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43(1 / 2)

加入书签

客运站候车厅前人影憧憧,谷音琪留意着发车时刻表,找到了谷丽要坐的那班大巴,指给她看:“阿姑,你等下要在二号口上车。”

“好啦知影啦,我这么大个人,不会走丢的。”谷丽把斜挎包拉到身前,又一次拉开拉链检查钱包和手机还在。

谷音琪提醒道:“给你买的晕车丸带了没有?”

“带了。”

“那等下快上车前你记得要先吃一包。”

“知啦。”

谷丽和她老母一样,坐车坐太久都会晕,谷音琪提前给她备了些药丸。

检查好随身物品,谷丽踌躇片刻,最终从暗袋里摸了个利是封,不管叁七二十一,直接塞到谷音琪手里:“这个给你。”

红包袋上印着金灿灿的「福」字,是大号的,不算太薄。

谷音琪皱眉,问她:“给我这个干嘛?”

说完就想塞回给她。

干惯粗活的妇女力气极大,一下又退回去,没好气道:“拿下啦,阿莹这些天要在你这里住,就算是她的伙食费啦。你自己也是,吃多点东西啊,比上次见你瘦了好多。”

说完她就背起行李袋往候车厅走,“走啦,有虾米代志就给我打电话。”

她走得风风火火,没一会儿就见不到人了,谷音琪把红包袋攥出了细细纹路,细声嘟囔:“想对阿莹好,又不自己跟她讲……还有我哪里有瘦哦,比去年还胖了……”

她把红包袋收好,准备回头过年时给纪莹再发个大红包。

这次姑姑来鹭城,第一天已经给了一笔钱给奶奶,纪莹偷偷跟谷音琪说,是她妈妈平时一点点a下来的私房钱和麻将钱。

谷音琪知道,姑姑身处那样一个家庭位置有太多身不由己,而奶奶也不想让姑姑夹在婆家人与自己之间,弄得里外都不是人。

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奶奶没有因为以前的事怨过姑姑一家。

从客运站离开后,谷音琪先去了趟花店,取了微信预定的花束,再去医院。

冯蝶今天出院。

去到医院时间还早,冯蝶还没能拿到出院证明,陈清在楼上陪着她,谷音琪和元莉就在楼下等着,不上去添乱了。

南方城市这两天降温,元莉穿了件毛绒绒的外套,轻妆淡抹,看上去和二十出头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她轻抚着花束中的康乃馨花瓣,问:“你刚说,这样一束卖多少钱?”

“188呢。”

“成本呢?”

谷音琪来了劲,把花束里头每一款花的大概成本价都给她数了一遍,从眼线百合到赫本康乃馨,蝴蝶兰到满天星,还有配草的尤加利叶和雪柳,每一样她都如数家珍,还把包装材料的成本一起算上。

元莉给她鼓鼓掌:“啧啧啧,你以后可以去开花店了。”

清冷的阳光被树叶筛过,淅淅沥沥洒一地。

谷音琪歪着脑袋问:“姐,我一直没问过你,你存够钱后想做点什么事哦?”

“唔——我想开个小酒馆。”

元莉回答得非常快,仿佛这个问题已经在她脑子里想过无数次。

连小酒馆长什么样子她都幻想过。

地点在不起眼的小楼里,面积不用太大,装修不用太豪华,但氛围感要拉满。

二楼要有大片玻璃能看到楼下来去匆匆的行人,而行人们一抬起头,也能看见玻璃窗里透着月亮一样的暖黄灯光。

木桌子小小的,放得了几个酒杯和两叁道下酒菜,那些在夜总会和夜店里贵得要命的酒水,在这小店里要平价许多……

谷音琪听得嘻嘻笑:“你这么爱喝酒,开了小酒馆,别钱还没赚到,酒都让自己给喝光咯。”

“那也划算啊!不用看别人脸色,不用卖笑陪酒,不用被摸来摸去,自己想喝哪一支就开哪一支,多爽啊。”

“说的也是,等你开的时候,我有闲钱就要投上一份,你到时候可要带上我一起玩。”

“行啊,赚了按比例分,赔了就都算我的。”

元莉也笑得自在开心,把这“饼”画得又圆又大。

她反问谷音琪:“你呢?也是想开店吗?你和我不一样,我书没读几年,家里还一团乱,但你可是正牌大学生啊,不再考虑考虑走别的路?”

“干过这行,正经单位是没敢妄想了。”

谷音琪双手后撑在花坛上,光线落在眼角,她眼眸微眯,像一只被挠脖子挠得好舒服的猫咪。

“但我毕业后想去系统性地学些花艺课程,可以先从小小的花艺工作室开始,日常花束,节日礼物,婚礼布置……大学学过的东西也能派上用场,慢慢积累客源和口碑,一点点做起来。”

元莉目光灼灼,兴奋道:“行啊,现在花卉需求很大的,你赶紧去学,等我要结婚的时候,就找你帮我设计手捧花。”

谷音琪愣了一下,睁大眼睛问:“原来你考虑过结婚的呀?之前从没听你说起过。”

她以为元莉是看破红尘的不婚族。

“哎呀,女生对这件事多少有一点点憧憬的。”

食指和拇指捏了个“一丁点”的手势,元莉不以为意道,“做白日梦又不用花钱,我还幻想着和我结婚的那男人能长得跟季星阑一样呢。”

——季星阑是近年人气狂飙的创作歌手,连续两年夺得她们群里“最想睡的男明星”第一名。

“也是,想想又不用花钱。”谷音琪声音很轻。

阳光把眼皮晒成薄薄的杏仁片,在阖上眼皮的那一瞬间,她好像在一片暖光中瞧见了谁的脸。

单眼皮,高鼻梁,嘴唇总抿成一条直线。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