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61(1 / 2)

加入书签

“你、你你!你说多少钱全、全全部还回去了?!”

元莉激动得捋不直舌头。

“嘘!坐下坐下!你那么激动干嘛!”

谷音琪比着噤声的手势左顾右盼,周末九点的清吧几乎坐满人,她不想惹来别人的瞩目。

店里播放的爵士乐遮盖住元莉愤愤不平的声音,“不是……你平时精明得不行,怎么这一次把钱全退回去了?你是不是脑壳儿坏掉啦?那是你应得的,你陪了他叁个月——”

“嘘!你小点声!”谷音琪呲牙咧嘴,“早知道就不跟你讲这事了!”

“好好好……”

元莉深呼吸几个来回,一口把杯中剩下的威士忌喝完,表情严肃,压着声音说,“妹妹,那是你应得的,那几个月你没有功劳,也得有苦劳吧?一共多少钱?来,你给姐姐我再讲一次。”

“二、二十一万……”

谷音琪撅着唇,咕哝道,“还有五千二……”

元莉又是捶胸口又是大喘气,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妹妹啊,我跟了姓丁的两年半,最后的分手费也不过比你这金额多一点点而已,你这样全还给那男人,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儿后悔?”

谷音琪轻轻摇头:“没有,要是没还,我才要后悔。”

她拿着牙签,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盘里的烤香肠,眼睛被桌子中央跳跃的烛火烧得有点烫,“而且他给了我很多很多,比金钱更重要的许多东西。”

例如尊重,例如温柔,和这些东西比起来,金钱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元莉叹了口气,“好吧,反正现在才后悔也没用,都几个月前的事了。”

她拿起胸前的电子烟吸了一口,问:“那你们这几个月完全断联了?”

谷音琪点了点头,但想了想,又轻声道:“也不算完全断联,前几天我还收了他给的花。”

闻言,元莉扬手把自己吐出的薄雾快速拨散,睁圆了眼笑道:“怎么回事?他的攻势这么猛烈的吗?”

“不是啦。”

谷音琪一想起韩哲这波骚cao作就要忍不住笑出声,“之前他给我们学校赞助了毕业花束,以公司的名义。”

谷音琪不知道韩哲用了什么手段谈下来这场赞助,上周的毕业典礼,每位披学士服走进大会堂的女学生都能得到一束毕业花束,无论本科还是硕博。

谷音琪也被塞了一束。

粉白色花纸和缎带都是定制的,印着毕业快乐等字样,几朵主花是香槟粉色系的玫瑰;还有蕾丝花、心形尤加利叶、小雏菊等做衬托点缀。

缎带上系着一小块素净的留言卡,背面印着一句「未来的路上或许会有崎岖不平,勇敢往前走,属于你的光就在前方」。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因为玫瑰花头有大有小,其他同学收到的花束有的六枝有的八枝,而谷音琪拿到的花束,刚刚好七枝。

如果是单独送她一人鲜花,谷音琪肯定拒收,但人手一把的话,她没法子拒绝。

同一日「左邻」官方微博上线一支宣传短片,影片里的主角是不同职业的女性夜间工作者,加班到凌晨的ol,开出租车的司机,通宵做毕业设计的学生,刚结束一单的代驾……她们或疲惫或沮丧,行走在已经安睡的都市中,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一家亮着温暖鹅黄灯牌的便利店。

她们推门走进,一碗关东煮,一罐低度数果酒,一杯热咖啡,简单且普通,却能让她们恢复一些元气。

最后一个镜头是东边天空开始泛白,阳光穿破云层,不同年龄层的模特们走出便利店,伸了个懒腰,朝着光亮的地方走去。

结束语也是毕业花束卡片里的那一句话。

这事上了热搜,大家夸「左邻」这波营销做得真好,但也有人提出疑问,为什么全国那么多所高校,「左邻」会独独选中了鹭大?

原因可能只有谷音琪知道。

分别前一晚,她让韩哲答应她,让她一个人走。

而韩哲则要她做出承诺,她要好好走下去,不要回头。

元莉浑身鸡皮疙瘩直冒,说不清是因为清吧里冷气太猛,还是因为听到的故事太浪漫。

她早不是相信爱情和浪漫的怀春少女,可这样的“童话故事”,还是轻松惹得她眼眶湿润发烫。

元莉低叹一声:“哎,怎么办,我也好想谈恋爱哦。”

“哎呀……我们这种又不算谈恋爱。”

谷音琪知道元莉目前和几个熟客还保持着金钱往来,元莉说她穷怕了,只有不停增加的存款金额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姐,你的小酒馆什么时候能安排上啊?”谷音琪试探道。

元莉连续抽了几口烟,眉眼低垂,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看看明年吧,我可能会去蝴蝶姐姐在的那个城市哦,你呢?要一起来吗?”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今冯蝶的美容生意红红火火,更有人有意向投资她再开分店,冯蝶跟她们说,如果来她那个城市做点小生意,她还能帮忙介绍一下客人。

谷音琪摇摇头:“我得带着阿嫲,首选还是在闽省内。”

元莉颌首,“好,无论在哪个城市,都要保持联系。”

谷音琪笑笑:“没问题。”

七月的夜风滚烫,两人走出清吧,潮热湿气很快攀附上她们的脖子和手臂。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