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42(1 / 2)

加入书签

韩哲向来把私事和公事区分得极好,但这一天到底还是被影响了。

就像现在,坐在他对面的行政部主管沉莎连续唤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

“抱歉,刚才想别的事了,麻烦你再说一遍。”

韩哲放下一直在指间打转的钢笔,向沉莎道歉。

“没事的韩总,年底了,您肯定很多事情要忙。”沉莎大方地笑笑。

把刚才的年会筹备最终汇总再跟韩哲报告了一遍,沉莎最后问:“韩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补充的?”

韩哲摇头:“没什么了,你们都辛苦了。”

沉莎笑道:“别这么说,虽然今年整个大环境有些消沉,但我们公司的士气啊气氛啊都挺好的,就像我们今年没有硬性要求每个部门都要出节目,反而是同事们都非常配合,主动提出了很多想法,让我们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

“那就好,年会是要轻松一点。”

沉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站起身,笑得轻松:“而且还要谢谢韩总你额外加码的奖品啊,真希望今年我能有好运气抽到特等奖。”

韩总加码的大奖,不是小车,也不是现金,而是30天的带薪休假假期,抽中的幸运儿可以一次性把假期全休完,也可以分开放假。

韩哲嘴角浅浅扬起,对沉莎说了句“good

luck”。

沉莎愣了几秒,才发现不是自己眼花,向来扑克脸的韩老板真的笑了。

她在「左邻」干了这么几年,算是“元老级员工”之一,可见到韩哲脸上有笑容的次数寥寥可数。

她想,老板要是多笑几次,指不定吸引力比带薪休假假期还要大。

沉莎决定要快点回办公室跟大伙分享这件事,临道别前想起一件事。

“对了韩总,差点忘了,还有一件事要跟您最后确认一下。”

“什么事?”

“您年会座位旁边的那个位置,姓名牌还是写魏小姐的名字,对吧?”

韩老板有主了这是整个公司都知道的事,前两年的年会晚宴上,老板身旁的位置也都留给了他的女朋友魏小姐。

四个月前开始筹备年会的时候,沉莎已经问过老板届时有没有携伴出席,当时老板说应该会带女朋友参加。

但最近公司里有些传言,说老板好像和女朋友分手了,所以沉莎得大胆求证一下,免得到时候摆了乌龙,让老板尴尬就不好了。

韩哲转了一圈钢笔,说:“不,不用写魏小姐的名字了。”

“好、好的!”

沉莎心里惊讶,但面上不显,赶紧拿起pencil在平板上做记录,“那麻烦韩总这边另外给我一个名字?我等会把名单统一给负责物料的同事。”

韩哲沉吟片刻,轻摇头:“不用特地做姓名牌了,我不携伴出席。”

等沉莎离开后,韩哲又一次按亮手机。

快到中午十二点了,他这个时候应该给谷音琪打电话了,但昨晚游艇上毕韦烽说的话还在他脑子里打转。

除去后来毕韦烽说被谷音琪救了一命的事,他前面说的那一段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毕韦烽说的没错,他确实失了理智,从遇上谷音琪之后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脑子还没想好,身体已经先动了。

他可能是第一次像现在这样,走一步算一步,不考虑后果,当下的欢愉最重要。

包括最终想和谷音琪发展成什么样的关系,这个问题,韩哲也还没有想过。

——他和谷音琪认识的时间不过一个月,这么短的时间,如果他现在就信誓旦旦说自己已经考虑过将来的事了,这是夸下海口,是胡说八道。

不可预计的变数太多。

他再怎么不介意谷音琪的职业,一旦两人关系曝光,谷音琪的过往就很容易遭人恶意深挖,先不论韩家的人,光光是世俗的眼光和舆论,就会像一把把淬毒的尖刃,插得她浑身是血。

这个时候的他,有护她全身而退的能力吗?

韩哲对自己表示怀疑。

见过太多男人婚后依然在外面包了金丝雀的实例,韩哲不可能让自己走到那一步,他也不想用一纸合约来囚禁住她,让谷音琪成为他的笼中鸟。

韩哲明白毕韦烽的意思,如果想拉人出泥坑,那就只给对方想要的就好。

既然谷音琪需要钱,那就只做对方的“长腿叔叔”。

他是衷心希望,谷音琪上岸后能有属于她自己的生活,继续读书,选择工作,开店创业……无论哪个方向都可以。

他可以给谷音琪她要的东西,可谷音琪会一直要吗?

韩哲觉得她不会。

韩哲总有一种预感。

等到了某个时间,谷音琪就会在他的面前消失。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韩哲胸口骤起一阵刺疼,闷钝的,像有谁在胸腔内扯着他的心脏。

就和看见谷音琪在instagram里说的那句「后会无期」时,一模一样。

晚上韩哲回了韩宅。

老房子有些岁数,是当年韩江海刚赚到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时买下的,韩哲在这里住到高中毕业,从澳洲回来后就搬去市区住了,如今大宅这里只住着韩江海,还有韩哲的母亲,韩白萱。

住这片别墅区的许多户已经搬走了,像毕韦烽家和赵宁家,很早之前都搬去了更大的房子,更好的地段。

韩家也尝试搬过两次家,一次是韩父韩母结婚时,一次是韩哲父亲去世后,但都因为韩白萱无法适应新环境,最终还是搬回来老宅。

花园里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木,自韩哲懂事来几乎没有变过,就连梧桐树下的那个欧式铁艺秋千,都还维持着他小时候的模样。

但其实这个秋千是前几年刚装上的。

老的那个被风吹雨打太多年,实在熬不住了,有天韩哲接到外公电话,说韩母像往常一样在秋千上晒太阳的时候,秋千零件松了,整个散了架,韩白萱跌了下来,还差点被铁杆砸到了腿。

韩哲提议说干脆把这旧秋千撤了,不遮风又不挡雨的,母亲习惯了在那块地儿晒太阳,那就给她建个玻璃温室,还能养点花花草草。

但韩江海最后还是找了专门做铁艺秋千的工厂,按照老秋千的模样定制个新的秋千,颜色,雕花,大小,都要和原来那个一模一样,但材质要好,要稳当。

要重度强迫症的病人去适应新的东西,跟要他们半条命差不多。

虽然韩白萱近年来病情得到较好的控制,但韩江海还是尽可能的,想让女儿过得没那么焦虑。

老管家已经在门廊下候着,韩哲朝她点了点头:“婵姨。”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