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67正文完(1 / 2)

加入书签

新生报到日,j大门口人潮汹涌。

谷音琪把行李箱交给纪莹,再一次交代道:“阿莹,你每一顿都得吃饱啊,你还是太瘦了,我都担心你军训熬不过来……知道了吗?”

纪莹点点头:“知道知道,要吃多点肉,不替你省饭钱。”

“嗯,我没法跟你进校园,你报到时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多开口问师兄师姐,生活用品缺什么就买什么,不够钱了就跟我要。”

“姐,我妈有给我钱!”

“嗐,你妈存点私房钱也不容易……总之照顾好自己,好好享受你的大学生活。”

谷音琪笑着替表妹理了理耳侧的发丝,“以后的路还很长,有的时候可能会走得很辛苦,那就停下来休息一下,存好体力再继续上路。”

少女的笑容真心且诚挚:“知道了姐!”

直到纪莹身影消失在人群中,谷音琪才转身往人潮外围走。

她给姑姑打了个电话,说已经把纪莹送进学校了,让她不用担心。

谷丽也让她不用担心,阿嫲今天精神可好了,现在正在阳台听闽曲。

本来纪莹开学报到应该是母亲陪她来的,但谷丽说自己没怎么出过远门,自己就是村妇一个,去了可能反而要纪莹照顾她,倒不如麻烦谷音琪陪纪莹走一趟沪市。

谷音琪能看出姑姑想要隐藏的那些不自在,她应下这件差事,麻烦当然不觉得,她正好还能来沪市“办”点事。

她在通讯录里翻出那个被她保存名字为「臭混蛋」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那边接起,谷音琪直接开口:“我现在搭地铁回去,最快也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

“好。”韩哲朝给他送来咖啡的酒店工作人员点头表示谢意,继续说,“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

挂电话前谷音琪突然察觉到什么,狐疑道,“韩哲,你该不会现在已经在酒店等了吧?”

手抖了一下,刚端起的咖啡杯里晃溅出几滴,韩哲默了几秒,说:“嗯,我今天没什么事做,就提前过来了。”

谷音琪眯了眯眼:“啧,那你慢慢等吧……”

盯着“嘟嘟嘟”声响的手机看了一会,韩哲忍不住笑出声,杯里的咖啡晃荡得更厉害了。

地铁没有空位,谷音琪靠边站着,耳机按了降噪模式,世界就只剩下海浪声。

就像一个月前在海边的那一夜。

那晚他们叁人留在老厝过夜,是韩哲提出的建议,谷音琪见老太太眼里有欢喜,便没有扫她兴,她也想等奶奶睡了之后跟韩哲好好谈谈。

要理性的……

可哪有办法理性?

房门刚上锁,她就被韩哲压在门后激烈狂吻。

谷音琪在喘气的空隙里骂他是不是两年没碰过女人了,猴急成这样。

韩哲手已经从t恤下摆钻进来,肉贴着肉揉捏着她的乳^,在她脖肉上咬了一口,才说,还真的是。

爱抚伴随着远处传来的海浪声,惹醒了两头沉睡的野兽,谷音琪在他的亲吻和舔舐下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正想去拉埋头在她腿间的男人,叫他别舔了快插进来,这时房门被敲响。

是老太太说睡得不大踏实,想孙女陪她睡,谷音琪胡乱扯来衣服穿上,走出门前还瞪了胯间那根物什挺得老高的男人一眼。

她还用气音回了韩哲一句:让你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知道吧。

第二天他们回了鹭城,韩哲趁着沉大妹没注意,把老厝钥匙交给谷音琪,说他已经交代了别人平日定期上门做日常维护和打扫卫生,让她把老厝当成民宿,偶尔可以带老太太回去住几天。

韩哲说的话也比较直接。

不知道老太太还能记住多少事情,能多一件开心快乐的事,总比伤心难过的事来得有意义。

后来谷音琪细细琢磨这段话,发现这段话不仅能用在沉大妹的病情上,也同时能用在她和韩哲的关系中。

那一天韩哲没久留,彬彬有礼和嫲孙两人道别的斯文模样,让谷音琪一度怀疑前一晚把她舔得汁水横流的是另有其人。

接下来几个礼拜,谷音琪都没有见着韩哲出现。

生活看似回到了之前的轨道,可每叁四天就有跑腿送来匿名花束,提醒她这一切可不是梦一场。

花束都是雷打不动的七支玫瑰花作为主花,还都是挺值钱的进口厄玫。

哦,韩哲问她怎么会不知道七支玫瑰的含义,她当然知道,韩哲在木栈道第一次买花送她的那次她已经知道了。

代表「偷偷爱着你」。

她一边把玫瑰们剪枝插瓶,一边细声嘀咕,真是不懂变通的老古板,怎么不干脆送99朵玫瑰?这样她能省下不少拿花成本了。

……

今日站在电梯间前的男人依然身形颀长,但却有些少见的狼狈,雪白衬衫从胸口开始往下染了一滩咖啡渍,连裤子都有点湿。

谷音琪快步走到韩哲面前,皱眉问:“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不小心,打洒咖啡了。”

韩哲提了提湿哒哒的衬衫布料,语气有点无奈,“去你房间吧,我脱下来洗一下。”

进电梯刷房卡的时候谷音琪心里响起警钟,她是不是又被韩哲带着跑了?

她猜疑道:“该不会是你自己把咖啡倒身上吧?”

韩哲睨她一眼,直接解开两颗扣子,敞开了衬衫,露出里面有些泛红的皮肤,说:“那可是热咖啡。”

谷音琪眉头又皱起,不自觉地伸手去触碰那片肌肤,着急道:“怎么烫成这样也不先去处理一下!”

蓦地,韩哲牵住她的手,拉到唇边,轻啄一口,笑道:“没事,不痛。”

重逢后,谷音琪发现他经常笑。

嘴角浅浅上扬,就好像被春风吹拂过的湖面,温柔又暖和,让她情不自禁地沉沦其中。

她叹了口气,也不抽出手了,由得韩哲牵着她,轻声说:“这两年,你变了好多啊。”

喉结颤了颤,韩哲另一手抚过她齐耳乌黑发丝,指尖落在她依然没打洞的耳肉上,轻轻捏了两下,说:“你也变了好多。”

谷音琪眨眨眼,问:“例如?”

韩哲手指往下,再捏捏她嘴角:“不怎么爱笑了,你看,连见到我都不笑了。”

“……不是你以前跟我说,不用什么时候都逼自己笑吗?”

“我反悔了。”

韩哲低下头,鼻尖与鼻尖几乎相触。

见她没有往后撤,他才嘬了下她的唇,一触即离,好似羽毛拂过,认真说道:“我还是比较希望看到你笑的样子,因为,很好看。”

谷音琪轻笑一声,微弯的眉眼一下子变得好柔软:“那不笑的时候就是丑八怪吗?”

韩哲立刻解释:“不是,也很好看。”

电梯叮一声到了,谷音琪反手拉着那宽大温热的手掌,带着他走出电梯。

她又叹了一声,有些无可奈何:“韩哲啊,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进了房间,韩哲熟练地先把「请勿打扰」按上,再把自己泼洒上咖啡的衣服脱下,抱着谷音琪大步走进浴室。

“先不要想那么多,既然你最后悔的事是那一件,那就先睡多几次。”

他把谷音琪也扒了个精光,哑掉的声音好像还带了点委屈,“把我睡得透透了,再谈未来的事也可以。”

谷音琪没办法无动于衷,心脏软成一朵被雨水浸烂的玫瑰花,连枝干上的花刺都不再尖利。

这是她喜欢的人呐,这是她放不下的人呐,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他不应该这么卑微。

探手去抚慰他胯间半勃的小兽,谷音琪认真感受着那格外炙热的温度,还有一下下的搏动。

“它怎么硬得这么快啊?”她明知故问。

“……它也很想你。”韩哲声音喑哑,眸色也黯下来,反手摸到花洒开关。

瞬间水珠倾盆而下,热水没来得那么快,他站在谷音琪身前,把冷水先挡了下来。

谷音琪摊开手掌接了些水,来回搓揉着已经很硬的茎身和gui头:“那想要摸摸,还是亲亲?”

热气逐渐蒸腾而起,水汽进了姑娘黝黑晶莹的眼眸,变得朦胧妖媚。

韩哲无声地骂了一句自己不争气,才道:“能亲亲吗?”

时间仿佛倒回到他们的第一夜。

覆上白雾的淋浴间是擦不干净的鱼缸,把一双男女困在那方寸天地内,潮湿热气使他们的欲望一点点发酵膨胀,马眼沁出的腺液,花穴淌出的汁液,都在劝说他们,认了吧,你们都在渴望着彼此。

谷音琪发现自己的口技有些生疏了,有好几次牙齿都不小心磕到虬结在茎身上的青筋,可韩哲好像挺喜欢这样,粗喘声里裹挟着性感沙哑的闷哼,肉茎也会跳一跳,接着微咸的腺液沁出得更多了。

手指悄悄地往后跑,想去逗弄一下他后边,竟被韩哲看出她的意图,逮住她作坏的手,一把把她拉起来。

也不想想她刚含过哪里,吻已经落了下来,谷音琪被他吻得七荤八素,背脊撞上钢化玻璃,一条腿儿已经被他捞起,挂在臂弯。

韩哲舔湿了另一手的食指中指,如白银餐刀切开了滑嫩牛油,挤进了两片肉唇之间。

很快,指腹在翕张的穴口被花液沾得更湿。

“它呢?它有在想我吗?”

韩哲边问,边往水穴里挤进两指,逼仄的甬道让他眉头一皱,怕她难受,先退出一指,只用中指往里探路。

谷音琪咬着唇不回答,双颊已经浮起淡淡绯红。

韩哲记忆很好,中指没有往内走很深,勾了勾指节,挂在臂弯上的那根肉腿儿立刻猛颤。

找到了敏感点他也不急着捣弄,追问了一次:“它有想我吗?”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