水顺着指缝溢出流淌在本就雪白如玉的娇躯上,散发出阵阵乳^香。

完全无法压抑的瘙痒不只于双乳^之上,腿心深处的花宫之中,恶虫的身体盘踞之处不断的传来令人癫狂的痕痒骚动。

止不住躁动的黄蓉无法只能腾出一只手去抚弄着高高贲起的yīn阜,浑身瘙痒难耐的黄蓉被折磨的不由自主的施展出兰花拂穴手的手势,拇指与食指扣起捏住珍珠般小巧的yīn蒂,余下三指并作一起灵活的插入自己的花穴肉道之中,不断的向内深入,渴望自己的手指能够碰到宫穴底部

<!

doctype html public ”-wapforumdtd xhtml mobile 1.0en” ”<ref”<ref"tdtd”>”" tart"blank">tdtd”>” tart”blank”><ref"tdtd”>" tart"blank">tdtd”>

囚妾黄蓉最新章节囚妾黄蓉(17)-版主藏经阁小说最新手机版小说网

<.”descr” content”囚妾黄蓉囚妾黄蓉(17)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囚妾黄蓉最新的章节囚妾黄蓉(17)更新了,速度一流,阅读环境舒适,囚妾黄蓉爱好者首选之站的版主藏经阁小说最新手机版小说网阅读囚妾黄蓉(17)。

” >

var ecodes;

var erunfunct{

fn;

};

droidi.test&&baidui.test{; ;;}

首页

小说书库

完本小说

阅读记录

其他类别

囚妾黄蓉章节目录

囚妾黄蓉(17)

地址发布邮箱 [email protected]

随着黄蓉上演的「人虫合体」大戏的结束,当黄蓉在数不尽的痛苦折磨摧残下即将陷入昏迷之际,但老天爷好像也对折磨黄蓉这等末亡之人的戏码十分喜欢,命运的大手悄然的扼住黄蓉的喉咙缓缓勒紧,透的黄蓉喘不过气来。

在骇人恶虫将两股毒液注入黄蓉的乳^蒂与yīn蒂之中,并最终与黄蓉合为一体后,一股痕痒感不断的从腿心传来,黄蓉白皙光滑的皮肤上瞬时染上一层异样的红晕,细密的汗水逐渐渗出皮肤,不一会儿,黄蓉那玲珑丰满的诱人胴体如同从水里捞起一般,在微弱的烛光摇曳照耀下,熠熠生辉,眩人目光。

还没等黄蓉缓过神来,在乳^蒂与yīn蒂的两处虫咬处便燃起灼人的热度,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三点聚焦处的炙热痛感霎时传遍全身,复又转化为无尽的快感似火星落于春枝柳絮,飞快的燃遍全身,又似堤边江潮,绵绵不绝,波涛汹涌。

「不!不!停下!快停下!呜呜!靖哥哥!救救蓉儿…………」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身体起的反应,浑身无力的黄蓉只能在心中无助的哭喊而无人回应。

绵延不绝的无尽快感瞬间席卷全身,香汗淋漓的黄蓉忽地抓紧手边的铁链,修长的大腿在铁链的束缚下无法紧闭,伴随着一阵激烈的抽搐,喉咙中无意识地挤出一丝难抑的呻吟「嗯……啊!」,粘腻的阴精如决堤洪水般从体内倾泻而出,喷射在冰冷的地面上,四溢的yin水溅的腿根一片滑腻,激烈的高潮春水冲开紧闭的yīn唇顺着腿心不断滴落在地。

冷漠的看着黄蓉激烈的高潮反应,黑衣人松动机关,随着四肢失去镣铐的束缚,浑身酥麻无力的黄蓉径直软倒在地,高潮后迷蒙的双眼恨恨地看着给自己带来无穷屈辱的黑衣人,回应她的只有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只见黄蓉那双被恶虫毒液催发后更加丰满的乳^房被自己的一双玉手握住,狠力的揉搓着,硕大雪白的如题被挤弄揉搓的变形,鲜红的乳^头突出勃起分泌出股股乳^白色的奶水顺着指缝溢出流淌在本就雪白如玉的娇躯上,散发出阵阵乳^香。

完全无法压抑的瘙痒不只于双乳^之上,腿心深处的花宫之中,恶虫的身体盘踞之处不断的传来令人癫狂的痕痒骚动。

止不住躁动的黄蓉无法只能腾出一只手去抚弄着高高贲起的yīn阜,浑身瘙痒难耐的黄蓉被折磨的不由自主的施展出兰花拂穴手的手势,拇指与食指扣起捏住珍珠般小巧的yīn蒂,余下三指并作一起灵活的插入自己的花穴肉道之中,不断的向内深入,渴望自己的手指能够碰到宫穴底部

【1】【2】【3】【4】【5】【6】【7】【8】

地址发布邮箱:[email protected]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路陪伴…感谢有你】

上一章

下一章>

其他类别

囚妾黄蓉章节目录

.chapterpas{ le-height:25px;marg-top:50px;}.chapterpas a{color:red;paddg:0px 5px;}.{color:blue}

erunfunct{

var pa”.mod-pa”;

var istouch!

!

”ontouchstart” dow;

var ismouse!

!

”onmousemove” dow;

var chapterview”#chapterview”, body”body”;

var pacontent”.pa-content”, savefont”current-font”, currentfont1;

var fontfunct{

font size;

var sizes[”font-normal”, ”font-lar”, ”font-xlar”, ”font-xxlar”, ”font-xxxlar”],

level;

return {

set: functc{

sizes[currentfont]

sizes[currentfont]” ”sizes[c] ;

currentfontc;

”current-font”, c, { expires: 3600 };

”currentfontstrg”, sizes[c], { expires: 3600 };

},

crease: funct{

if currentfont < level - 1{

currentfont1

}

},

descrease: funct{

if currentfont > 0{

currentfont - 1 ;

}

},

day: funct{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