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49(1 / 2)

加入书签

谷音琪坐进副驾驶位的时候还在哭。

该做什么她脑子里其实很清楚,只不过控不住泪水而已。

年久失修的水龙头被某人硬掰,还给掰坏了。

这下可好,水珠子滴滴答答的一直落不停。

韩哲也有点苦恼,他不大会处理这样的情况。

他把一整盒纸巾都放谷音琪大腿上,再次低声安慰她:“别哭了,阿嫲不会有事,但你再这么哭下去,明天眼睛会变得很肿。”

“很肿又怎么样,如果我哭瞎了那也是你害的……我本来、嗝、往下压一压就没事了,你非让我哭。”

谷音琪哭到都打嗝了,她抽出纸巾擤鼻涕,鼻尖已经红通通,还不忘催促韩哲,“别管我了,等它想停就自然会停的,你快开车呀!”

韩哲扣好安全带,赶紧一脚油门踩下去。

那个定位app不像专业地图app那么精准,奶奶的定位偶尔会有变动,但还算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游移,离民宿不算太远,从韩哲家开过去车程约莫二十分钟多点。

时间还很早,路况良好,韩哲平时开车极守规矩,车速会比规定的再慢一点,如今开得跟规定速度一样,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谷音琪不催他,低着头,时刻留意地图上的小红点有没有变了位置,一有泪水溅湿屏幕,就立刻被她粗鲁擦去。

“会不会是这定位鞋坏了呀?怎么现在的定位一动不动的……还是说阿嫲把鞋子脱掉了?应该不会吧……”

她像在自问自答。

韩哲安慰道:“不会的,可能是老太太走累了,找个地方休息。”

话音刚落,谷音琪手机响起。

是个沪市的手机号码。

她心脏砰砰跳,赶紧接起:“你好!请问是哪位?”

“喂!你是沉大妹家属吗?”对方是个嗓门很大的男人。

“……对!对的!我是沉大妹的孙女!”

谷音琪瞪大泪眼看向韩哲,韩哲示意她开扩音。

男人咕哝了几句“哎妈呀终于打通了”,接着直接明了地说,老太太现在在他店里,让她赶紧来接人。

谷音琪立刻问他具体地址,并把手机递高到韩哲耳边,好让他听清楚地址。

男人报了路名和门牌号,说他的店是一家沙县小吃。

韩哲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路线,对男人说:“谢谢您,我们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大约十分钟后就能到您那。我能不能问一下,老太太现在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

男人身处的环境有些嘈杂,不停有美团接单的提示音冒出。

他声音更大了点,“具体的情况等你们来了之后再说吧,我这会店里来单了,我得先忙,老太太没受伤,有我媳妇看着,你们放心吧,人赶紧来就行啦。”

谷音琪收回手机,对着空气连连颌首,激动道谢:“大哥谢谢您!我们很快就到!麻烦您让奶奶别乱跑,给你们添麻烦了,谢谢谢谢!”

“嗐,小事儿。”

谷音琪没忘要跟纪莹说一声,刚才哭得停不下来的女孩,要鼓起劲去安慰另一个哭得停不下来的女孩。

韩哲暗暗喘了口气。

总算是不再掉眼泪了。

韩哲预估的时间比导航还准,还很好运地找到一个临停车位。

找到那家沙县小吃,一进门,谷音琪就看到坐在收银台旁边桌子的沉大妹,老太太正低头舀着小馄饨吃。

一声“阿嫲”还没来得及叫,一个女人已经迎上来问他们要吃什么。

谷音琪忙指着沉大妹,“您好,这是我奶奶!我来接她的!”

听见孙女声音的沉大妹终于抬起头,瓷勺“当啷”一声掉碗里了。

“琪琪!”

见老太太眼里一片红,谷音琪就知道她肯定哭过。

谷音琪心里也不好受,赶紧坐到沉大妹身边,先摸摸她额头,再揉揉她手肘关节和膝盖。

“阿嫲你出门怎么可以忘带手机嘛,我和阿莹都吓死了!有没有哪里感到不舒服?头痛,胸闷,这些有没有?还有你怎么穿这么少啊,我给你买的羽绒怎么没穿?”

“我忘了……刚才是有一点冷,还有腹肚饿……”

沉大妹指向中年妇女,通红双眼里充满感激之情,“还好遇上个好心肠的头家娘,我说我没带钱,她还是给我煮了一大碗公扁食。”

许是有那半碗馄饨落肚,沉大妹目前情绪稳定不少,慢慢跟谷音琪说她早上的经历。

沉大妹早起后见空气不错,就想去楼下散散步逛两圈——像她在鹭城时那样。

结果走着走着她就记不得回去的路了,身上没带钱也没带手机,她那会儿已经意识到自己记性不行。

谷音琪让她背起来的手机号码,她很努力地才记起那串数字。

就是最后一个数字有些模糊,不太确定。

沉大妹想向路人借电话,但她不太会说普通话,多数路人都因为听不懂她的口音而匆匆离开。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