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62(2 / 2)

加入书签

保时捷能开再快也没用,一样堵死在周五的晚高峰里。

逼仄低矮的车厢内很安静,两人都没说话,毕韦烽耳朵里全是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他其实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轻松自在,手指无意识地来回摩挲着方向盘,连咽口水都怕动静太大。

刚才他开车经过那栋写字楼,车速不算快,余光里有熟悉的面孔一晃而过,他心脏骤然窜得飞快,想说自己是不是喝酒喝得已经出现幻觉。

他和韩哲不一样,他是个不讲规则的,车子好似一条鲶鱼在车道之间钻来钻去,变道调头,再开回写字楼前,才发现没有认错人。

只不过,谷音琪把一头棕红长发剪了,如今是齐耳黑短直发。

毕韦烽找话题想跟女孩聊:“怎么剪头发了?”

“想剪就剪呗。”

“奶奶最近身体如何啊?”

“还可以。”

“我看了最新那期「大妹日记」,她现在跳舞跳得挺好。”

“嗯哼。”

毕韦烽没有气馁,再继续问:“你是来上花艺课的?”

“嗯哼。”

“上到哪一天?”

“明天。”

“那明晚……一起吃顿饭?”

谷音琪侧过脸睨他,干净利落地拒绝:“不要。”

心脏像被刺儿扎了一下,毕韦烽回瞪她一眼:“谷音琪,你要不要这么狠?”

“又不是第一次拒绝你了。”

谷音琪皱了皱鼻尖,说:“毕老板你高抬贵手好不好,别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

毕韦烽哑声道:“朋友之间连吃顿饭也不行吗?你都没跟韩哲在一起了。”

“我跟你还算不上朋友吧?”

谷音琪回过头看车外缓慢游移的车尾灯,话语也变得很慢,“要是被他知道了,他有可能心里会难受的。”

那根刺儿还在继续往心头肉里钻。

毕韦烽忍着又酸又麻的痛,故作轻松地嗤笑一声,嘴硬道:“你想太多了,可别把韩哲当成那么深情的一个人,他在男女感情方面很薄情的……”

最近韩哲竟然和魏梦晴又有了联系,毕韦烽见过几次对方给韩哲打电话,韩哲出去接了,弄得神神秘秘的。

毕韦烽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有点为谷音琪抱不平。

车厢内又安静了下来,半晌,毕韦烽才听到旁边传来一句,“哦,是吗?”

她的声音里没什么情绪,像被放进冰箱里的一杯白开水,无色无味,但一点点的失去温度。

谷音琪微垂着脑袋,半张脸埋进花束中,淡声道:“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之后一路无言,无论毕韦烽再说什么,谷音琪只用“嗯嗯啊啊”地回复他。

下车时谷音琪又丢下一句“不要再找我了”,砰一声摔上车门,大步往前走。

毕韦烽心里挫败,长叹一口气后点了根烟,调头往自己的目的地开。

赵宁这时来了电话,问他人到哪了,大家都到齐了,就差他一人。

毕韦烽瞥了眼后视镜,但哪还能看得到人。

他问赵宁:“老韩人呢?”

“在我旁边呢。”

“你把电话给他。”

“哦。”

很快韩哲接过电话,“找我?”

“嗯……那什么……”毕韦烽罕见的吞吞吐吐,到底没把偶遇谷音琪的事说出来,“没事没事,等会再说。”

赵宁很醒目,落座时坐在韩哲旁边,这样就留下一个空位给毕韦烽,也正好能隔开他俩。

虽然这几个月俩兄弟没上演反目成仇的戏码,赵宁还是隐隐约约感觉得出在相安无事的下方藏着暗涌。

毕韦烽来了,菜肴陆续上桌,碰杯声铿锵。

赵宁发现,今晚的毕韦烽成了另一个韩哲,一直不出声,闷声灌酒吃菜。

酒过叁巡,毕韦烽明显有了酒意,赵宁和其他几人互看一眼,想着要不要先给他叫代驾把他送回boss或家里。

再过了一会,韩哲接了个电话,他表情没什么变化,声音平平:“魏梦晴?……好,稍等,这边有点吵,我出去外面接听。”

等韩哲走出包厢,一桌子人激动地讨论韩哲是不是和前女友复合了。

毕韦烽更难受了,又灌了半杯洋酒。

他觉得自己是在场唯一一个人知道谷音琪跟过韩哲,凭什么韩哲就能开始新生活,谷音琪还要陷在泥泞里,连正正常常去吃顿饭都不敢?

五分钟后韩哲回来了,还没坐下,就见面红耳赤的毕韦烽蓦地站起身。

赵宁心想坏了坏了,肯定要出事。

果不其然,毕韦烽冲着韩哲问:“你……你是不是和魏梦晴重新在一起了?”

他起身起得猛,酒杯被撞翻,酒液在桌布上洇开一片铁锈红。

韩哲双眸拉得狭长,缓缓站起身,直视着毕韦烽,“你醉了。”

“对对对,疯子你醉了。”夹在两人中间的赵宁也站起身,想把两人隔开一段距离,“吃饭吃得好好的,你又发什么疯?”

毕韦烽拨开赵宁的手,又问了韩哲一次:“你是不是和魏梦晴又在一块了?”

这次没等韩哲回应,毕韦烽继续说:“是的话,我就要认真追谷音琪了。”

————作者的废话————

老韩:谁给你的勇气?

这边先更,没怎么捉虫,明天再搞微博的长图,睡了睡了zzzz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