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52章 底线(1 / 2)

加入书签

杜杰在桌面上一直没有表现的积极,他对闫龙也没有给于太多关注,其实闫龙的心里是很复杂的,比如说在椰子离岛杜杰与龙万豪的摊牌,这一次龙万豪表面上没有牵连到自己,可杜杰是普通人吗?他不捅破龙万豪的谎言不代表他信了,所以杜杰今天这种高调出场还是有点蹊跷的。

桌面上的几伙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闫龙决定让陆少文做为他的对手,自己可还没想过要和南木乔的总裁正面杠。

“陆先生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想当着韩总面前来个公开的招投仪式,看看今天记者也都全部到场,所以大家就专业一点,都是商人就别再投入个人感情了。”

“好,我同意。”沉默许久的陆少文终于开了口,他向身边助手点了一下头,然后就见那人将手中文件摊给众人来看。

这纸面一式三份,分别给了韩闫两方代表,上面文字清晰明确,再经过助手的讲解便一清二楚。

“陆氏集团进军欧美二十多年来在不断寻求突破和创新,现在公司运营规模之大举世瞩目,我父亲最近讲出观点,那就是要跟上当今世界的潮流趋势,因为让我回国寻求韩氏集团合作,为我在法国的分公司修建一个休闲会馆,造价呢就按照五千万的标准好了,这样价位的休闲会馆,我需要二十个,遍及欧洲多个国家,风格当要也是需要有所不同的,这就是我的要求,至于你们如果让我满意,我单方面是不好发表言论的,但是闫氏我也需要给个机会,他的儿子……”

是因为闫龙救过他?

闫龙知道陆少文的单子不简单,现在一看更是傻了眼,开口就是十个亿的订单,而且这还只是进军欧洲市场的开始。

现在欧洲市场上闫龙也很困苦,他强行将龙氏集团欧洲的分公司收购回来,但这些日子里各大分公司都是业绩平平,没有什么太过突出的表现,如果陆家的这单生意完成,那在名气岂不是一飞冲天了。

看来这次真的要走红运了,闫龙让儿子接近陆少文还是起到一定的效果。

韩若晴也没有想到这个陆少文一开口就是二十个订单,难怪都说这是大家,看来出手还真是够阔气的,但是陆家的单子不好拿,韩若晴需要杜杰的帮忙。

杜杰干咳了两声后讲出自己的想法,他请教似的口吻问向对方陆少文,他讲道:“生意还是商业专业一点的好,不要夹杂着个人情感微妙,十个亿陆家当然不放在眼里,可是成品会馆会代表陆家的脸面问题,就不怕不好看。”

“杜总多虑了,我这也是无奈之举,本来这次的合作就是家父强行叫我来的,所以我到底如何去合作,与谁进行最后的磋商,那都是我的事,不是吗?”

“陆大少把商场看的这么随便,这是你陆家的做事风格还是国外的运行模式都这样,我在国外也有十几家的分公司,我个人的经营理念就是诚信第一,招标环节也以严苛的态度对待,中间是不会参有个人因素的,我也听说陆大少在欧洲有着常人无法超越的成就,那按理说这方面你应该是专业的。”

杜杰对陆少文很感兴趣,韩若晴以及闫龙都很惊讶,这二人说话虽然针锋相对,可怎么听这两个人都是相互了解的,不然也不会这么般嘲讽彼此,还如此自然,还是说在他们的大学里就是类似的这种风格。

媒体的镜头都聚焦过来,大家屏住了呼吸,每一个环节都是至关重要的。

还有一点很有意思,这也是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那就是陈玉娇和叶楠的表情,这两个人的眼神全都定格在陆少文的身上,她们的眼神就很奇怪,没有敌意,却又有些嘲讽,二人好像在赌陆少文会在几个回合里输给杜杰,可是她俩又不希望陆少文输的太难看,这种感觉表现的十分明显,不带一点避讳。

就是这种被媒体和电视机前旁观者都发现的问题,闫龙和韩若晴却完全看不出来,或许他们的心都停留在陆少文的思维处,不想有丝毫的差错。

“杜杰,我警告你这次本来就与你无关,如果你想向我证明你很优秀,那改日我肯定奉陪,但是今天我不会跟着你的节奏走,情况就是这样,我要在这两家最知名的企业中挑选出心仪的合作伙伴,至于到底会是谁,那要看我的心情,你可以说我生意做的如此儿戏,没错,就是这般随性,无论我做人还是做事都有着自己的底线,请你不要迈过来。”

看样子陆少文今天不想和杜杰斗下去,他话音冰冷,情绪激愤,杜杰静静依靠在靠背处静静的盯着他,好像能分析出对方心里一下。

底线,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底线,杜杰为了韩若晴会不惜一切代价触碰那道红线的,你能怎样?宣战?国内外南木乔也是没有过败绩,强者硬杠对决,这是两伤的局面。

“先是高调的自报诚意来寻求韩氏的合作,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突然变天,寻求了到闫氏集团,你去过他们的公司还是了解了那里的法人,就是一块打架斗殴的事件就把你给感动了所以宁愿与我正面为敌?陆大少,你想要最专业的对吗?好,现在我给你。”

说完,杜杰打响了手指,从门外走出一个助手,手中是多份的图纸的设计版面以及明细解明。

“法国被称之为浪漫之都,所以韩氏的设计理念就是将这种元素加入进去,当然了,休闲会馆并不是给人约会的地方,它更注重商业化……”

“等等杜老板。”

没等杜杰将手中文件介绍完,陆少文已经出声打断了杜杰的发言,他疑惑着道:“我现在到底是在与韩氏集团谈合作还是你南木乔啊?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南木乔相中的案子就一定是最佳的,我要是选择了其他的岂不是说我没有眼光,平时的业绩中都夹杂着水分吗?”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