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番外一(1 / 2)

加入书签

车子出了高速,在国道上行驶了一段路后,仪表盘的胎压灯亮了,提醒左后胎胎压异常。

韩哲眉心轻拧,慢慢轻点刹车,谨慎小心地开到路旁。

停下后打了双闪,他下车检查。

轮胎蔫了一半,估计从鹭城驶出来时已经漏气了,才会蔫得这么厉害。

没法再往前开了。

这条新开辟不久的国道两侧只有红黄相间的矮山,一点绿色都不见。

今天极热,午后两点的温度接近快四十摄氏度,阳光猛烈扎眼,韩哲手挡在额头处左右张望。

他离后方加油站有近一公里距离,另一边,笔直的道路在热气中扭曲变形,能望到尽头是个分岔路,到了那边或许会有汽修店。

热浪翻腾,才下车这么一会儿,韩哲脖子已经沁出汗珠,但他还是没把衬衫扣子解开。

这时手机响。

他一接起,就听毕韦烽在那一头有气无力地嚷嚷,“韩大哥,你到哪了?”

韩哲走向车后,“刚过了东山岛的高速口,但我轮胎漏气了,要换了才能过来。”

“啊?怎么这么倒霉?是不是我们哥俩跟这个岛八字不合?昨天我掉海里差点死掉,今天你一来就爆胎……”

“不是爆胎,可能是扎钉子了。”韩哲更正他。

韩哲开了后备箱,找到了备胎,可没找到千斤顶和扳手。

——这辆suv是租的,本来他今天要回沪市,早上一接到毕韦烽电话,说他在东山岛落海住院,韩哲便直接开车过来。

大难不死的男人还在那边哼哼唧唧,声音沙哑无比,也听得出虚弱。

韩哲叹了口气,叫毕韦烽好好休息少说点话,他弄完轮胎的事就能过来县医院。

挂了电话,他正想开导航地图看看前后哪边有汽修店,有辆“突突突”响的摩托车驶到他面前,停下。

车上骑手是位女性,穿浅色牛仔裤和白色t恤,她没戴摩托头盔,但戴着一顶大帽檐防晒帽,整张脸被遮得严实,小臂戴防晒冰袖,还戴着手套,从头到脚没有一处肌肤曝露在阳光下。

“是爆胎了吗?”

对方主动问他,边把防晒帽的黑透防护镜片往上翻。

但就算这样韩哲还是看不清她的样貌和大概年龄,因为她从眼睛以下被一片轻薄的防晒披肩遮挡,仅仅露出一双杏眸,藏在帽檐投下的阴影中。

韩哲答道:“轮胎漏气了。请问一下,你对这附近熟悉吗?我想找家汽修店,车上有备胎,但没有工具,我没办法自己换胎。”

摩托女子点点头,抬手指向前方分岔路口:“从那边,转右走上一段路,有一家汽修。”

阳光实在太刺眼,韩哲再一次把手挡在额头上,试图与摩托女子对视:“好的,走过去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呢?”

“走过去?就这天气,你走到那估计得中暑。”

摩托女子把镜片掰下来,扬扬下巴,“我开过去帮你叫老板过来看看情况,你上车等吧。”

韩哲微怔,正想同对方说“这样太麻烦你了”,还没开口,摩托女子已经手把一扭,脚一蹬就驶走了。

“谢,呃……谢谢你……”

一句迟来的道谢有些小声。

韩哲没有上车等,还是站在车旁。

路面反射的光刺得他不得不眯起眼,望着那银色小摩托冲进那片扭曲变形的热浪中。

差不多十五分钟后,一辆摩托逆着道驶过来。

不过不是刚才替韩哲去找汽修店的那位女子。

摩托停在他面前,皮肤黝黑身型矮胖的汽修老板嘴里斜斜叼着烟,cao一口口音极重的普通话,直接问:“换胎吗?”

韩哲点头:“是的。”

老板有带工具,谈好价格就帮他换胎。

韩哲问他:“请问一下,刚才帮我去联系你的那位姑娘,已经离开了吗?”

老板浑身是汗,咬着烟正弄着千斤顶,声音含糊:“对啊,她告诉我这边有人需要换胎,让我带工具过来,她就离开了。”

“哦。”

韩哲用手背擦了擦洇至下巴的汗水,只觉得有些许遗憾。

得到帮助,应该要跟对方讲一声“谢谢”。

银色小摩托在滚烫国道上匀速行驶。

昨天在金瑶村海滩上给个落水者做cpr,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谷音琪早上起床时大腿和手臂都酸痛无比。

她回到家时已经是快半小时之后的事,就算做足了全套防晒,她还是被毒辣阳光晒得浑身发烫。

停好车后她走进小院,边走边脱掉防晒帽和冰袖。

接着直接走到院里的水龙头旁,拧开水洗脸洗手,想把温度降下来。

“琪?你回来了吗?”沉大妹从屋内走出来。

“阿嫲,你怎么没有去睏?”

“我刚刚醒,哇,今日真的是好热。”沉大妹手挡在额头望天,埋怨道,“你阿爸也真会挑时间,要你这个时间去送货,还要去那么远。”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