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63(1 / 2)

加入书签

瞬间鸦雀无声,房间内的服务生赶紧离开了包厢,还把门紧紧关起来。

很明显的,韩哲的神情完全不一样了。

他的眼神变得狠戾,嘴角紧抿,拳头攥紧,浑身散着荆棘般的浑浊凶气。

“疯子你别闹,有话好好说……”

赵宁察觉出韩哲的变化,又一次挤进两人中间,跟人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起身帮忙劝,

毕韦烽自然不听劝,他没醉,还清醒着呢。

他对着韩哲说:“我是在好好说啊,要是没顾及兄弟感情,我早就上了。”

毕韦烽说的“上”是指“追求”,可韩哲就是听不得这个字,就像把尖锥子刺进他耳朵里,把他扎得皮穿肉烂。

平时一群男人讲话没什么讲究,这种字眼自然听得多,赵宁还没来得及想,就被韩哲一把推开。

赵宁打了个踉跄,再看过去时,韩哲已经朝毕韦烽撞了过去!

全部人都懵了,认识这么多年哪曾见过这样的韩哲?连孩童时期的打闹都几乎没有!

毕韦烽被推倒在地,背脊至后脑勺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脑子清醒了一半,“嘶!!”

二十多年老友骑坐在他上方,一张脸逆在光里,毕韦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觉得他化身成厉鬼,将他的毛衣领子扯得松垮。

眼见韩哲举起拳头,毕韦烽本能举起手臂挡在脸前。

可拳头迟迟没有落下。

赵宁扑了过来,死死扯住韩哲的手臂,低吼道:“韩哲你冷静点!!”

其他人反应过来了,也冲过来把两人再次分开。

“你们……你们他妈都中蛊了是吧?都快叁十的人了还打架,是小学生吗?!”

赵宁把韩哲拉到沙发边,而毕韦烽还躺在地上,胸口一上一下的起伏不停。

韩哲松了颗领扣,食指指向毕韦烽,哑声警告道:“毕韦烽,你那些小动作都给我收好了,别再去招惹她。”

毕韦烽缓了片刻,坐起身回瞪他:“……要说小动作,之前你可不比我少。”

韩哲稍微冷静一些,走到衣架旁扯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冷声道:“你知道就好,你可以趁早退赛了,因为我没有放弃过她。”

他不再看地上的男人,跟其他人道了歉:“抱歉扫你们兴了,单子我去结。”

韩哲边说边往门方向走,毕韦烽踉跄起身,朝他喊了一句:“那如果她最后选择了我呢?你会祝福我吗?毕竟她现在单身,大家公平竞争。”

这下连赵宁都听不下去了,一巴掌打到毕韦烽肩背上,“疯了吧!”

韩哲停住脚步,回过头,嘴角扯起不屑的笑。

“说什么废话?当然不会祝福你。”

包厢门砰一声关上,一行人面面相觑。

赵宁气得要命,又朝毕韦烽身上锤了不痛不痒的几拳,“你他妈给我说清楚,那女人到底是谁?犯得着你俩为了她抢来抢去?”

毕韦烽承了那几拳,狠狠挠了几下后脑勺,“……我开玩笑的,就是想激一激这副老骨头,妈的谁能想到他这么认真?”

赵宁又懵了,好一会儿才骂道:“你真他妈疯,什么事都能拿来开玩笑!”

毕韦烽一pi股坐回原位,把洋酒瓶转到自己面前,给空杯子满上,黑着脸一声不吭。

赵宁和其他人也坐下了,赵宁收了火气,半信半疑地问:“你是真的开玩笑啊?是的话晚点就跟老韩讲一声,别因这种事长了疙瘩。”

“你是第一天认识我?我这人就是疯,没半句真话的。”

毕韦烽仰头,一杯苦酒入喉。

辛辣的酒液包裹住那些似真似假的话语,连同胸腔的那团酸涩,一并吞进肚子里。

他就是《狼来了》那个小孩,说太多谎话,连自己都要信了。

韩哲喝了酒,很快代驾来了。

车子驶到一半,他突然更改了目的地。

洋酒在胃里翻滚,烦躁也是,他需要吃点暖和的压下它。

还是「香香馄饨」。

拨开塑料帘走进店里,老板娘立刻惊呼一声:“哎哟,你怎么也来了?”

韩哲愣住,“也”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继续说:“上次你带来吃馄饨面那个小姑娘啊,刚才也来了……”

老板娘话还没说完,韩哲已经转身跑了出去,或左或右张望,像一枚坏掉的指南针。

以前交往过的女友都家境不错,这种街边小餐馆她们不喜欢,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只带过谷音琪来他的“秘密基地”。

老板娘赶紧追出来,“小姑娘走好久啦!”

她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小声问:“你们分手啦?”

韩哲呼吸有些急,好一会儿才回老板娘:“嗯,分手了。”

老板娘叹了口气表示惋惜,给他下了碗馄饨面,再带颗狮子头,“喏,今晚我请客。”

韩哲道了谢,低头一口口吃起来。

他小动作确实很多,他知道谷音琪换的新手机号码和新微信,他知道谷音琪剪头发了,知道她来沪市了,连她在哪一家工作室上花艺课都知道。

毕韦烽不知道,他得花多少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她上课的写字楼楼下徘徊。

他能有一百种办法去闯进她的生活,可他不愿意,因为谷音琪正努力遵守和他的约定,积极且热烈地不停往前走,所以他也不能食言。

只是这种事真的好难受。

知道彼此在同一个城市,不能联系对方就算了,更难受的是像他这样无意中与她擦肩而过。

韩哲想,之前呢?

在不认识彼此之前,他们有没有擦肩而过?

她晚上会去御景附近的那个观海长廊散步吗?

他们有没有在同一个卖艺人面前驻足停留,听同一首歌曲,然后先后给对方扫码打赏?

有没有一前一后地进了御景楼下那家「左邻」,她在他之前取走了架上最后一个滑蛋叁明治?

……

sd卡里面的那段录音韩哲反复听了许多遍,每一次都是愤怒的。

一来他和魏梦晴还算是朋友,他有义务提醒朋友不要落入圈套,让他更愤怒的是那男人对谷音琪阴阳怪气的不尊重。

接着是强烈的焦虑。

他确实没跟谷音琪提起过前女友住同一楼层这件事,他觉得这样的叁角关系可能会让谷音琪陷入难堪,所以选择了隐瞒。

最终谷音琪在那男人口中知道了他的事,她当时是什么心情?难过吗?愤怒吗?

而谷音琪最后在沪市的那段时间,她又是用什么心情陪在他身边?

……

店里本还有别的客人,韩哲吃至一半时走了些客人,老板娘这时走过来,手里捧着一束不小的花束。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