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chapter33(1 / 2)

加入书签

同样是一环仙女卡。

黑衣营销匆匆走来,弯腰在秦宛凝耳边说了两句。

秦宛凝眼睛一亮,和正沉浸在音乐里的小姐妹们讲了一声,把本来搭肩膀上的外套脱下,快步走到最旁侧的吧台区。

一眼便看见她想见的人。

秦宛凝的自我认知向来清晰,她也知道在看男人方面她还很肤浅,哪个帅她就喜欢哪个。

倒不是说韩哲长得歪瓜裂枣,只不过是毕韦烽一身皮相太俊美,两人是不同类型的模样,姓毕的身型颀长,白皮红发,唇薄鼻挺,一双桃花眼只要斜斜挑起就能勾了不知多少无知少女的心。

虽然额头上那片胎记有点扫兴,但习惯后倒也成了毕韦烽独一无二的标识。

而且和古板沉闷老实巴交、按部就班地谈恋爱、时间一到就说结婚的韩哲相比,当然是毕韦烽这样的男人更具挑战性,更好玩一些,睡起来肯定也更带劲儿。

毕韦烽这几天没怎么喝酒,脑袋瓜子没被酒精泡住,倒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管她记不记得他,他去找她好好聊,聊到她记起来不就行了。

说到底,他确实还欠她一句谢谢。

只不过当他发信息给阿超,想约七七明晚或后晚,阿超却说,七七这段时间不接单了。

毕韦烽追问原因,阿超先是说七七崴脚了,行动不方便。

毕韦烽便说,他只想和她聊几句,就像上次一样,行动不方便也没关系,他不做那档子事。

后来阿超才说,抱歉啊,七七这叁个月内都没时间了。

毕韦烽便立刻懂了他的意思。

手机里存着谷音琪的手机号码,是找人调查时存下来的,毕韦烽死死盯着那个名字,却没下一步动作。

“韦烽哥!”

耳边骤响的喊声把毕韦烽吓了一跳,秦宛凝站在他身边,笑着问:“你今天怎么在这儿,没上包房?”

毕韦烽没什么表情地瞄了一眼年轻女子,懒得回答她的问题:“喝什么?”

秦宛凝挽起发丝,纤细手肘撑着吧台,抹了珠光乳^液的肩膀荡漾出迷幻光芒:“你请我喝什么我都可以。”

“哦。”毕韦烽食指在半空点了两下,调酒师便走过来。

他声音淡淡:“给她一杯白开水。”

秦宛凝睁大眼:“你就请我喝这个?”

毕韦烽懒洋洋耸了耸肩:“是你自己说,喝什么都可以。”

调酒师乖乖送上白开水一杯,连冰块都没有。

秦宛凝气笑,还真拿起杯子,朝毕韦烽面前的威士忌杯狠狠撞了一下,喝了两口,再开口直入主题:“我今天中午和韩哲哥相亲了。”

一口辛辣酒水差点喷出来,毕韦烽一脸不可置信:“和谁?!”

秦宛凝发音清楚且标准:“韩、哲。”

毕韦烽愣了几秒,很快笑得喘不过气,说,韩哲果然是各位家长的“理想女婿”啊,这才刚结束一段感情,家长们就着急安排相亲了。

见男人笑得这么开心,秦宛凝也心情愉悦,想了想,说:“可是韩哲哥说他有交往对象耶,你知道的,他这人不说谎的。”

秦宛凝和韩哲来往较少,但这韩白莲在一群富二富叁里的“名声”太大,加上老爹整天念叨韩家这小孩有多正派多适合当丈夫,她听得多,也就知道了。

闻言,毕韦烽的笑声硬生生敛住,再开口温度已经下降:“……他说有交往对象?”

“嗯,他自己亲口说的,是同女友和好了?”

沉吟片刻,毕韦烽脸上已经没了笑意,抓起手机,不顾身后还在唤他名字的女子,大步走进员工通道。

随便找了个无人的墙角,他拨通了谷音琪的电话号码。

可对方正在通话中。

谷音琪果断摁掉插打进来的陌生号码来电。

再把手机凑近耳朵,低声对韩哲如实交代:“我现在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家夜店。”

她把冯蝶“单身派对”的事坦白告知。

“我今晚就是陪她们玩一会,十点刚来的,本来打算十二点前就回去……嗝。”

刚才的酒喝得有点撑,谷音琪忍不住打了个嗝。

韩哲已经走到路边,抬手拦出租车。

听到她这声气音,他鼻哼一声:“喝到打嗝?这是喝多少了?”

“没有没有,兑很多绿茶的,一点都没醉。”

一辆出租车停在面前,韩哲上车后跟司机报了地点。

谷音琪听到了,惊讶问道:“你现在过来啊?”

“嗯,总不能在公寓下面一直站着吧?过来接你。”

谷音琪挠挠脸颊,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竟是“我其实可以给你公寓密码锁的密码,你开门进去等我就好了”。

但很快大力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

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让人打开这扇门?

这个钟点从公寓过来是不塞车的,很快就能到,谷音琪心情不错,开始找话题跟韩哲聊。

她问韩哲为什么会突然跑来鹭城找她。

韩哲语气里有着疑惑,说,不是你说脚伤已经好了吗?

“所以你还是能听懂我的暗示的,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想要来找我呀?”

一阵冷风卷来,谷音琪打了个寒颤,这才想起刚才太着急,忘了把外套穿上,这会儿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短袖T恤,两条手臂曝露在寒风中冒着鸡皮疙瘩。

韩哲顿了顿。

他确实一开始没有想明白谷音琪说的“脚伤好了”的意思,是中午吃饭吃一半才反应过来,她可能是那个意思。

从私房菜馆回公司的路上韩哲订好了晚上的机票,六点给谷音琪打电话时也想跟她说一说这事,不过最后没说成。

见韩哲停顿,谷音琪也觉得还是自己说多了。

以前觉得这男人虽然是个闷葫芦,可能你问五句他才答一句,还给你答死了,现在想想,他只不过是不习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