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爱与欲的年华】(第四十八章 坦白)(1 / 2)

加入书签

作者:夜月2022年7月11日字数:11813【第48章:坦白】正当陆明准备开口的时候,唐妩的平淡语气里带有一丝隔阂:「拔出来」「嫂子……」唐妩眼眸里原本的羞赧迷离消失不见,清澈明秀,注视着陆明双眼,轻启芳唇:「没有听到吗?」陆明的心脏彷佛停了一拍,嫂子以前从来没有对他这么冷淡和抗拒,这下惴惴不安,也不敢有阳奉阴违的态度。

他腰身缓缓向后挺,让rou棒从柔软温厚的蜜膣里挤出来,使劲卡着花蕊深处的gui头,恋恋不舍地离开极具弹性的子宫壁,棱钩边缘摩擦着敏感膣道,被yin液充分浸润的壁肉蠕动着就像呼吸般一紧一缩,让rou棒的撤退颇为艰难。

嫩白纤细的美腿在破烂丝袜的衬托下更显魅惑,唐妩的玉颊仍然潮红,她强忍住下半身传来的异样酥麻,柔腹柳腰的起伏很平缓,没有显示出异样,同时还用手捂住了胸口。

激情碰撞后的娇躯香汗遍濡,幽香缠绕,滑嫩雪腻的饱满双乳^即便平躺着也脱离地心引力,朝上微鼓形成诱人弧线,两颗粉红乳^头依旧坚挺性感。

微绽的花穴被凌辱得稍微发红,随着gui头最后被润滑的膣道挤出来,那像丁香叶般娇嫩的yīn唇已无法合拢,唇瓣柔软红润,形成一个小小的微张穴口,并发出「嗞——」的声响。

停留在花穴内的晶莹蜜液汨汨而出,直接流进了翘臀缝里,随后还有大量jing液慢吞吞地从膣道里探出来,以相当缓慢的速度淌下,渗进了灰丝裤袜里。

那根折磨自己许久的rou棒终于从下体脱离,让唐妩的紧绷心神逐渐缓释。

陆明顾不上晶莹剔透的黏煳rou棒,赶紧将旁边的纸巾拿来,想帮嫂子清理下体的污秽之物。

唐妩摇头,合拢双腿躲避了他的好意,将纸巾拿过来,轻轻擦拭了下体好几遍。

蜜膣柔肉相当紧窄,随着花穴口的重新闭合蠕动,漫灌进去的jing液不再溢流而出,大部分残留在花穴深处,这就是极品名器的特征。

她又擦了一会床单上的水渍,只是深深的水痕短时间内难以干透,便放弃了,拿起一旁被子,迅速遮住自己的大半躯体,背对着陆明,只露出一双莹白妩媚的莲足,薄透的珠光灰丝袜仍有少许浸湿。

见唐妩全程没有和自己说话,陆明坐在旁边十分煎熬,他知道嫂子肯定在生闷气,也不敢搭话,想着先让她冷静会。

又过了好一会陆明才开口,语气尽可能平缓:「嫂子,你刚才问我是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从国外回来后,我的身体出了很大问题,和嫂子你的症状一样,但是我更严重,已经没办法she精了,然后……今晚不是要借精嘛,我自己怎么弄都弄不出来,脑海里想着都是嫂子,所以我才厚着脸皮找你,之后,嗯……嫂子对不起,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我错了」陆明坦诚了自己的过错,却也在无意间提醒唐妩,原本是她先委托陆明出精的,他因为身体变故无法出精,就该要唐妩来解决,不管她用什么办法。

虽然道理如此,但唐妩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原本憋闷的内心变得茫然起来,依旧保持沉默。

突然,陆明狂扇自己巴掌,而且力度相当猛,一边扇还一边自责:「嫂子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不奢求你的原谅……」唐妩急忙转身,见他的两边脸颊已经淤红微肿,内心一痛,摁住了他手腕,语气嗔怒:「你发什么疯啊?」陆明被自己打成了厚脸皮,防御值被动拉满,他不管不顾地抱住嫂子,整个人喜极而泣:「嫂子你肯原谅我了吗,你终于理我了,我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哎你……」唐妩被他的突袭拥抱弄得心神慌乱,尤其两人还赤身裸体,柔软的胸脯紧贴着陆明胸膛,粉嫩乳^头更是戳进坚实膛壁里,那缕缕温馨沉醉的男人气息围绕在她周身,腮颊如霞。

本来她想多骂几句,内心的最后一点嗔意也渐消了:「你松开我,我没有生气,原谅你了」她推开陆明的温柔攻势,双眸局促已经失去了平静,没再看他,转身用被子裹紧自己的赤裸胴体,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妥当,又躺回床上背对着他,整个人缩成一团。

如此不明显的暗示,让陆明得以趁热打铁,他掀开被窝直接钻进去,从后面抱住了唐妩。

「你——出去!」「我想抱抱你,就一会可以吗,我保证不乱动」「我不想听你的保证,出去」「就今晚好吗,我需要确认一下自己的判断,到底有没有差错,我要好好感受一下」陆明又开始了瞎忽悠,试图让唐妩的心神分散。

「什么……判断?你的手,不要乱摸我……」「我感受一下,我感受一下」见陆明没有作声,唐妩愣了愣,却也没再推搡,怕打扰到他「思考」,任由他从背后紧紧搂住,两人的姿势像极了温存后的情侣。

她紧张地捂住胸口,其实是为了掩饰慌乱的内心,这么一闹,存心想批评他的意图随之消散。

熬了好阵子后,她轻微提醒:「你判断什么了?」敏感耳朵立即传来声音:「子,我的症状和你模样,只有你身的气息才能让我有这般依赖」「你……」唐妩适时沉默,手握成拳,很快就松开了,语气变得黯淡:「陆明,你要清楚意识到,我是你子,我们踏的这步……很危险,我已经对不起你哥了,你也要这样吗?」陆明搂抱得她更紧了:「我知道,我们这样是不对的,我还是会把你当子,子你不必有心理负担,毕竟我们两个都是物谢的受害者,都无控制自己的望,况且……我们今晚所的切,不正是为了能怀孕吗?我们无论怎么,终都是为了将液送进你的体,所以子你不要有负罪感」s;

提到这点,唐妩的心就始终作痛,忍了许久的泪轻轻滑落,她不愿让陆明看到,轻声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哥会选择隐瞒了,因为实在无面对,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可如果被你哥知道了怎么,我希望你哥对我坦诚,那我自己呢?我到了吗?」唐妩的番话直戳陆明心灵,他顿口无言。

「子,我们可以永远保密,不将这事说去的」「我,,不到!」陆明还想说什么,唐妩直接推开他,了逐客令:「你走吧,离开这个间」子不置疑的态度让陆明的心瞬间凝固,或许两分开冷静更为妥当。

「好吧……」等他灰熘熘离开后,间恢复宁静和空旷,它像是在嘲笑什么,唐妩反而更加难受了,用被子遮住自己。

好会,她起身,脱了破烂袜,穿睡裙,接着将床单拆来,放进浴室的洗衣机,从衣柜拿崭新的铺好。

唐妩整理了片刻,顿时困从心来,擦完面的痕迹后,直接关了灯躺进被窝,让伸手不见的黑暗尽笼罩自己,这样她就不必再思想什么了。

然而站在门外的陆明直没有离开,凭借他的超强听力可以分辨唐妩在面什么,唯乎他意料的是,患有黑暗和幽闭恐惧症的唐妩,竟然关掉了灯睡觉,这是相当不正常的。

他离开间,个站在走廊时,才现自己的切太轻率鲁莽了,他几乎可以想象在之后的子,他和子的关系将会步步疏远,现不可弥的隔阂……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事已至此,他必须要点什么。

思索很久后,陆明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床的胴背倩影不,陆明轻轻坐在床边,没有犹豫,直接睡在了她旁边,有点霸道搂住子。

怀的柔软沁躯体轻轻颤抖,没有明确拒绝的信号,只是轻声低:「你怎么回来了」「这太黑了,我担心你会失眠」陆明让自己的语气放缓:「我记得之前你说过,我抱着你,你会很快入睡」

「有吗?」「有的,你还说非我不睡」「我没有说过,你是诽谤」「诽谤就诽谤吧,反正今晚我就不走了」唐妩作势起身:「我走」但她被紧紧搂住,无轻易,只好作罢。

两又安静了好会,唐妩率先打破沉默:「脸还很疼吗?」「不疼了」「嗯,以后不准这样打自己了」「好,我都听子的」陆明试探着将她的身子转过来,见她没有明显抗拒,便直接搂抱在怀,两几乎是面贴面,目对视,鼻尖碰撞。

炽热的气息,暧昧的呼,体肤相触,异荷尔蒙在空气缓慢织摩擦。

唐妩那似幽怨的秀眸扑朔离,躲闪了他的凝视,呢喃着说:「陆明,与是无分割的,所以,我们没有次了,你明了吗?我真的很怕」陆明注视着她,语气诚恳:「子,不用怕的,等你怀孕了我们就停止,谁也不知道的」她说没有次,陆明说怀孕了就停止,这间的差别可了。

面对他的这番模煳不清的话术,唐妩轻叹声,没再言语反驳,只是将拳抵在脯位置,和陆明的身体保持着细微距离。

陆明的声音再次传来:「睡吧,晚安了」唐妩闭了:「嗯……」多少个夜的失眠,这刻她终于能睡个安稳觉,在陆明怀抱是那么暖安心。

到清晨,明亮芒唤醒了沉睡的唐妩。

被空洗礼过的意识尚需要点时间恢复,她注视着前方衣柜,懵懂的瞳孔逐渐凝聚,随后才现自己的柔软脯被宽厚有力的手臂压着,几乎无。

吊带睡裙从肩往滑,整个滑胴背紧挨着陆明,而且他的体不知道为什么赤着,轻而易举挺进了自己的胯之间,甚至已经开了润。

她脸颊微微泛红,确认了陆明还在睡后,想着挣脱前手臂,将身子撑起来,却在扭过程刺激了的充状态,让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探进,原本就有少

许湿润的蜜膣,在受到自然刺激后,整个膣道的ai液更加润滑充分,gui头轻松滑了进去。

慌乱中的唐妩,以极强的意志推开陆明,gui头不情不愿地弹出来,上面已经沾满了晶莹yin液。

见陆明没有醒来,唐妩内心稍安,提了提睡裙吊带,遮住了白嫩胸脯,随即拿过纸巾帮他的rou棒轻轻擦拭了一番,抹掉自己的羞耻ai液,便悄悄离开了对她来说极为危险的床。

她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等收拾妥当后,连早餐都没有做就离开了家。

房门关闭声传来时,装睡的陆明才慢悠悠起床,同时收到了唐妩的短信内容:我去医院了。

看来嫂子在躲着我啊……陆明暗叹,接下来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用时间来冲淡两人之间的隔阂。

他对唐妩的占有欲日益增强,也因此对自己大哥的愧疚心更盛,两种矛盾在脑海冲撞,让他百般烦恼。

……陆天看着在自己胯下卖力吞吐yīn茎的方诗诗,整个人都是懵的,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或者说,色欲打断了他的理智。

就在刚刚,方诗诗突然过来探访他,并以晨勃伤身体的理由,不由分说地帮他口交,着实让陆天既激动又害怕。

方诗诗的骚全刻在了脸上,魅惑狐脸,床技不仅惊人,同时也是口交达人,陆天在经过昨天的不完美打飞机经历后,竟有点想念方诗诗的口交伺候。

尽管yīn茎十分疲软,远没有以往那般坚硬,但是方诗诗的口技足以支撑到它缴械投降的时候。

随着双腿一阵抖动,陆天猛地按住方诗诗的头颅,让浓精都喷进她的口腔里。

方诗诗露出妩媚的眼神,将jing液都吞进去后,轻轻倚靠在陆天怀里,娇声嗲嗲:「你好坏哟,昨天电话里对人家那么凶」

处于圣人时间的陆天,看了看墙上的指针暗道不好,不耐烦地推开她,脸色凝重:「听着,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从今往后我们两清了,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方诗诗被弄得猝不及防,脸蛋委屈起来:「呜呜,你个坏家伙,就想这样抛弃我了吗?」

陆天先是犹豫了会,但想到曾经的誓言,内心坚定起来:「对,你走吧」

「我不要嘛,陆部长我要留在你身边~」

陆天已经厌倦了她的演技,沉声说:「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离开」

她的语气充满了揶揄:「我哪怕离开了,隔几天再勾引你,你裤裆还不是乖乖耸起来?我太了解你了,只要家里的红旗不倒,你更喜欢外面的彩旗,当然了,玩厌了我这个彩旗,你肯定就会找下一个彩旗了」

陆天冷笑:「那是,我已经嫌弃你了,走吧」

「这么绝情呀,说翻脸就翻脸……」

方诗诗的委屈戛然而止,她缓缓起身,对陆天露出了微笑:「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将照片都发上网了」

「什么照片?」

「陆部长,你说呢?」

陆天假装不在乎,警惕着不被她勾着走:「如果你是说在国外拍的照片,那你尽管发吧,我是男的有什么所谓,真正吃亏的人是你吧?还是说……你想告诉我老婆?抱歉,我昨天已经和老婆坦白,她已经原谅我了,你再怎么扮演小丑都没有用」

「陆部长我当然知道,这些照片已经无法要挟到你了,那这个视频呢?」

方诗诗晃了晃手机,视频里正是她刚刚帮陆天口交的经过,而摄像头就藏在了手提包里。

陆天的脸色瞬间铁青,只觉得胸膛里有怒火燃烧,他一次次被这个女人玩弄,实在无法忍受了。

「嘿,想抢我的手机?别想了,我早就上传啦,备份了好几次呢」

陆天坐回原位,皱着眉说:「说吧,你想干什么?」

「100万,钱到账后,我们之间两清」

「没有钱,你想钱想疯了吧,我有多少家底你不知道?」

「没关系你慢慢考虑吧,我给你三天时间~」

方诗诗再次晃了晃手机,优雅地离开了病房。

陆天懊恼地闭上眼睛,他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色欲呢……就在这时,唐妩却从门外进来,陆天整个人被吓到了:「老婆,你刚刚才过来吗?」

「嗯,我看到方诗诗出来了」

没等唐妩说完,陆天开始了表忠心:「她不知道怎么找到我的病房,直接就闯进来了,这个婊子刚刚被我骂走了,估计又在折腾什么阴谋了,我听说最近有什么ai换头,可以彷得很真呢……」

陆天一边说一边掩饰自己的慌张,他很担心空气中残留的jing液气味会被唐妩闻到,所以早早开了窗。

唐妩轻轻点头后,坐在一旁沉默了。

「老婆,你……怎么了?」

陆天才发现她的异样,内心变得咯噔。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