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47(2 / 2)

加入书签

“哦!那你在我帆布包里拿,有个化妆包,里头就有发绳。”

“行。”

走回卧室取了条睡裤,韩哲再走到躺椅旁,从谷音琪那印着黑色线条小人儿的帆布袋里拿出她说的化妆包。

一打开,韩哲微怔。

里面有几个保险套,包装袋很眼熟,是他用的那个牌子。

其它东西不多,润唇膏,酒店一次性牙刷,几份护肤品小样,还有一把瑞士军刀。

他拿起那把军刀掂了掂,看了一会,才放回去,找出条紫色兔子头的发绳。

回到厨房,谷音琪已经把馄饨面分好了。

她把份量较多的那碗推到桌子对面,“我没那么饿,你多吃点。”

“好,你先把裤子穿上。”韩哲把裤子递给她,直接问:“我刚才在你化妆包里,看到一把军刀。”

“哦,那是防身用的。”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奇怪,谷音琪怕韩哲误会,赶紧解释:“不是指你,我平时一直带着的,今晚没特意从化妆包里拿出来而已,不是用来防你的。”

韩哲坐到椅子上,“之前……你有遇过什么危险的情况吗?”

谷音琪不扭捏作势,当着他的面把长长睡裤套上,一边拿发绳扎紧裤腰,一边说:“我还挺幸运的,没遇过特别危险的事,最过分的客人就是上次……嗯,就那次了。”

她没遇到,但不代表别人没有。

谷音琪刚下海半年左右,圈里发生一件颇为严重的事,一个有接重口活儿的姑娘接了个“外卖单”,结果去了就再没回来。

姑娘出活没跟谁提起,反而是一个嫖客心心念念想找她,但一直联系不上,到处问人,才发现她已经失踪了几天。

可也没人给她报警。

同行不乐意,嫖客更不乐意。

后来有人报警自首,说自己招妓,不小心把人玩死了。

那人不是第一次嫖娼,口味越来越重,那次就想找个“女王”抽鞭子,却错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对方手稍微落得重一点,他就觉得受不住了,一个反手把人撂倒,拳头也招呼了上去。

姑娘的身份从“s”变成了“m”,那人觉得反正钱是他给的,他爱怎么玩就怎么玩,等到姑娘没了气,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

“这事我听说过。”韩哲等她讲完才开口。

警方并没有将细节通报,但网民挖掘八卦的能力太强,没过多久就扒出了事情来龙去脉。

从事特殊行业的死者似乎得不到网民们的垂怜,多的是人幸灾乐祸,说赚这种脏钱,活大该。

其中更有高赞评论,说这鸡拉了只瓢虫一起死,也算死得有价值。

“就是这件事之后,我身上都会带把小刀。讲真的,我并不觉得在那种紧急情况下一把小刀能起得了什么作用,但总比什么防备都没有要好一些吧。”

谷音琪坐下,屈起膝盖踩在椅面上,把过长的裤管折起两截,继续说:“后来我们还搞了个群,如果遇上事了也能在群里喊一声。”

有些沉重的话题说完,谷音琪也把裤子穿好了。

她起了坏心,调侃道:“反正等下都要脱的,不穿也可以呀。”

像之前一样,谷音琪不提,他便不追问。

韩哲斜睇她一眼:“你再撩,我怕你明天去不成看恐龙。”

他今晚没想再做,一是谷音琪今天已经玩了一天,明天还要陪家人,得好好休息。

二是他刚才已经快失了理智。

到最后时就像某种发情期的动物,只想把谷音琪肏得汁水横流,把她狠狠肏哭才能缓解萦绕在他心头上的那份痕痒。

谷音琪朝他做了个鬼脸,坐回椅子上开始吃馄饨。

韩哲发现她碗里只有馄饨,面条没几根,问她:“怎么不吃面?”

“我还不饿呀,吃几颗馄饨就好了。”

“不行,你得吃点面。”

韩哲伸手拿来她的碗,从锅里夹了箸面放进碗中,再把碗放回她面前,“不多,你就吃两口,馄饨吃不完的给我。”

谷音琪倒也不是完全吃不下,她对韩哲的坚持有些好奇:“为什么一定要吃面啊?”

“生日要吃面的,还没过12点。”

韩哲低下头,开始吃自己的那碗面。

谷音琪明白了,这男人在用他自己有些老派的做法给她庆祝生日。

她瞬间笑得眉眼弯弯,声音里都有藏不住的欢愉:“可我中午在迪士尼吃了意大利面了耶!”

韩哲又皱眉:“那能一样?洋面条能和这面条一样?”

“你别双标,你还不是给我订了蛋糕?蛋糕是不是洋面包?”

谷音琪被他认真的神情逗乐,笑得胸脯一颤一颤,说:“欸,你能不能通知蛋糕店别把蛋糕处理掉?等我后天回家的时候再让他们重新送过来。”

嘴里嚼着馄饨,韩哲声音有些含糊:“蛋糕放这么多天,小心吃坏肚子。”

“小韩哥哥一片心意,我不想浪费嘛。”谷音琪把耳侧头发掖到耳后,也低头开始吃面。

“那等你回去了再重新订一个。”

“好。”

谷音琪边吃边跟他讲述这两天的事,还把手机里的相片给他看。

其中一张是那个星黛露小蛋糕。

她解释道:“我其实吃过蛋糕了,这个是阿莹买给我的。”

韩哲瞄了一眼就点头道:“嗯,我知道。”

谷音琪挑起眉,“嗯?你怎么知道?”

韩哲一噎,生生把还没嚼烂的馄饨咽下,才说:“我猜的。”

他转了个话题,“有蛋糕没蜡烛,那有许愿吗?”

谷音琪顿了一两秒,很快笑着回答:“当然有,我希望家人能开心如意,健康平安,然后也希望小韩哥哥能财源广进,生意兴隆。”

她一张小嘴像擦了蜜,说什么都是甜的,韩哲耳朵烫了烫,明知她可能只有前半句是真,也不想拆穿她的谎话。

可他不知道,谷音琪这次没说谎。

只不过谷音琪有些贪心,她不止许下一个愿望。

她还希望自己能早点上岸,希望韩哲身体健康。

最后她向神明请求,希望韩哲不要再对她那么温柔了。

她怕自己到时候无法,全身而退。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